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一醉山庄之红楼香灯醉吟惜最新章节

3o 红梅落雪似冬寒Ⅹ

一醉山庄之红楼香灯醉吟惜 | 作者:风雪千山 | 更新时间:2020-08-26 08:56:02
推荐阅读:《春华梦》之《凤引箫》幽兰海盗殿下贼公主钦点红妆治不好你给他陪葬画眉驯兽师与刁蛮女包君满意狼毫专宠佳人
3o 红梅落雪似冬寒Ⅹ
 
    大风夹着暴雨席卷而来,哗啦一阵,亭中尽被淋湿。
 
    梁北戎垂眸,对着情之的尸体行了一礼。
 
    纵然这是他唯一的结果,但并非每个人都有勇气自行了断。
 
    白吟惜却疯了一样挣扎着站起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将抱住她的无牙推开,跌跌撞撞向梁北戎冲过去!
 
    “吟惜!”无牙赶紧上去拉住她的袖子,她却已经跑到梁北戎面前,死命地打他,声音悲泣得像失了幼崽的兽。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虚伪的人,逼死了情之还敢惺惺作态!这下你可满意了?!”白吟惜尖叫起来,已然分辨不出那其中夹杂了多少悲伤。
 
    梁北戎闭上眼一动不动任她打骂,脖子上甚至被她的指甲抓出了血痕!无牙上前死命抱住她,大声道:“够了!吟惜!”
 
    白吟惜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那支玉笔,问梁北戎:“你要的是这个东西,是不是?”
 
    梁北戎一愣。
 
    白吟惜转头问无牙:“你要的,也是这个,是不是?”
 
    无牙拧起了眉,看着她,默然。
 
    白吟惜忽然大笑起来,“李钰要的也是这个,可你们知道么,李钰守在我身边这么久,却不知道他要的东西我早就送给了他!他有眼无珠,宝贝在手里还不知道;他有眼无珠,为了我这样的女人断了一条手臂!”
 
    “无牙你呢?你这番委曲求全想要的东西,如今出现在面前,有什么想法?是夺过去,将我抛弃,还笑话我的自作多情?或者如你所说带着我远走高飞?”她死死地盯着他。
 
    白吟惜的眼神着实骇人,无牙才只愣了那么一下,她已经把他推开,后退两步,愤怒地举起手,将那支笔狠狠砸到地上!
 
    伴随着清脆的玉器破碎的声音,玉笔碎片四散开来,露初了藏在笔中那一卷裹得很紧的黄色丝绸来。
 
    梁北戎飞身上前欲夺之,哪想无牙已先一步出手挡在他面前,站在一旁的梁北戎的随身侍卫立即拔出藏在靴子里的短刀,攻向无牙!
 
    无牙抽鞭,一对二虽然占不了便宜,但一时半刻倒也防守得当不给人机会。那侍卫眸子一沉,短刀换了个方向,忽然攻向失魂落魄蹲在情之身前的白吟惜!
 
    吟惜没躲没闪,那一刻,竟是认命地闭了眼。
 
    然而想像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倒是一道滚热的y体哗一下洒到她的身上,睁眼方见无牙用身体挡住了那g本来不及格挡的刀!
 
    梁北戎大约也没想到手下会出这招,只是微微沉吟一下,弯腰欲捡那笔中黄色的绸缎。
 
    正在此时,一把飞刀c至身前,梁北戎险险躲过,却见一名风流倜傥的男子眯着眼,懒洋洋地靠在廊柱上。
 
    梁北戎心下暗自一惊,这人什么时候来的,他竟完全没察觉到!
 
    “看样子我好像错过了一场好戏。”那人慢条斯理地说,狭长温柔的双目随着他展开的笑容微微弯起,他低沉含笑道:“今儿个雨那么大,你们都留下来吧。”
 
    说罢,他站正身子,懒洋洋地向前走来,声音却越来越y冷,“永远,留下来吧。”
 
    梁北戎捏着扇子的手紧了紧,见他这样懒散地走来,浑身却是一个破绽都没有!梁北戎心中暗暗估量,此人功夫甚高,怕是他们两个人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
 
    那人在距离他们一丈开外处停下脚步,续而又微微向前迈了一小步,那一步之后,他身体纹丝不动,玄色的长衫却被一股从脚下升腾起来的气流吹开,煞气铺天盖地笼罩下来!
 
    梁北戎不由后退一步,冷汗已从背后滑落,雨滴随着风刮入廊内,他却已然感觉不到寒冷……
 
    恰在此时,一个妙龄少女清脆的声音从那人背后传来,如冰击碎玉,令人心中一颤。
 
    “行了,无夜,让他们走吧。”那声音虽然年轻疏懒,却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梁北戎不禁望过去,只见到拐角处被廊柱挡住的地方露出了半身橙色的裙装,色泽明媚,胜过三月里盛放的鲜花。
 
    本还在情之手里蹭着的黑猫忽然起身,低低地叫了一句,就向那道身影窜过去,然后停留在橙色的裙摆处呜咽似的撒娇。
 
    梁北戎微微敛神,道:“多谢庄主。只是梁某还有个不情之请。”
 
    “那块黄色裹脚布你若稀罕,拿去便是。”说罢,橙色纱裙漾起了一个美妙的弧度,转过身去,顿了顿,又道:“无夜,把无牙带进来疗伤。”
 
    无夜看了眼地上那三人,问:“情之呢?”
 
    庄主声音陡然低沉下去,静默了一下,说了两个字:“烧了。”
 
    无夜没有回答,这下不只是白吟惜,连梁北戎都怔住了。烧了?好歹是庄内的人,庄主怎这般歹毒,要他死无全尸?!
 
    无夜用他惯常懒洋洋的声音说道:“是。”
 
    “呵呵。”纱裙微动,她边离开边说,“梁公子,回去告诉那个人,这笔帐,向晚记下了。”
 
    梁北戎微颔首,捡起黄色的密旨,收入怀中,与手下离开。
 
    无牙那一剑恰是被刺在心肺处,白吟惜除了用手捂住那道不断淌出血来的口子,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那三个爱着她的男人在同一天,都在她的怀里沾了血。是她造的孽么?是要用她的血来偿还的血债么?
 
    “吟惜……”无牙轻轻念着她的名字,神智开始模糊,“不要弃我……”
 
    她将他抱紧,开始害怕他也会像情之一样,身体慢慢变冷……只是好在心脏还跳动着,跳动着……
 
    “真可惜,好好的一支笔。”无夜叹气,先把玉笔的碎片捡起来,走到白吟惜跟前蹲下,笑道:“夫人可真了得,我庄内两人都被你拐去了心。”
 
    白吟惜一愣,呆呆地望着他。
 
    “给我吧。”无夜从她手里接过无牙,抱起,对身后默默跟随的书童说,“琬裕,送客。”
 
    白吟惜一惊,拉住无夜的袍子,急道:“等一下……无牙他……”
 
    “无牙生是一醉山庄的人,死是一醉山庄的鬼。”无夜没有问头,只轻声道,“情之也一样。”
 
    白吟惜终是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无夜将无牙带走。
 
    琬裕来到她面前,轻唤道:“夫人?”
 
    白吟惜恍惚地看了他一眼。
 
    “走吧。”他温婉地笑道。
 
    那明亮的双眸,那青涩的笑容,仿若情之。
 
    白吟惜怔了怔,向情之看去。刚刚来的两个山庄仆人,正要带走情之。她猛地拉住琬裕的手,摇头道:“不要……不要烧……”
 
    琬裕轻轻将白吟惜从地上扶起来,说道:“夫人,这是情之的愿望。”
 
    “愿望?”
 
    “情之说,他这一生为身份所累,为自己这一R体所累,因此希望死后能将他烧成灰,洒进风里,这样,他才可以自由地去他想去的地方。”琬裕浅浅一笑,柔声道,“还有,可以永远在你身边。”
 
    眼泪漫过眼角,本以为再也流不出泪来,如今淌出的却像是血。
 
    原来,这个纯净如清泉的少年,将死亡看成了自己唯一的解脱……那无牙呢?
 
    “夫人,山庄里的,都是醉客。”琬裕将白吟惜扶上马车,放下帘子前最后说了一句,“一醉山庄,只为那一宿之醉,感情,若不能固如磐石不怕伤害,还是如云散去了吧。”
 
    ……
 
    这一年的红梅开的格外娇艳,撒满枝头的点点红色与白雪相映,仿佛是枝头流出来的血。
 
    离兰陵几百里外有一个小镇就叫红梅镇,镇上家家都种着红梅,每到寒冬便可见的梅花绽放枝头。
 
    北国的冬天冷的严酷,此时已近春节,镇上的铺子都挂满了红灯笼,在皑皑白雪的衬托下,分外鲜艳。此时寒风夹着雪片飞撒下来,悄然无声,仿佛绵延着从天而降的思念。
 
    可付家的掌柜此时却没时间赏雪,而是领着兰陵来的贵客看宅子。付家本也是镇上的首富,可惜到了付进成这一代败落了,生意不好,花销又大,于是只得将父亲在世时盖的一处新宅卖掉,充作过年的花销。
 
    这红梅镇本是有着几百户人家的小镇,能买得起付家大宅的人不多,付进成卖了几个月也没有消息,突然前几天来了一个买家,看了宅子后二话没说便付了定金,说好今天写契约。
 
    等了半天也不见人来,时间已过午时,付掌柜的不由着急起来,这时却听外面小二的招呼声传来:“这位爷,掌柜的等您半天了,里面请。”
 
    付掌柜忙迎上来,赔笑道:“秦公子让我好等啊。”
 
    只见进门的年轻人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披着上好的狐皮披风,进屋后解下披风,便是一身浅紫色的绸缎长袍,显得眉目格外清秀,只是神色间却不见笑颜,一双眸子更是黑的深沉,一眼望不到底。
 
    付掌柜和他打过一次交道,深知此人虽然年轻却是个商场老手,那日谈价钱时他便领教过了。
 
    “契约准备好了没有?”那秦公子也不落座,只冷冷地道。
 
    “早就准备好了。”付掌柜听了忙命伙计将文件拿来,那上面他自己已经签字画了押。
 
    那秦公子大略看了下内容,便提起笔在末端写了两个字:秦洛。
 
    走出付家的铺子,雪恰好停了,秦洛上了马车这才命人驶向镇上最大的双龙客栈。
 
    客栈的伙计早打扫好了最干净的上房在门口候着呢,一路伺候着,秦洛也不说话,只到上房查看了下,这才命人准备酒菜和沐浴的用具。
 
    午时过了,才见一辆藏青色的马车停在了客栈门前,早有小丫头从车上下来铺好了红毯,这才见车帘一挑,一个身穿白色雕裘的年轻美妇走下车来,却正是白吟惜。
 
    细微的雪花落在她乌发上拢着的白狐毛上,更显得她的面庞白皙美丽。她抬眼看了看这客栈,这才拉紧了披风跟随伙计走了进去。
 
    上房中早已准备就绪,白吟惜解了身上的披风交给小丫头,秦洛挑帘子跟了进来,将手上契约递给她道:“一切都办妥了,家具也置办齐了,只是一些帐幔家什还需要些日子筹划,这镇子上的铺子比不得兰陵,夫人还要委屈些日子。”
 
    听了这话,吟惜微微一笑,竟有几分凄凉,只道:“到了这个份上还与我客气什么?一切你做主便是。”
 
    秦洛默然不语。
 
    这时小茉走了进来说道:“夫人,该用药了。”说着,将准备好的汤药递了上来。
 
    “好好的喝它做什么?”吟惜微微皱眉。
 
    “夫人,”小茉劝道:“打从家里来时,大夫就说您胎气不稳,又走了这么远的路,再不喝些药调养着,大人孩子都有危险。”
 
    吟惜听了这话便不再言语,接过那药一饮而尽,小茉又递上蜜饯让她噙了,这才走了出去。
 
    吟惜倚在塌上,望着眼前炉中跳跃的火焰,缓缓说道:“秦洛,这里安顿好了你便回去吧,白家的事以后还要烦你料理着,以后若是你再娶妻生子,只寻出一个懂事的接管了那生意,我也不会再回去的了。”
 
    “夫人……”秦洛看着她,眼眸深处有什么在涌动,半晌却只道:“秦洛是夫人的人,夫人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又在乱说,”吟惜嗔怪道,“我已是大大的不孝于白家的列祖列宗,竟连白家的大宅都烧了,如今留下那许多生意没人照料,难道你还要逼我重新回去料理不成?”
 
    听了这话,秦洛只垂眸不语。
 
    吟惜见他这般,只得微微叹息着闭上了眼睛。经过了那一场情殇,她的心已经冰冷寂寞如死水。情之死后,她硬是病了一个多月,若不是大夫查出她有了身孕,只怕现在她仍是个活死人。
 
    那夜在一醉山庄,情之饮毒身亡,无牙为救自己重伤而去,种种情形尤在眼前,只要一闭上眼睛,这两个男人的样子便在自己的心中闪现。
 
    罢了,她这一生不再妄谈情爱了。
 
    事情结束后,她听说李钰被父亲带回京中圈禁了,那断臂之情,她今生恐怕是无以为报了。
 
    想到这儿,吟惜有些疲惫,便靠在枕上小憩。
 
    秦洛看着她沉睡的面容,目光中有微微的柔情流动,半晌才拿起那银狐披风替她盖好,手指拂过她脸颊的时候,不由顿了顿,轻轻替她拂开细细的碎发。
 
    就这样看着她,心就会微微泛酸,隐隐作痛,柔软得仿佛一碰就会碎裂……就算她心里爱着别人,就算她怀着别人的孩子,这个女人仍是他心底最美丽的风景。
 
    如墨般的眸子有微微的刺痛闪过,秦洛好看的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这才收回手,转身离开。
 
    31牡丹弄眉春入梦
 
    转眼已是除夕,镇上又办了庙会,一时间可谓热闹非凡。
 
    付家的那宅子还差些时候才能收拾好,于是白吟惜便与秦洛小茉等在客栈中过节。
 
    这双龙客栈地处于镇上最繁华的大街,在楼上便可见到道边各色做小生意的贩子商户,以及来往的居民。
 
    小茉虽然长在兰陵,可是见到这样的集市也是兴奋非常,于是便央了吟惜,要和几个丫头小厮们出去玩。
 
    白吟惜见她一脸期待,小脸都红了,便笑道:“传话下去吧,大家伙都准备好了陪我一起出去,每人赏五两银子,想买什么和刘管事的说去。”
 
    “多谢夫人。”小茉高兴的什么似的,忙带着两个小丫头替吟惜打点出门的衣裳。
 
    吟惜也被她们快乐的情绪感染,抬头看了眼天空,总算放晴了,到底还是蔚蓝色的看起来舒爽。
 
    秦洛一来便见此情形,吟惜的微笑当真让他心跳都缓了
 
一醉山庄之红楼香灯醉吟惜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98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天下第一嫁(上)水云寒回首已惘然问狼君郑传无题半壁江山之男儿国烟花系列魔焰囚爱樱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