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红旗下的果儿最新章节

第5部分

红旗下的果儿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20-04-01 20:21:48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大叔真辛苦兽中正寝狂欲总裁恶狼嘴里的小白兔秘书的成长之路都市猛男俊男火辣辣
5。分裂(8)
 
    张红旗想到,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大概类似于最好的赛马和最好的骑师。看起来马儿无需敦促,自由奔跑就可以,但其实它的路线、奔跑的方式都被设定好了。骑师则只需在上面欣赏训练的成果。当然,骑师很尊重赛马,但如果它是一匹野马,还会获得相应的待遇吗?
 
    张红旗觉得自己很想反对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反对什么。这才是她有苦难言的地方。
 
    同样有苦难言的还有和陈星的对话。她明明是想问这个问题的:“你和沈琼真的不在一起了吗?”为什么想问,她不知道,但后来为什么制止自己去问,却是很清楚的——这个问题太有打探小道消息的意味了,无聊。
 
    感兴趣的不能问,这是不是“被设定好的东西”又在起作用呢?念及此,张红旗更不愉快了。
 
    而此时,陈星走在回家的路上,却萌发了“生活很奇妙”的念头。按理说,张红旗是一个最冷淡的人,也是最看不起他的人,但在他情绪低迷的时候,却总是她让他感到了温暖。上次在派出所是如此,这次也如此。张红旗送来的温暖,有点像组织“送温暖”的活动。组织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东西,没有感情的东西会真心温暖谁呢?但温暖送来了。温暖吗?温暖。
 
    陈星带着一丝温暖回到了家,从二楼的窗户爬了上去。但是刚一进屋,却看见自己的床上赫然坐着两个人。他们就那么在黑暗中静默着,也不开灯。他扭亮台灯,看清父母压抑着怒气的脸。
 
    “你去做什么了?”母亲问他。
 
    “出去走走。”陈星说。
 
    母亲指指墙上的石英钟说:“你走了多久了?”
 
    陈星看看钟,已经夜里一点多了。看来今天走得太远了。他盘算,他们可能是起夜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在的。这种情况,他最好还是不要说谎。
 
    于是他诚实地说:“很久了,不到十一点就出去了。”
 
    父母铁青着脸,仿佛被气得拒绝说话了。于是陈星只好等着。他坐到椅子上,垂着手和父母对视。
 
    过了很久,母亲才说:“求求你替我们考个大学吧——我们丢不起那个人。”
 
    “求求你们替我找个大学吧——我丢不起那个人。”在这个夜晚的另一个地方,也有一场家庭会议正在召开。小北哭丧着脸,对他的父母说。
 
    和陈星掰了以后,小北猛然对生活其他方面充满了欲望。过去他太痴迷于两个人的流氓小团伙了,可到头来,竟然说掰就掰,真是他妈的太亏了,我得从别的地方补回来。
 
    一个流氓要是主流起来,能让主流的人都感到r麻。小北现在就是这样。他的父母给老师打过电话,询问儿子最近的表现,而老师居然支支吾吾地不知说什么好了。最后她对小北的父母说:“他这两天真是太好了。所以我建议你们要密切观察他。”
 
    而小北回家以后,开宗明义地提出“找大学”的要求,这说明他还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奢望靠假用功和真拍马p考上大学。听到儿子的要求,小北的父亲哼哼冷笑了几声:“你以前g嘛去了?现在着急了?”
 
    小北的父亲是个贾政式的父亲,他从来没对儿子有过好脸s。但正因为此,小北也知道,父亲拿自己其实是没办法的。他歪着脸对父亲说:“您总得给我一个迷途知返的机会吧!”
 
    小北的父亲又哼哼冷笑了几声:“那你说说,你想上什么大学,你想让我们给你找个什么样的大学?”
 
    5。分裂(9)
 
    小北顺竿爬地说:“您定,您定。”
 
    小北的母亲倒是很高兴,她还欣喜地给儿子讲了一个圣经故事:“从前,有一个葡萄园主人,他找了很多人给他做工。早上开始上班的,给一块钱,晚上开始上班的,也给一块钱。为什么不同工却同酬呢?因为在向善学好这方面,是没有先后顺序的!”
 
    小北说:“是啊,是啊!你们快点帮我合计合计吧!”
 
    但在“找大学”的问题上,他的父母又出现了分歧。按照父亲的想法,应该找一所军校,把小北扔进去,和那些战士出身的学员们一起锻炼几年。小北没说什么,眼巴巴地看着母亲。母亲刚开始不说话,他便提醒道:“听说那里每天早上都要出c,学生像狗一样在前面跑,教官骑着摩托车追,谁落后了,就要挨一闷g。”
 
    他可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让做妈妈的没法不心软。他母亲是一个过气的女高音歌唱家,此时以艺术家特有的天真问他父亲:“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人道?”小北的父亲气得手又痒痒了,拍着桌子说:“咱们倒是拿他当人,这些年他g什么人事儿了?”
 
    “他又g什么不是人事儿了?”小北的母亲生气了,针锋相对起来,“自己的儿子什么都不好,对吧?他就该让你们这些大老粗打吗?就算你把他扔到军校里,他将来能有什么出路,能g到什么级别?他这么一个天真的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些一心钻营的农村兵?”
 
    小北的父亲开始怒吼:“我就是一个一心钻营的农村兵!怎么啦?”
 
    “你是,我儿子不是!”
 
    “那你说,大学考不上,军校不想上,他能g什么?真可惜,国家没开设一所流氓大学。”
 
    “什么叫流氓大学?你说的是什么话?我看小北很适合学艺术。”
 
    母亲话音刚落,小北立刻眉开眼笑了:“对呀,您不是跟艺术院校很熟吗?”
 
    第二天,小北就不给老师准备胖大海了。他堂而皇之地自己喝了起来。杯子里不仅有胖大海,还放了冰糖、枸杞、、银耳,乃至于一钱人参须子。他捧着这杯无奇不有的养生饮料对同学们说:“这是专业的喝法,中央音乐学院那帮人都这样。我得保护嗓子啊,我要考声乐系了——你听听我这胸腔共鸣。”
 
    一直到艺术特长生开始初试,同学们也没听过小北唱过一嗓子,倒是一天到晚领略他嘴里的文艺界风情。刚开始,小北告诉大家,音乐学院里人人都穿白衬衫燕尾服,体重二百斤以上——“俄罗斯功勋演员见过么?”
 
    同学们说:“功勋演员没见过,动物园的企鹅倒是见过
 
    两个人瞪了很久的眼睛,还是古力重新开口
 
章节目录 第6部分
 
    6。为了婆子,为了兄弟(5)
 
    但最后,他也停了下来,口g舌燥地看着古力。他怀疑自己的黄s描写让古力听出了。他甚至怀疑古力了。
 
    两个人瞪了很久的眼睛,还是古力重新开口。他反而问小北:“你说我废不废了你?”
 
    这种征求意见的口吻,让小北也无所适从了。他茫然地瞪着眼睛,透过一块红布看天空,好像废不废了自己,是一个棘手的哲学问题。
 
    又过了半天,古力催促他:“你说,到底废不废?”
 
    小北犹犹豫豫地说:“那还是——别废了?”
 
    古力又陷入了僵局。听不听从小北的意见,又成了一个两难的处境。他妈的,他不是早就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亡命之徒了吗?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软了?作为一个大痞,古力深深地痛恨起自己来。但他正在犹豫着,忽然听到背后有人低沉地叫了一声:“古力。”
 
    古力一回头,看见了陈星。陈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抡起一根铁g子,搂头盖脸地打了过来。古力抬手一挡,“咔嚓”一声,菜刀掉到了地上。他的小臂被打断了。
 
    两个月后,小北作为考生,出现在音乐学院的考场外。夏意已经很浓了,葡萄架是深绿的,满天都是知了的叫声。长廊上挤满了“搞艺术”的男女青年,一个比一个劲儿劲儿的,恨不得每说一句话都夹着g门,从脚跟子往上提气。在这些人里,小北是那么与众不同。他穿着又脏又破的大背心,垂着脑袋坐在石凳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大热天,他头上还戴着一顶条绒鸭舌帽。
 
    父母的关系到底起了作用,虽然声乐系演奏系别指望了,但录音系还是没问题。可这时,小北反而又哭着闹着不想上大学了。最后还是他父亲狠狠给了他一顿板儿带,把他捆到了考场。
 
    来了以后,小北的态度更让所有人下不来台。
 
    进了考场,他嘴上仍然叼着一根香烟。考官们立刻皱起了眉头,但小北视若无睹,他走到钢琴前,把燃着的烟立在钢琴上。一缕孤烟袅袅上升,仿佛正在祭奠某个人。
 
    之前忘了介绍,小北是会弹钢琴的,而且是艺术家妈妈手把手教的童子功。多年不出手,却功力犹存。他演奏的是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片段,这曲子难度不大,但要求激情。情绪小北是有的,他在钢琴上摇头晃脑,进而龇牙咧嘴,进而蹦了起来,一边弹一边浑身哆嗦。很明显,他的激情失了控,所弹的乐曲也乱了套,任意地延长某个音、缩短某个音,不该发力的地方一律疯狂发力,而且几乎不要手指了,把手像榔头一样孤注一掷地夯下去。到最后,他甚至连演奏的是什么都忘了,不知在哪儿一转,就不是《第一钢琴协奏曲》了,变成了《扬鞭催马运粮忙》。那是崔健在一场摇滚乐演唱会上引用的旋律,小北又把它搬到了钢琴上,弹得气势磅礴,繁花似锦,歇斯底里。
 
    一曲终了,考场内长时间寂静。考官们面面相觑,他们没有被小北的琴技“镇”住,却被小北的状态“镇”住了。疯疯癫癫的学生,音乐学院里见多了,但报考的时候就这么疯癫的还真是前无古人。
 
    而且小北的态度让考官们很“难做”:他家从上面找了人,打了招呼,这是都知道的。但正因为有关系,才应该收敛一点,这道理家长没教过吗?
 
    而小北弹完,精神状态立刻从亢奋转入了萎靡。转变之快,好像一个大烟鬼突然犯瘾了。他睡眼惺忪,打个哈欠,离开了考场。走到门口时,他还摘下条绒帽子,对考官们鞠了个躬。这下,大家都看到了小北头顶的奇观:正中央的头发都被剃光了,粘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纱布。书包网 。 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6。为了婆子,为了兄弟(6)
 
    “你们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脑袋让人打坏了。”小北最后说。
 
    出了考场,他戴上帽子,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他像个受了委屈的孱弱小孩,抽着鼻子哭。周围的人对他侧目而视,大家都相信他脑袋是真的被打坏了。
 
    只有小北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他在想念他的好兄弟陈星。他还能考大学,还能自由自在地犯浑,但陈星在哪儿呢?陈星在拘留所里呢。当初,是他口口声声地叫唤,要和陈星“掰了”,而在危难时刻,为他挺身而出的是谁?是陈星。
 
    周围的人随即看到了小北更加癫狂的举动。他忽然仰天长啸,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我他妈还是人吗?”喊完,他不走正门,而是向一堵墙冲了过去。那架势把大家吓坏了,以为小北活腻歪了,要玩儿一把怒撞李陵碑。
 
    然而众人眼前一恍惚,没有看见小北脑浆飞溅,却发现他像猫一样窜上了墙头。这时的小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找陈星!可是他正被家人24小时监控着,现在,父亲的车还等在音乐学院门口呢!因此要想逃脱,只有翻墙。
 
    他在墙那头一落地,立刻撒丫子狂奔。希望父亲没察觉他这一手,否则,老头子狂怒之下,没准儿会狂踩奥迪车的油门,把他再撞回医院去。跑出了两条街,他才把手撑在膝盖上,吐着舌头喘气。下一步该去哪儿呢?他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连陈星被关在哪儿都不知道。
 
    好在小北脑袋并没真被打傻,他灵机一动,奔向派出所,去找那个爱听相声的警察。
 
    现在警察跟他们已经算是朋友了。这桩案子也是他经的手,半个月前,当小北还在医院床上流着哈喇子,警察就去走访过他。
 
    当时小北恰巧刚刚醒来,他往左一看,看见了自己的父亲,便煽情地说:“我觉得我快要死啦!”
 
    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父亲却连一点温暖也没露出来,他铁青着脸说:“那你就快点死吧!”
 
    小北一纳闷,往右边一看,正好看见了警察。刚一回到人间就要j代情况,任务还真是他妈的繁忙。事到如今,也什么都瞒不过去了,小北只好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从和大眼妹妹通j,到和古力冤家路窄,再到陈星神兵天降。他还口吃不清地强调:陈星这次可真算见义勇为,我就是证人。
 
    而父亲听了小北g的那些事儿,早已被气得呼哧带喘了。他问小北:“j代清楚没有?”
 
    小北说:“大概清楚了。”
 
    父亲立刻吼道:“那你怎么还不去死?”他挥起一拳,打到了儿子脸上。而小北的脑袋正在脆弱时期,哪禁得住军人的重拳?“轰隆”一声,又晕了过去。
 
    警察也没见过这等严父,他目瞪口呆了片刻,反而为小北说起了好话:“不管怎么说,您儿子还是挺仗义的。现在仗义的小孩儿可不多。如果没有他作证,帮他出头那孩子很可能会判刑,而现在估计也就是一治安拘留。”
 
    父亲却也欣慰地瞥了瞥小北龇牙咧嘴的昏态:“要是连这点优点都没有,他他妈还是人吗?”
 
    “那是,军人的后代,战友情谊永不变。”
 
    可惜这些表扬,小北统统没听见。
 
    而现在找到警察,对方第一个反应就是摸摸小北的脑袋:“真是千锤百炼呀!比一般人结实多了。”
 
    听清小北的来意后,警察也欣然同意一起前往。他还说:“我们最好给他带一样礼物去。”
 
    警察带着小北,到商场给陈星买了一个收音机。这样陈星就能在“里面”听相声了。两个人坐着出租车,来到拘留所里,见到了陈星。现在的陈星,神情自然非常颓丧,而且一个眼圈还有清淤,看得出来在里面没少吃苦。但他见到故人来,还是挺高兴,接过收音机后,还给它起了一个昵称:评书宝。现在他不光爱听相声,还迷上了评书。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却对语言艺术有着那么浓厚的兴趣。
 
    因为警察的关系,陈星和小北不必隔着铁窗相见。小北忽然又哭了,他流着眼泪说:“你现在还把我当兄弟吗?”
 
    陈星说:“我一直是把你当兄弟的。”
 
    小北紧紧地和陈星拥抱了一下。这时,陈星小声说:“还得告诉你一件事。”
 
    小北说:“什么事?”
 
    陈星说:“我他妈的真不是y痿。我平常都能的,每天早上都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和沈琼就y痿了。”
 
    小北激动地拍着陈星的背说:“我发誓,就算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能让你硬起来,我也要为你找到她!”
 
    抒发完感情,他们便陪着陈星回去。走到看守所里的一片空地上,忽然有一个年纪很小的犯人凑了过来。他拎着一只便桶,哭丧着脸说:“星哥,你去哪儿啦?”
 
    小北看看那家伙,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陈星说:“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狱友,她姐是张红旗。”红旗下的果儿
 
    7。大学与养j场(1)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商务印书馆,《新华字典》第9版,673页。
 
    这是那时候高中生都学过的一个例句,其作用是教大家正确地使用分号和冒号。高中课本里的东西,陈星几乎什么也没记住,但这句话却会不时从脑海里冒出来。每次想起,他都感到这句话很可笑。他甚至认为,这句话的作者真是他妈的一个幽默大师。
 
    现在的陈星头发很长,个子又长高了一些,站在人群里很显眼。几个月来,他一直都穿着一件灰s的帆布外套,并且从未洗过。不仅是外套,连他的脸都给人脏乎乎的感觉。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杂牌大学生,倒像一个热衷于钻山d、过草原的无所事事的旅行家。
 
    他的父母把他塞进了一所民办大学。他们坦白地说:“倒不是指望你能学到什么,就是怕你混到街上去,再惹什么祸。”于是陈星就背着破书包,骑了二十公里的自行车,到昌平的学校去报到。蹬到那里的时候,他的脖子上粘了一片结晶盐,两条腿直打晃。
 
    他带着沧桑的表情走进了新学校。他想,他是有资格沧桑一下的。这个年纪的孩子里,有几个进过那么多次派出所,而且还被正式刑事拘留过呢?
 
    前来报到的学生66续续地进屋,找地儿落座。最后出现的是一个个子极其矮小的男生,大概只有一米六出头,而且长了一张非常苦、倒了八辈子霉似的脸。他刚一进门,教室里的几个家伙立刻笑了起来。
 
    那男生的样子确实有点滑稽:如此矮的人,却背着一个如此之大、光直径就有两米的包袱——那装着什么呀,他不会带了十条棉被来上学吧?小山一样的包袱压在肩上,几乎把他的人都埋进去一半。
 
    “这里是不是xx大学?”那男生c着一口纯正的河南腔问。
 
    几个痞里痞气的学生笑得更欢了。有时候人的关系确立得就是这么快:某些人刚一露面,就被放到了被取笑对象的位置上,永世不得翻身。
 
    河南男生背着大包袱,像一只蜗牛一样,缓慢地往教室后排挪动。一不小心,他的包袱就蹭到了某个人的脑袋。那家伙立刻用东北话大叫了起来:“你他妈看不见人呀?”
 
    河南男生马上转过去,谦恭地道歉,上半身被大包袱压得更深了:“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这一转身,包袱又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另一个人。于是,一个山东话又响了起来:“知错不改呀?”
 
    河南男生便再回头,继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一会儿功夫,他已经四面八方地转了两圈,说了无数句对不起。大家可算找到了乐子,纷纷粗声粗气地呵斥他。就连隔得很远,根本不可能被包袱蹭到的家伙都要加入进来:“你眼瞎啦?”
 
    河南人四面楚歌,连动都不敢动了。取笑他的家伙更来劲了,纷纷拍打他的大包袱,教室里充满了“嘭嘭嘭”的声音。
 
    他们问他:“你不会背了一个妹子来吧?”
 
    陈星很为这个河南人难过。看来他注定要沦为那些顽劣的学生的玩具了。过去,小北也总是戏弄班上的几个老实孩子,只不过和那种小玩闹比起来,民办大学的学生无疑要粗野得多。河南人的大学生涯显然是一片黑暗。
 
    河南人被欺负的时候,班上其他人都不敢发言。大家只是静静地看着,还有人露出庆幸的神s。最后,还是陈星看不下去了。他站起来,走过去,抓住河南人的大包袱,把它举了起来。书包 网 。 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7。大学与养j场(2)
 
    “举高点儿就碰不着人了。”陈星对河南人说。
 
    接着,他又朝教室后面撇撇眼:“我旁边还有一空座儿。”
 
    河南人低眉顺眼地跟着陈星,走到座位坐下,才算结束了这场闹剧。陈星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河南人的大包袱放到教室后面的墙角。他也一直低着头,没去看那些欺负河南人的家伙。他知道,那些家伙肯定会对他不满。这可算当众不给他们“面儿”啊!
 
    在新环境里,他不想逞威风,但也不愿甘当弱者。而现在,陈星还不想与那些家伙有正面冲突。
 
    和学生相比,更荒唐的是大学本身。
 
    大家很快发现,半个月以前,这里可能还不是一所学校,而是一所养j场。没有开玩笑,就是那种生产jr和j蛋的工厂。教室是大铁棚改建的,宿舍是杀j和褪毛的车间。整个学校弥漫着一股j屎味儿,很多角落还有没来得及清理的j毛。学生们立刻抗议起来,他们c着各地方言说:“我们不是来做j的!”
 
    “也没指望你们下蛋。”学校的老师回答说:“放心,国家承认学历——如果你们能通过自考的话。”
 
    大家来自天南地北,现在却只得在这里安顿下来。也许因为无数只j的冤魂在宿舍里飘荡,第一天晚上,他们根本无法入睡,到了后半夜,g脆聊起天来,聊天的主题是自我介绍。几个顽劣之徒都渴望建立威信,他们尽力把自己说成真正的地痞流氓。
 
    说着说着,他们不免攀比起来,第一个人声称用菜刀砍过人,那么第二个人一定要用斧子,第三个就要用电锯。幸亏一个宿舍只有十六个人,否则说到最后,肯定会冒出炸药包来的,而第六个家伙已经声称他在老家藏了一把五四式手枪了。
 
    因为工厂改造成的校舍根本不隔音,一个宿舍聒噪起来,旁边的宿舍也没法睡。渐渐地,整个学校的人都在说话。每个宿舍都冒出一两个在逃犯,有些人言之凿凿,说自己正在被警方通缉——你们可以去查。他们还宣布,到这儿来根本不是上大学的,而是为了找个地方“避避风头”。这些家伙的自我介绍固然真假难辨,但已经让别的学生寝不安眠了。大多数还是老实人,沦落到这地方只是因为前两年没好好学习,或者好好学习了,却没有效果。
 
    最有意思的还是那个矮小的河南人。他和陈星分在了同一间宿舍,晚上铺床的时候,他忽然抱着一只厚厚的海绵垫子过来,不由分说,把它垫在了陈星的褥子底下。
 
    “这样软些,这样软些。”他紧张地对陈星说。
 
    此时,大家才知道河南人的大包袱里装的是什么。全都是海绵垫子,足有十多张。河南人把它们一张一张地打开,逐个送给同宿舍的人,就连欺负过他的人也不例外。送到每个人的手上时,他都既纯朴又羞涩地笑着。
 
    而河南人又是从哪儿弄来这么多这玩意儿呢?陈星掀开褥子,看到海绵垫子上写着一家运输公司的名字。他想起来,这家公司的仓库好像就在学校旁边。
 
    大概是河南人在报到的路上拐了个弯儿,到仓库里偷了这些垫子。他不光自己独享,还造福了未曾谋面的新同学。他一定认为这样做,就能在新环境里混个好人缘儿吧!
 
    陈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他想,河南人真是太天真了。那些作威作福惯了的坏学生,你要是刚见面就对他们示好,他们反而会认为你很“贱”,会变本加厉地欺负你。书包 网 。 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7。大学与养j场(3)
 
    果不其然,有个家伙刚刚嘻嘻哈哈地让河南人为他铺上了海绵垫子,转脸就把半瓶汽水洒到了河南人的被子上。
 
    “你不会生气吧?”那家伙从后面捏着河南人的脖子说,那架势好像揪着一只猫。
 
    河南人讪讪地笑着,说:“大家都是兄弟,兄弟。”
 
    陈星在新环境中的状态是游移的。在新同学中间,他找不到一点共同语言。这种学校和他原来上的北京重点中学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孤独。
 
    几天里,他都早早起床,趁水房没人去刷牙洗脸,然后就在学校附近乱转。他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什么兴趣点,打发掉周一到周五的漫长时间——反正上不上课也无所谓。
 
    可是学校附近也无聊得很,都是一些人烟寥寥的破烂院子和仓库。陈星的感觉越来越麻木,心里也罩上了越来越浓的忧郁。
 
    周末回到家里去,他仍然找不到归属感。因为没有进入一所正经八百
 
    他没想到,在这一轮远行中,会遇到张红旗。

红旗下的果儿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95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大叔真辛苦兽中正寝狂欲总裁恶狼嘴里的小白兔秘书的成长之路俊男火辣辣辣辣小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