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无乐不做最新章节

第11部分

无乐不做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20-04-11 14:51:25
推荐阅读:请你醉在我怀里毒蛇坏心男那年的文字,叫做沧海桑田就爱你的坏凝眸深处的温柔翘爱天使终身保修的吸油烟机极乐之城蜜血锢爱沈溪
四月中旬,春暖花开,天气宜人,休眠了一冬的校园渐渐恢复了生机与活力,晨读好学的开始出来练嗓子,约会散步的走遍了校区各个角落,运动的男男女女更是挤满了球场。该变身的变身,爱打扮的女生提早换上夏装,一个个花枝招展;该发情的发情,明著接吻的,公开搂抱的,实在憋不住就去校外小旅馆发泄的,什麽样的都有。
 
    总之在这个“春意”盎然的时节,做出什麽事都不无可能。
 
    历年的外语配音大赛又要来了,鉴於去年的效果非常好,蔚来依旧把重任下放,只负责最後把关审查,唯有的一条要求就是不准再让他出演主角。看过第一次彩排後,蔚来觉得不管从剧情编排还是台词对白都很有水准,不知怎的,脑子里忽然冒出“後继有人”的字样,那些在思绪深处难以做出的选择,好似也有了模糊的答案。
 
    往年校学生会都会组织一些活动,今年也不例外。两天一晚的登山露营活动让蔚来格外感兴趣,爬山探险,野外烧烤,帐篷过夜,都是他一直想体验的。因名额有限,所以在报名活动开始的第一天,他就拉著顾一笑填上了他们的大名。事後,蔚来又当起了说客,回到宿舍一阵大肆宣传,除了讨厌运动的王坤宁死不从,其他人都被说动了心。
 
    好容易盼到周末,天还未亮,蔚来就睁开眼,兴奋得没了睡意。
 
    身旁的顾一笑却还在梦中,唇角似笑非笑,手脚把自己缠个死紧。昨晚全寝打牌到深夜,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他怎麽又睡上了自己的床,不会……已经跟自己睡习惯了吧?推也推不开他,蔚来索性玩起了挂在床头的探照灯,这可是他为了露营特意到户外用品超市买的,其他好玩的早塞进包里,到了目的地再让它们闪亮登场。
 
    “你干嘛呢……”睡美人眯起眸子,盯著头戴探照灯正左右乱晃脑袋的古牧。
 
    “唉?你什麽时候醒了?”
 
    顾一笑被蔚来头上的探照灯刺得忙闭上眼,“把那个东西关了,白痴。”
 
    “怎麽样?这玩意好吧?”听话地关了灯,蔚来忙把宝贝摘下来拿在手里摆弄。
 
    “现在几点了?”
 
    “差不多该起了,嘿嘿,既然你醒了,我就能动了,我去叫他们起床。”说著蔚来坐起身,犹豫著是爬下床还是直接跳下去。
 
    不等做出决定,腰间忽然一紧,原来是顾一笑从後面环抱上来,“晚上咱俩睡一帐篷。”
 
    “嘿嘿知道了,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林子里喂狼的。”
 
    在校学生会的组织下,大队人马分别坐上两辆巴士车前往闻名於全国的s森林公园。因为出发时间较早,十点前就到了目的地。刚一下车集合,蔚来就看见一个大个子笑盈盈跑过来。
 
    “大蔚!小顾哥!”
 
    这不是许久未见的郑景典麽。
 
    “唉哟?你也来啦?最近哪爽去了?好长时间没见你。”蔚来险些就忘了还有这麽个人。
 
    “有吗?我每天都和小顾哥打球啊,哈哈,你也不出来玩,和我们打了一次球就不打了。”郑景典亲热地凑到顾一笑身边,一口一个“我们”。
 
    “和你俩打那哪叫玩球啊,整一玩我,算了吧。”白了眼美人嘴角翘起的弧度,蔚来又转回话题,“你们系来的人多吗?”
 
    “不少,都在那边呢,嘿嘿,我是听小顾哥说你们要来,所以也来了。”说著郑景典站到两人中间,一手搂著一个,笑道:“我要跟你们一组活动,晚上咱们三个一起住吧。”
 
    “好啊”与“不行”同时从左右两边灌进耳朵,看了看爽快的蔚来,又看了看沈下脸的顾一笑,郑景典第一反应就是“为啥不行?”
 
    “就是啊,人多热闹嘛,哪不好了?”
 
    狠狠瞪了眼还在帮郑景典说话的蔚来,顾一笑咳嗽了一声,“我睡觉轻,人多睡不好。”
 
    “我睡觉可乖了,绝对不会影响你。对吧,大蔚?”说完郑景典还故意拱了拱蔚来,朝他暧昧地一挤眼。
 
    “我又没跟你睡过,上哪知道去?”蔚来一扭头正见校学生会会长向自己招手,於是忙拍了拍郑景典道:“你和我们睡我没意见,关键是他,你加油搞定吧。我去那边一趟。”
 
    看著跑走的蔚来,再看顾一笑依旧y沈的脸,郑景典试著再死皮赖脸一次,“小顾哥咱……”
 
    “不行。”
 
    ……
 
    按照地图上标出的烧烤和露营集合地,大家解散自由活动,有郑景典和雷众生掺和的这一路可谓热闹非凡,两人一前一後缠著老大和美人,蔚来倒是十分开心,展示著他从户外用品店买来的各种神奇玩意,可顾一笑就没那麽喜悦,时而唉声叹气,时而沈默不语,好似在惦记著什麽事。郤武进了林子便和女友单独行动,陈雁昭则和其他系认识的熟人走了,大家约好在集合地见。
 
    在茂密的树林里走了约莫两个小时,虽然没有到汗流浃背的程度,可负重感却越来越强烈。开始还叽叽喳喳的雷众生和郑景典到後来也没了声,直到看见露营集合地的牌子,两人才重新复活。
 
    “小顾哥你怎麽样?累不累?”为了能晚上共住,郑景典仍在努力不懈地献著殷勤。
 
    “这才走了多久,我没事。”瞟了眼拄著手杖气喘吁吁的蔚来,顾一笑忽然笑了,“你不是吧?才走这麽一会儿就累成这样?”
 
    “哪有,我以为山路崎岖,谁知道这麽好走,我这手杖不能白买啊,怎麽也得拿出来试试。”
 
    “哼,别找借口了,就你这点体力,一看平时练的太少,以後晚上跟我一起运动。”
 
    “呸,和你运动的还少啊。”蔚来另有所指,顾一笑三天两头钻自己被窝,互玩jj不说,不s还不让睡,腿没练成,手劲倒是大了。
 
    “我早说过,你就是bsp;   敏感的蔚来怎麽可能听不出顾一笑在故意顿句,气得脸都绿了。“你小子才他妈bsp;   完全不理会听傻的雷众生和郑景典,美人哼笑一声,先行进了营地。
 
    正值中午时分,到达露营集合地的人已然饥肠辘辘,学生会贴心地备好了食物和烧烤工具,在指定的烧烤区域等候大家。奈何人多器具少,想要亲自上手感受,还要排队。
 
    蔚来本想为群众服务,但看大夥都跃跃欲试地想亲自体验,於是烤了几片r就退下阵来。而顾一笑根本不去凑那个热闹,坐在一旁吃著学生会为每人事先烤好的定食。
 
    “来来,尝尝我烤的r。”蔚来把自己盘里最大一片夹给了美人。“快吃,看看味道如何。”
 
    顾一笑笑著咬下一口,边咀嚼品味,边赞美著,“果然和你的一样,很嫩。”
 
    “滚!再胡说八道就把你扒光了放火上烤!”
 
    “你想吃我的炭烧jj?”
 
    看美人脸上扬起一抹玩味,蔚来气急败坏地一把勾住他低声道:“你说话注意点!”
 
    “你心虚什麽?”
 
    “我……”
 
    见蔚来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顾一笑忙温柔安抚,“你放心,咱俩的事我不会和第三个人说。”
 
    古牧盯著美人,深表怀疑。
 
    “所以晚上……你只能和我睡。”
 
    古牧遂又皱起了眉头。
 
    “趁早别再让那个不正经烦我了。”
 
    谁知顾一笑话音刚落,不正经的人就出现在他们眼前,“你们怎麽不去烤r啊!坐在这说什麽悄悄话呢?”
 
    “没什麽,我在吃他烤的r。”顾一笑给蔚来使了个眼色,而後慢悠悠地吃掉盘中最後一点烤蔬菜。
 
    “我也要吃你的r!给我也尝一口呗?”小顾哥干什麽,郑景典也要干什麽,他要保持“我们”的一致。
 
    “嘿嘿,要知道这麽受欢迎我就多烤点了,给……呃……”
 
    蔚来刚夹起的r片还没送到郑景典盘中,半路就被动作迅捷的顾一笑抢走了。
 
    美人津津有味地嚼著,嘴上却恶毒地说:“他烤的很难吃,还是我替你吃了吧,万一你下午闹肚子怎麽办。”
 
    郑景典怔了怔,忽然笑的很傻,“呵呵,你对我真好。”
 
    看著信以为真的郑景典,蔚来脸上一阵阵抽搐,他又瞥了眼不以为然的顾一笑,懒得再解释。
 
    自己嘴馋就直说,还偏要把黑锅扣在他头上,这什麽人啊!
 
    “我走了。”蔚来放下筷子站起身。
 
    “老大上哪儿去啊?怎麽我刚来你就走了!你不陪我共进午餐了吗?”端著满满一大盘子食物的雷众生顿觉晚了一步。
 
    “你们慢慢吃,我去搭帐篷。”
 
    “我和你一起去。”说著顾一笑也起了身。
 
    见郑景典也要跟著站起来,英雄和美人终於罕见地达成一致,“你坐这吃完再说。”
 
    因为蔚来和校学生会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受到了特殊照顾,双人、三人或多人的帐篷任他挑选。好不容易有野外过夜的经验,蔚来其实很想住多人帐篷,这样大家就可以凑在一起尽情聊天玩乐,说不准还能组织一次午夜探险。可偏偏顾一笑不愿意,找遍了各种各样的借口。看著美人半死不活的脸,蔚来只好妥协。睡不了大帐篷,但总可以去大帐篷里玩吧。
 
    於是英雄和美人搭起了属於他们两人的小屋,郑景典和雷众生赶来再要求同住却为时已晚。
 
    下午大家又选择了一些感兴趣的路线分头活动,相约傍晚在用餐区集合。s森林公园各种设施完备,除了露营区,还有木屋住宿区,前来游玩的观光客络绎不绝,如不提前预订很可能没有住的地方,一日游的客人当然也体会不到住在山里的乐趣。住宿区的旁边即是用餐区,过夜的人都来这里享用自助餐,餐後还可以参加各种游戏,或者跟随森林公园的向导一起夜间探秘。
 
    蔚来算是玩疯了,探照灯、指南针、手杖等等能用上的全用了,夜间探秘结束後还跑去大帐篷玩牌,一玩就是半夜。
 
    夜间山里的温度相较於城市低了很多,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偶尔还能听到夜行鸟类的叫声。
 
    刚过两点,困意滚滚袭来,蔚来不得不提前退出大帐里的游戏,戴著探照灯摸回自己的帐篷。双人帐篷内部狭小,除了睡觉什麽都干不了,顾一笑不屑於玩游戏,早早睡了。蔚来生怕踩到他的美人,小心翼翼爬到自己的位置躺下,就在脑子里还回味著刚才玩乐的一幕幕时,忽然一个重量压上来。
 
    “哼,你还知道回来。”
 
    先报喜:下章是r
 
    再报忧:r比较难烤,保不准又下周见了囧
 
    偶真是。。。。。。
 
    无乐不做 (32)【野h!】
 
    发文时间: 12/17 2oo9 更新时间: 12/17 2oo9
 
    露营地大部分帐篷都没了光亮,唯有最大的帐篷里还不时传出欢声笑语。
 
    “靠,你怎麽还没睡啊?”黑漆漆的帐篷中伸手看不清五指。
 
    “谁让你现在才回来。”美人抱著蔚来,头抵住他的颈窝,抱怨著。
 
    试著推了推顾一笑,却反被他越搂越紧,蔚来笑道:“你这是干嘛啊,嘿嘿,不会是害怕不敢睡吧?”
 
    “是……”
 
    美人略微沙哑的声音在黑夜里听起来可怜无助,蔚来皱起眉头,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做噩梦了?没事没事,我回来你就安心睡吧。那个……别压我了,手都麻了。”
 
    顾一笑这才稍稍放松搂抱的力道,让身下人换了个姿势,当蔚来从仰躺改为侧卧後,他又从後面抱住了他。
 
    紧紧贴上来的身体不安磨蹭著,环上身的手更像是寻觅什麽似的不停抚摸,蔚来顿觉不对劲,绷住神经,提高警惕,“你想干嘛?”
 
    “冷。”
 
    耳根一热,蔚来轻轻一颤,顾一笑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可怜,蔚来半信半疑,“有吗?”
 
    “有啊。”热气又吐进了耳朵,顾一笑的喘息有些粗重。
 
    刚想著美人是不是发烧了,贼手却突然不老实地伸进衣中,蔚来反应迅速,立刻抓住那只要往裤裆里爬的手,“你往哪摸呢!”
 
    “手冷。”
 
    c,真把老大当白痴啊,经历过这麽多晚上,眼下蔚来还能猜不出他顾一笑想干嘛?!“少他妈废话!”
 
    动机暴露了,顾一笑却也不急,覆在蔚来小腹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搔弄,“你叫这麽大声,周围人可都听到了。”
 
    这才意识到声音有点大的蔚来忙压低声音,“还不都是你闹的!荒郊野外的别变态。”
 
    美人性感地“呵呵”一笑,俯在老大耳边悄声道:“野外不是你最爱麽?”
 
    “滚,我什麽时候说过!”
 
    “嘘……”顾一笑用一根手指压上蔚来的嘴唇,而後在那两片柔软上摸了摸,“我想要。”
 
    “要个p,不行!”顾一笑这家夥怎麽胆子越来越大。
 
    “我等不了暑假了,现在就想要。”这是明显的耍赖,之後又开始撒娇,“没事……动作小一点,别人听不到。”美人蹭著英雄的身体,妖精一样地反复催眠,“来吧……”
 
    被顾一笑挑逗地有点喘不上气,老大开始动摇、犹豫。“你那麽想要?”
 
    “嗯。”
 
    听美人语气坚决,蔚来先是吞吞口水,而後深深吸了口气,停顿了几秒,忽然一把拉过顾一笑,“你这个小贱人,爷今天豁出去了,把p股撅过来,趴好!”
 
    黑暗中美人激动的声音不难掩饰,“我先给你脱。”
 
    真拿这家夥没辙,蔚来大爷一样享受著顾一笑周到的服务,虽然看不清,但能清晰感受到腰带被抽出,裤扣被解开……
 
    开始顾一笑还乖乖趴在身侧,谁料下一个动作他竟然骑到自己身上,把自己按趴在下。按理说这骑乘位……作为1号的他脸该朝上啊,“你这是干嘛?我让你趴好,你……”
 
    胜券在握的顾一笑这才笑嘻嘻地合身压上,“今天我後面不行。”
 
    “不行你还要什麽要!”蔚来觉得被愚弄了。
 
    “是我要你。”刚才楚楚可怜的美人不知哪去了,转眼换成了现在的一身霸气。
 
    蛇蝎……蛇蝎……
 
    蔚来觉得自己的脸和周围的夜色一样黑,原来他刚才都是装的!“你占便宜还占上瘾了,今晚绝对没门!你什麽时候让我上一次再说。”
 
    “我今天真的不行。”顾一笑的语气忽又软了下来。
 
    “唉?老大我们还有一个场景没演
 
章节目录 第9部分
 
    “今天就到这吧!”蔚来再也坐不住了。
 
    “唉?老大我们还有一个场景没演呢。”
 
    “那个之前看过了,没什麽问题,你们要愿意练就再练练,我有点事先走了。”
 
    老大洒脱地说走就走,直到下了楼才放慢脚步。临近五月天的校园里晚上九点多还很热闹,小c场上踢球的,篮球架下打球的,食堂里吃小炒的,情侣手拉手遛弯的……
 
    “你有什麽事要先走?”
 
    肩膀忽然被人拍住,一听声音蔚来就知道来者何人。
 
    “要你管!”打掉顾一笑的手,蔚来脚下的步伐又变快了。
 
    “都半个月了你还在生气?不说暑假让你做够‘正’字麽。”
 
    “少来!”一想起帐篷事件,蔚来就满脸尴尬,撕裤子不过是变态的开始,那晚……
 
    我呸!想起来就一肚子火。
 
    看著蔚来窘迫的脸,顾一笑很清楚他在气什麽,嘴上虽然诚恳说著“我错了”,可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笑容。那晚他真的把老大弄哭了,黑暗中喘息的声音充满了颤抖,让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疯狂侵犯,借著手机光亮,老大乞求的眼神异常可怜,耳边尽是他一遍遍沙哑的恳求,可越是听到那刺激的'求你了……别干了',越是无法控制地继续狠命狂干,直到身下人受不住晕过去。
 
    蔚来怎麽听顾一笑“我错了”的道歉都是在炫耀,帐篷夜自己的窘态和低声下气他全看见听见了,然而全然无视不说,竟还变本加厉地欺负他,日後如果把这当作话柄笑料宣扬出去,他就不用混了。
 
    “小顾哥!大蔚!”熟悉的称呼从远处飘来,两人不约而同停住脚步,循声望去。某宿舍楼二楼的窗口探出半个身体,挥手的那个人正是郑景典。“你们去哪啊?”
 
    “回寝室。”大概上次把求助的郑景典训斥了一番很过意不去,蔚来这次的态度明显变得和善友好。
 
    “小顾哥一会儿打球吗?”自告白事件发生後,蔚来对郑景典的一言一行都很留意。脚上虽然迈开了步子,可耳朵却还竖著偷听。
 
    “再说吧。”顾一笑似乎对今晚打球并无太大兴趣。
 
    感觉大花蛇跟了上来,蔚来没好气地说:“你老跟著我干嘛?怎麽不和他打球去?”
 
    “今天不想打。”
 
    蔚来撇了撇嘴,“人家一口一个小顾哥叫的那麽亲,你不打多不给面子。”
 
    顾一笑怔了怔,却笑而不答。
 
    瞟了眼跟在身边保持沈默的人,蔚来挠了挠头,“最近他没找你单聊?”
 
    “怎麽?”
 
    “你天天和他打球,没觉察出什麽?”
 
    “什麽?”
 
    “和你说话真他妈费劲!”其实郑景典有什麽行动蔚来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顾一笑的反应和态度。“你四处留情,把人家纯情学弟亲完就忘了?”
 
    顾一笑盯著蔚来含笑道:“怎麽听你今天这口气这麽不对劲啊,你晚上酸菜吃多了?”
 
    “滚!”
 
    不等蔚来再度开口,顾一笑忽然一本正经起来,“那你愿意让他亲你?”
 
    “啊?”
 
    见古牧一脸莫名其妙,美人叹了口气不再解释,“就知道你是个白痴。”
 
    搞不懂顾一笑又在耍什麽把戏,蔚来干脆开门见山直截了当,“这麽说吧,他找我单谈了,说你气场太强,看上你了。”
 
    “真的?”顾一笑没有流露一丝惊讶,反而是期待的确认。
 
    看大花蛇目光闪动,蔚来心头一沈,面色难看。“是啊。”
 
    “那就好。”
 
    还好?!瞪了眼看上去甚是满意的顾一笑,蔚来胸口憋闷的要命,有点疼。
 
    “你又怎麽了?”美人的手刚搭上英雄颤抖的肩膀,就被他狠狠推开。
 
    “滚蛋!”
 
    也许习惯了稻草头和胡子的伪装,老大已经忘了如何遮掩内心情感,心里想什麽立刻全写在了脸上,看蔚来一副很受伤的样子,美人再次按住他的肩膀。“当初我亲他是不想让他亲你,当初我要是不亲他,他能见异思迁改看上我麽?”
 
    呆呆望著顾一笑,蔚来心中反复琢磨他刚说的话,可琢磨出的结果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总之只要他不……”
 
    “唉哟你们两个走的可真快,小顾哥一起打球吧。”身高19o的郑景典很喜欢站在英雄和美人中间,左拥右抱著方便。
 
    “今天不打了,你自己玩吧。”
 
    得知被郑景典暗恋的顾一笑此时完全看不出紧张与尴尬,淡定地像什麽都没发生过。蔚来偷瞄了眼顾一笑,又扫向主动的郑景典。
 
    “这麽早回寝室干嘛,要不,我请你们吃夜宵?”
 
    又吃?见郑景典对著自己一阵挤眉弄眼,老大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那你们单聊,我还有点事。”
 
    蔚来刚转过身,一只手便紧紧拉住他的胳膊,抬眼向上望去,是顾一笑不容拒绝的神情,“一起去。”
 
    同一条小吃街,同一家烤串店,被同一个人邀请,蔚来隐约觉得今晚还会是同一个话题。几天前的晚上他就在这被五雷轰顶,至今仍闹的他心神不宁。
 
    老大抱著一盘烤串坐在里侧,顾一笑则坐在了他的身边,郑景典望著面前的二人,怎麽看怎麽喜欢,如果能同时占有那再好不过。
 
    学弟殷勤地给两位学长倒酒水,聊天内容更是铺天盖地,从篮球到宿舍见闻,从生活琐事再到露营……
 
    提起禁忌的字眼,蔚来脸色又y沈下来,今晚这话题扯的有点远,“你快点说重点。”
 
    还是老大知道他的心思,郑景典再借酒精壮胆,清了清嗓後又看了看蔚来,才正色面向顾一笑,谁知刚开口却又哆嗦上,“小顾哥,你……我……你觉得我这个人怎麽样?”
 
    以为做好万全心理准备的蔚来还是被酒水呛到了,用p股想也能想出郑景典的潜台词。
 
    '小顾哥,你是gay吗?我是,我看上你了。'
 
    “你挺好啊,可我有喜欢的人了。”美人笑的很自然。
 
    “唉?!”郑景典先是一惊,惊的是顾一笑居然读懂了他的心;郑景典再惊,惊的是自己还没告白就被婉言拒绝了。
 
    老大虽然嚼著r串,但那表情明显是被噎著了。不愧是坏心大毒蛇,够狠!可转念再想……
 
    “你有喜欢的人了?”郑景典满脸失落,他看了眼正拼命往嘴里塞r吃的老大,三度惊道:“你不会喜欢的是他吧?”
 
    “唔咳咳咳!”也不知道蔚来是被r呛到,还是被郑景典的话刺激到,脸一下憋的通红,“我……咳咳……发誓以後再也不和你一起来这吃了。”
 
    笑著拍了拍蔚来的背,顾一笑面对郑景典依旧淡定,“这个不能告诉你。”
 
    “那是我认识的吗?是咱们学校的吗?什麽类型的?真的不是大蔚?”
 
    郑景典一连串的发问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美人只是笑著吃r串、喝啤酒。
 
    “早告诉你我们俩没j情!别什麽都扯上我。”蔚来捂著胸口靠在墙上,尴尬瞟了眼顾一笑。
 
    “他知道你喜欢他吗?你跟他说了吗?”想必今晚郑景典不问出个结果,是不会善罢甘休。
 
    低头看著盘子里的竹签,蔚来心不在焉地拿起最後一根r串。
 
    “嗯,说了。”顾一笑顿了顿,声音很温柔,“说了两次。”
 
    老大的脸瞬间烧了起来,连耳根都热的发烫,他记得这个数字。
 
    “那他什麽反应?”
 
    “他……”美人放在桌下的手偷偷移到身旁人的大腿上,“应该是喜欢我的。”
 
    “大蔚。”
 
    “啊……”蔚来突然哆嗦了一下,随後动了动身体,心虚地抬起眼看著不知何时转移了聊天对象的郑景典,“干嘛?”
 
    “我现在要是再追你,还来得及吗?”就在和美人一问一答的工夫,郑景典又喝完了一瓶酒,看他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就知道又喝高了。
 
    “你正经点吧,上次不说不喜欢你了麽。”郑景典你也太渣了,就算饥渴也不带这样的。
 
    “难道你也有喜欢的了?”郑景典听罢已然痛苦地趴倒在桌上。
 
    “当然有啊!”打掉那只仍在大腿根摸来摸去的贼手,老大帅气地笑道:“你还没入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
 

无乐不做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96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今夜谁与你同眠雪豹柔情千夜情人你的夏至不挽留驯汉记(上)彼岸花惟爱是卿翘爱天使终身保修的吸油烟机凝眸深处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