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惊悚灵异小说 > 旋涡最新章节

第18部分

旋涡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20-04-11 14:30:17
推荐阅读:短篇集锦疯屋洞穴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宫鬼吹灯1 精绝古城催眠妈妈你冷吗堕落的灿烂苍狼之恋鬼吹灯2 龙岭迷窟
第18部分
 
    你是多么伟大
 
    因为你是他们的遗体
 
    虽无人瞻仰前辈的遗容
 
    但我知道
 
    你不会寂寞自己
 
    你最终将自己延聘到一个伟大的岗位
 
    农田即是你的用武之地
 
    你也在为你的儿孙们
 
    奉献自己
 
    其实,那些美味佳肴
 
    充斥了你的营养
 
    这是一个轮回
 
    这也是一个伟大的哲理
 
    你逃不出这个轮回
 
    但你可以随意魂归动植物的身体
 
    他们是你的载体
 
    你依他们享受虚荣
 
    啊!大便
 
    终极是个轮回
 
    不要抱怨自己
 
    刘清烟和小天观后大笑不已。常出天在一旁夸夸其谈,用指头弹一下常小天的脑瓜道:“怎么样?不错吧!我说过我的文笔是一流的。你还嫩着呢!还不赶快好好学习,想偷懒你还没有那资格。”常出天正为自己的佳作美不自尽。原草心听到他们在里间热闹非凡,突然临至,悄然拖起常出天的大作《大便》,小声读起,大便,啊!你的前世是美味佳肴,它们牺牲了自己给别人充实了营养,你是你前世奉献自己的见证,你是它们鞠躬尽瘁的体现………  完毕,问道:“谁的《大便》呀?”
 
    常出天抢答道:“我的。”回首一看是原草心,分外眼急,就将拼命索回,撕扯塞入口中,常小天大笑道:“你干嘛,吃掉你的大便呀。”常出天已吃咽下去,想吐不得。
 
    原草心大噱,奚落道:“写得不错,不落窠臼、雅俗共赏。你这么一吃,倒是成就它一个轮回。”
 
    刘清烟一个劲的宣泄发笑,羞愤得常出天恨不能吞服泻药。
 
    这样,原草心为了尽快保释她哥背暗吕叶韦和常出天“谈笑”在一起。
 
    且说吕叶韦、胖大海等人在郊外租间小房子,朱东觉得一人居住地下室没有趣味,也凑合搬进他们的小屋子,每天乘公交车上班。吕、胖二人每天逍遥无事,盼望朱东、原草心、刘清烟等人尽快实习完毕回校进行毕业答辩。
 
    一天.吕叶韦闲适无聊,因好久未见到原草心心中羁绊不少思念。不妨出来走走透透气想和原草心谈谈心,也好使身心舒畅些。中午,到原家未见原草心,心萌生好奇,问原母后得知她和常出天下馆子了。顿时吕叶韦感到晕头转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真实性。又具体打听清楚,向那馆子奔去,在一棵葳蕤大树下,旁边停着常出天所驾驶的轿车,只见常出天牵着原草心的手,二人嬉笑走出餐馆,上车时二人接吻拥抱。在车里那热恋行为画面全一幕幕在他眼前直播。吕叶韦惊呆了,只得愣在那里。他闭目强作冷静,怎么会是这样。自言自语道:“原草心,我真看错你了吗?一切不都是好好的吗?难道你真的羡慕香辣夜烛红。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吕叶韦眼泪失控从眼角溢出,划过双颊,满腔忧愤无处诉。
 
    回到他们的幽暗小屋中,一蹶不振倒卧在床上。胖、朱二人不知其故,问之因果,顿时迷失在一片茫然中,那天朱东也没去上班,没有为什么也说不清为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内心在隐隐作痛,痛得无比难受,自己本没有和原草心太多交往,也没有像曾追刘清烟那样坚强。为什么内心产生这种难名之症,想哭,哭不出来,男人是掉不起眼泪的。胖大海怎么样?也就是那样,回忆往事可笑可恨可叹可悲可泣……  一切的一切一幕的一幕都消失在眼前又浮现,他痛恨谁呢?柳叶眉,她是真心爱自己的人,为爱失去了一切。痛恨常出天狡诈、y毒。那为什么曾经与他苟合。他们会痛恨谁呀,痛恨原草心吧。是她一个人欺骗他们,那是恨吗?那不是,那到底是什么?是爱吗是情吗。爱打情中生、恨兮爱所依!是情到深处化成爱还是爱到深出情所困。他们故意不在乎地放声高呼,痛痛快快地喝酒,醉吧,一醉能解千愁吗?显然不能,李白有言“借酒浇愁愁更愁”,足以说明酒是愁的营养。各自喝得手舞足蹈,欢呼跳跃,怅然若失的感觉是空虚还是落寞是苦恨还是无奈。
 
    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旋涡(34)
 
    吕叶韦病了,病得好重好重,此时此刻还能在乎什么?病了罢,恨不能让病魔将自己缠死,好叫自己一身轻松西游去。每天浑身邋遢在床上打滚,消沉自己没有错,这是他为自己铺下的路,消沉继续消沉……   朱东见原草心后便不打招呼,难道这是给发生的一切吗?原草心会是怎么想呢?他知道众人在痛恨她吗?她知道众人会理解她还是会误会她呢。心是谁的心,人又是谁的人。他真的不在乎自己吗?她会恨谁呢,恨一生中不给遇见吕叶韦吗?恨自己的容貌,恨自己出身卑微呢?恨他们不给迁移到城市吗?那她为什么小时候会如此神往城市呢?兴许命运的浅薄。决不会令你满意,也许一个人的不幸是另一个人的所幸。是的,她深信,她的不幸是常出天的幸福,却又是自己幸福的不幸。胖大海呢?胖大海会甘心屈服吗?不会,显然他不是轻而易举被颠覆的人,即使在死灰上也要撒n,好使得志的人知道自己的臊味。于是他奋笔疾书一封,要向原草心求爱,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原草心。是的,不会有第二个,真的永远都不会出现第二个原草心。错过一个她就是遗下一生憾,只有一个原草心只有这么一份爱,他不死心他要发奋要振作要为爱奋斗到底。
 
    次日,原草心收到胖大海的亲笔信。展示眼前:
 
    原草心:
 
    展信问好!好久没有见到你心生想念,你快将我们都忘记了。对吗?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在你心中仅有一个常出天吗?我们都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对不对?
 
    你知道这样做损了你在我们心中的形象吗?我们共同恨你,你薄情寡义。攀附富贵,羡慕金屋,看到你和他亲热的场面。我们怎么难受,你懂吗?朱东为你沉默。沉默是最大的痛苦,痛得难言。吕叶韦为你憔悴为你生病,原草心,我们万万都没有料到会是如此结果,告诉我们,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走开。
 
    你是不是非常讨厌这么多爱你的人,我爱你爱得好苦。我要你伴我一生?我就一直相信你应该是我的,逃离这个喧嚣的城市,释放属于我们的自由。让我们永远欢乐,行吗?
 
    永爱你的胖大海
 
    原草心读着信,内心在作痛是凄苦的感觉,泪水慷慨地流着,向母亲招呼一声,迎着风噙着泪,向吕叶韦处奔去。y暗的天空斜飞着一丝丝细雨,一路景物显那么仓皇那么不安,好像应有什么事要发生。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鬼魅那么仓促,原草心顾不得留恋景物顾不上思考起先的一切,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所有更不知道什么叫做理性的思考,一种不祥的感觉。但是朦胧意识给她超然的勇气能够一股劲奔到吕叶韦处适才留步,推门进去,朱东无影,胖大海不会安于现状去找一个活干,总不可以死呆着,人活着就应该有勇气生存下去。“吕叶韦,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这样?”原草心用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对视吕叶韦那一张愁苦生气的脸。
 
    吕叶韦瞥她一眼,无精打采地辗转疲倦的身体,低着头,冷冷地道:“你来这里干嘛,陪你的常出天好了。我们都一无所有,像监狱般幽暗的房子,有什么可令你好光顾的呢?”
 
    “吕叶韦,你还有点男子汉的气度吗?你知道我的苦衷吗?你知道我哥没钱行窃被抓了吗?你知道叶总那种大色狼时刻在猥亵着吗?你知道什么叫现实吗?”原草心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你说什么?叶总他对你怎么了。你在说一遍呀!你为什么不和我早说呀,畜生!他妈的,他是个畜生。你讲详细一点。”吕叶韦也顾不及在床上酿醋了,扒掉伪装“腾”地陡然而起,一腔仇恨油然而生,怒火燃烧通天红。
 
    原草心更失控自己了,扑在吕叶韦的怀里哭打无休,一边体验对方的温存一边控诉叶总的罪行和常出天的卑鄙。道:“别哭!别怕,你应该早说,是我不对,我错怪你。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他们压根就没将我吕叶韦放在眼里。”吕叶韦嘴里念念有词,一手搂着原草心,一手抚摩她的秀发。道:“如果我连自己爱人都保护不好,我还算什么男人呢?”
 
    “你要干什么?你别去惹他们,他们惹不得,我希望常出天救出我哥,咱们就远走高飞。你再忍几天好吗?”原草心胆怯地道:“为了我爸,为了我妈,请你不要得罪他们,让我的一家人能过上一个安定的日子呀。不要让他们为我担忧。”
 
    “草心!”吕叶韦轻柔地呢喃着,紧紧地将她拥入怀里,感觉她浑身的香味,那一种令人舒畅、令人芳馨、沁人脾脏的酥感带他忘记一切,她开始闭上眼睛,他吻她的额头、鼻子、香唇……。。直至双方难以禁戒,干材烈火,二人倒到床上………  原草心想把他推开却又显得无力,让他的手触摸自己的任一部位。心想说我们不可以这样呀,嘴却被他嘴塞个结实。吕叶韦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将自己手伸进她禁处,嘴里有含混不清的呢喃。
 
    “吕叶韦!原草心,你这个y妇?你为什么这样?”一个恶声恶气的人吼着。
 
    吕叶韦和原草心顿时僵硬在床上。吕叶韦从原草心身上翻身下来,麻木地注视着眼前的刘清烟,整个世界呆滞了。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这样。刘清烟仇视着半1露的原草心,愤怒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爱他的吗?”说毕走到吕叶韦旁边道:“你为什么这样,他已是常出天的人,她是个无耻的贱人。要不是常出天通知我。你和我心爱的人幽会,我还真不相信你们会干这种事。你还我爱人!”刘清烟哭泣着,号啕大哭。
 
    旋涡(35)
 
    “刘清烟。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的,我爱原草心,我爱她。我深爱她的,没人可以阻拦我们的爱。请你珍重,我相信你会有一个比我更好的人。相信你自己,世界上会有更好更多的吕叶韦在等着你。知道吗?” 吕叶韦尽力压抑住愤怒。
 
    刘清烟两眼发s出两道仇恨的光芒直刺原草心,咬牙切齿道:“卑鄙!那天见你和常出天亲吻得密不透风。今天你更换一个。你和妓女有什么区别!说呀。”刘清烟狠狠甩给原草心一记耳光。吼道:“你给我滚!吕叶韦永远是我的,我唯一的爱人。”
 
    吕叶韦顿时愤怒难当,狠狠甩个刘清烟一个响亮的耳光。气道:“不许你骂她,你知道骂,咱们这一切全是她的功劳。我爱的是她而不是你,懂吗?”
 
    “好,好,好,你够狠,竟然打我,爱你多年是一种罪,对吗?要不是当初为了他,我怎么会从吴总那里下岗呢?”刘清烟心中是痛是恨是苦是累,一转身带着泪消失在视野外。吕叶韦顾不上那么多,安抚原草心几句,匆遽追赶刘清烟,惟恐她自寻短见………。
 
    原草心刚回到家,又是她妈的唠叨,说她哥释放了,全托常出天他爸的福。说常出天来找过她,接着就开始责问她道:“你到底去哪儿了。听常出天说你和那几个男生回学校了。我当时听了就起火,你哥刚回来你就又丢失了。别乱跑,常出天说找你有事,你乱跑,常出天为咱们做这么多好事,我看咱家还有什么土特产送给他们点,这叫知恩图报。”
 
    “好了!妈,你别再恕叨我了。如果常出天再来就说我去火车站。”原草心害怕刘清烟气愤难咽,怄气回家。因为她刚刚去过常家没有见到刘清烟,猜测她可能去火车站。又因为再过两三天他们就实习完毕了。原草心刚才的喘气未息又向火车站奔去。可是不幸,刚到达站点,火车鸣起唱长长的笛。呼啸而过,自己一个走一个想一个人发呆。心里默念着吕叶韦,你也跟她走了吗?你真相信刘清烟的话么?我真是她所言的那么贱吗,我没有和常出天干什么。难道你不可原谅我和他的戏剧性拥抱象征性吻吗?你为什么走的这么突然,为什么走得如此仓促。原草心就这样默默地走、默默地徘徊、默默地胡乱的想,眼泪滴答个不停,眼前掠过来来往往的人皆是陌陌生生的客,哪有她熟悉的影子呀,想给他拨号,打开手机却合上。继续一个走一个人想一个人继续发呆。雨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凌乱的头发散发出忧伤,突然背后一双手交叉在自己的小腹前,只听到他的呢喃道:“让你受苦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她走了,真的她走了。我们是一起来的,她一个人走了,我留不下她。”
 
    “你有点懊悔,对吗?你为什么不和她走?”
 
    “有那么一点点。有圆必有缺,有盈必有亏。我选择你!”吕叶韦淡淡地呢喃着。
 
    “谢谢你的诚实,告诉我你到底会爱我多久。”
 
    “爱你一万年!”
 
    你怎么好与猴攀比呀!为什么?你会那么贪厌,偏偏要爱我一万年,不是一分钟。如果仅仅一分钟能够储存我们所有的幸福,我希望我们拥有的一分钟就够了,真的?我没有说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我好累,难道你在我脑子里乱跑就不知道疲于奔命吗?我的小冤家。”
 
    原草心转过头,翘起脚尖,二人大庭广众之下轻吻在一起。是造化弄人,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最痛苦的开始。他们这一幕幕全被躲避暗处的常出天摄影在眼底里。他怎么会来到这里,因为他从林秀那儿得到消息。他咬牙切齿的恨,他决定今晚必须驱赶吕叶韦等人,他这只狼不可能再等下去。原草心忽地想起常出天
 
    本   书   完

旋涡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96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短篇集锦疯屋洞穴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宫鬼吹灯1 精绝古城催眠妈妈你冷吗堕落的灿烂苍狼之恋鬼吹灯2 龙岭迷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