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日不升国王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日不升国王 | 作者:迷羊 | 更新时间:2020-03-23 18:45:26
推荐阅读:圣女大叔也修真凡人如卿穿越到只有雄兽的世界阎王的新娘半月湖公主神女也疯狂沙漠传奇百炼成仙
最近频频让臣子们赞叹的国王,令人遗憾的故态复萌了。日不升国王又回来了。曾经一度消失的舞会通宵达旦地在罗伦斯的皇g展开,甚至比从前更不顾后果。美女和烈酒充斥皇g。「陛下总算又举办舞会了。」「这一阵子好无聊,我们好久没有被召见了呢。」「可是,为什麽陛下都不宠幸我们呢,只是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好无趣啊。」「对啊,陛下整个人都变了呢。」美女们偷看着容色憔阵,只顾着借酒消愁的国王,窃窃私语,「陛下好像心情很不好呢。」「大概是因为汉弥顿公爵要出征了吧。」刺耳的名字忽然传进耳里。虽然美女们私语的声音很低,但那个男人的名字,却像尖锐的针一样扎在国王的伤口上。「住口!」国王把手里的酒杯哐当一下丢在地上,无法控制住情绪地怒吼,「不许提这个名字!不许提!」美女们吓得全部从椅子上跳起来,惊恐地下跪。「陛下……」她们不知道自己哪里触怒了国王。一向喜欢和她们调笑的陛下,为什么和从前一点也不一样了?居高临下看着簌簌发抖的美女们,国王才知道自己又失控了。「不许你们……提起……提起他的名字……」艰难地把命令说出口,国王颓然坐回宝座。好痛苦。没办法,不管举办多少舞会,有多少美女围绕,喝多少酒,都没办法。心痛到,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无法说出口。汉弥顿公爵,这简单的五个字,像让他痛苦到死又无法摆脱的咒语。到现在都无法相信,他抛弃了自己。汉弥顿……皇g一片死寂。美女们都知道国王的情绪不佳,个个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谈笑闲聊。过了很久,不断喝酒的国王才半醉着想起刚才听到的话。——大概是因为汉弥顿公爵要出征了吧……出征?喝得迷糊的国王,好一会才意识到这个词语代表什么。出征?!汉弥顿要出征?醉意一下子全飞走了。「你,你过来。」国王指着刚才说话的美女,不安地问,「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讲一次,谁要出征了?」「陛下……」美女胆怯地偷看他一眼。汉弥顿公爵这个名字,国ang-gang刚才咆哮着下令不许提起啊。「快说!」焦急万分的国王怒吼起来,把美女吓得直打哆嗦。「是是……我听说是……是汉弥顿公爵他……他要出征了。」「什么?这……这是真的?」国王的身体猛然僵硬了。「是真的,汉弥顿公爵要离开都城,带领军队出征,今天就已经出发了,而且,公爵离开的时候,还有很多大臣和百姓去送……」呼吸一下子停住了。看着美女的嘴一开一合,国王g本不知道她后面说了些什么。唯一印在脑海的,只有那一句。汉弥顿公爵带领军队出征,今天就已经出发。今天就已经出发……不。不不不!不可以!菲斯特,你怎么可以这样?日复一日,我过着比以往更荒唐的日子。就是盼望将来有一天,你会冲进皇g,当面痛斥我这个昏君。那样……起码我还能再见你一面。但现在……你竟然讨厌到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见,就无情地离开?你就这么讨厌我,讨厌到要领兵出征,离我越远越好吗?不要,我不要!菲斯特!你不要丢下我!心被拉扯着狠狠发痛。想到那男人丢下他,已经踏上离开的征程,那种噬心的痛苦让国王无法再骄傲地继续待在皇g里了。不!菲斯特,我的菲斯特,你不要走!国王在心底呐喊着,猛然跳起来,丢下满g的美女,疯了似的冲出皇g——离都城不到十五里的大路上,汉弥顿公爵坐在马车里,心情沉重。和国王决裂以来,心情就一直这样,y霾密布,没有一刻舒畅。好想忘记那个不值得他继续爱下去,可恶又不争气的国王。但脑海里晃动的那张流泪的美丽脸庞,挥之不去。为什么?汉弥顿,你可不是这样意志不坚定的人啊!国王的本x,难道你还没有看透吗?为什么还总想再给予他机会,明明知道,他就是那种错了一次又一次,永远都不会悔改的人!你要失望多少次才够?你才离开了几天,他又开始不分昼夜的玩乐,把所有美女召进皇g了!狠狠的责备自己的不坚定,但是,还是每个夜晚都会梦见那个可恶的人。他的笑容,他好奇的表情,他欢欣喜悦的模样,他在怀里呻吟的媚态……疯狂地思念着国王,汉弥顿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离开,迟早有一天,他会冲进皇g,再次把那个他说过一千遍一万遍不原谅的人抱进怀里,狠狠占有他雪白的身体。汉弥顿下定决心,要借这次出征的机会,忘记那个让他一直牵肠挂肚的国王。虽然,离开都城的每一步,都走得很痛苦,很痛苦。「菲斯特!」记忆中的声音忽然在风声中隐隐传来,汉弥顿公爵浑身一震。摇摇头。不可能,这时候怎么可能有人这样叫他的名字。自己一定是太思念那个人的声音了。真不争气,到了离皇g这么远的地方,还无法切断对他的思念。「菲斯特——!」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菲斯特!」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蹄声,越来越清晰。「公爵大人,是国王陛下!」马车外的士兵叫嚷起来。汉弥顿猛然一震,本能地想打开车门冲出去。下一刻,用尽全力地遏制住自己的冲动。不许动摇!你怎么可以又心软?不是说了要远远离开这个让你又爱又恨的国王了吗?「菲斯特!菲斯特!」一路骑马狂奔的国王,终于气喘吁吁地赶上公爵的马车,「菲斯特!」汉弥顿公爵命令马车停下,打开车门,用能够装出的最冷淡的眼神看着国王,「陛下这样匆匆赶来,有什么要紧事吗?」面对这样的冷淡,一腔热血赶来的国王,好像一下子掉进冰窟窿里。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都不翼而飞了。「我……我是来……」求你不要去出征,不要离开我……面对着深爱的男人,已经被狠狠伤害过的国王没办法说出心里的话,躲避着公爵看不出任何热情的冰冷目光,颤抖着双唇说,「本王……是来……送行的。」「送行是吗?多谢陛下的盛情,臣感激不尽。」「菲斯特……」「陛下和臣子说话,不需要使用这么亲密的称呼,以后请称臣为汉弥顿公爵。」看见男人打算关上马车的车门,国王连忙叫起来,「等一下!」「还有什么事吗?陛下。」「菲……汉弥顿公爵,我……我想再送你一程……」汉弥顿公爵冷冷地说,「送到这里已经够了,臣还要赶着出征,陛下请回吧。」「可…可是我……」「陛下请回吧,皇g的舞会和美女正等着你呢。」不等国王把话说完,汉弥顿公爵绝决地关上车门,吩咐继续上路。马车的轮子又滚动起来。菲斯特……国王看着远去的马车,泪水在眼眶里打滚。不要走,求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求求你!越走越远的马车,车轮像辗过国王脆弱的心。菲斯特,我的心好疼,你回头看看我。不要离开我……越走越远的马车,车轮像碾过国王脆弱的心。菲斯特,我的心好疼,你回头看着我。不要离开我……他忍不住想跟上去,但是想到男人严厉的脸,又不敢再次走到马车跟前。只能躲躲闪闪地骑着马,沿着大路旁边的树荫,悄悄跟在马车后面。菲斯特,哪怕让我再多看你一眼也好……「嗯?国王陛下好像跟着我们啊。」马车外的士兵的声音,引起汉弥顿公爵的注意。陛下,他跟着我的马车?想打开马车的窗口往外看,但硬生生停住了。不要动摇,这只是他又一次哀兵之计。每次看见他可怜兮兮的样子,自己就会神志不清的心软,这次绝不能再这样!只要不理会他,他就会自己回去了。被国君鬼鬼祟祟地跟踪,实在太不平常了。士兵忍不住来到马车外,向汉弥顿公爵请示,「公爵大人,国王陛下他似乎一直跟着您的马车,是不是请您……」「国王陛下要干什么,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马车里传来不同寻常的低吼,让士兵吓了了一跳,「我们这些臣子,没权力干涉陛下的所作所为。」「可是陛下他……」「他爱跟就跟,本公爵不予理会。继续保持前进速度,现在一切以按时到达出征地为第一要务。」「是。」马车不断前进,汉弥顿公爵在马车里,开始坐立不安。陛下……还在跟着马车吗?应该走了吧?以他那种没毅力又懒惰的个x,皇g里还有他最爱的舞会和美女,一定早就放弃地回都城了。终于忍不住,打开一点窗,往外偷偷地看。入目的身影,让他的心猛然抽疼。那个可恶的国王,怎么会给人这么憔悴的感觉?骑着马,在旁边的树林里苦苦追着马车。汉弥顿对自己说只看一眼的,但目光定在那个人身上后,再也挪不开了。不长眼的树枝会刮伤他白嫩的肌肤吗?骑这么久的马,会累坏他吗?不要再跟着了。快点回去,不要再跟在我的马车后面,天快黑了啊,你这个小笨蛋。他在心底默默喊着。但国王还是锲而不舍地跟着,跟着……「下雨了!」外面的士兵忽然叫起来。果然,开始下雨了。天上响动雷声。看着心爱的国王在雨里还执拗地痴痴跟着马车,汉弥顿冷硬的心猛地揪起来。为什么还跟着?为什么还不回去?你明明就不在乎我的心情,不在乎我对你的感觉,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让我难过,让我失望。为什么,你还要紧紧跟着我?下雨了啊!熟悉的身影在雨点中显得更虚弱,亦步亦趋的样子让人心脏狂痛。汉弥顿公爵怎么舍得自己心爱的国王这样受苦?他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推开窗户对着树林那边大喊,「不要再跟着马车了!已经下雨了,你没发现吗?」轰!天上猛然一下巨响。电光在树林中一闪,大树被劈成两半,倒在地上,发出恐怖的响声。国王的骏马嘶叫一声,发疯似地狂奔。「啊!陛下的马惊蹄了!」「陛下!」目睹这一切的汉弥顿大叫一声,冲出马车,翻身跳上一匹骏马,狂追而去——天啊!他真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明明知道下雨的时候树林很危险,竟然还让他的国王继续淋雨跟着他的马车。汉弥顿,你这个没人x的畜牲!他是国王,是你心爱的国王啊!你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面前?汉弥顿疯狂地拉动马缰,紧追惊蹄的国王的骏马。「啊!啊!菲斯特!救我!」骏马狂x大发地在树林中乱冲,国王吓得只能握住缰绳,叫着他唯一信任的男人的名字。「陛下!不要怕!我来救你!」身后熟悉的声音,让国王心头狂震,惊喜交加地回头,「菲斯特?是你吗?太好了!你快来救……啊啊啊啊!」骑着的骏马在面前遇到障碍,猛然嘶叫着直立起来——只顾着回头张望公爵的国王一下子没抓紧马缰,从马背上惨叫一声,被狠狠甩了出去!「啊啊——」「陛下——」心上人惊恐的惨叫声让汉弥顿吓得魂飞魄散,不顾一切地从马上跃往半空,伸出双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掉下马的国王——两人抱成一团,重重滚落在被雨水打湿的草地上。汉弥顿公爵惊魂未定,用发颤的双手,捧起了那俊美的小脸,「陛下,陛下你没事吧?」「菲斯特……」卡亚尔紧闭双眼,虚弱地轻声呼唤。「我在这里!你的菲斯特在这里!」「不要走,菲斯特,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卡亚尔睁开双眼,痴痴地凝视着心爱的他,哀求地说,「求求你,没有你,我一定会死的……」「不不,不许提死这个字!我的陛下,我不会让你死的,看,此刻你不就安全地在我怀里吗?」汉弥顿泪眼婆娑,心疼地看着他心爱的国王。「那你还要丢下我离开吗?」「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再也不会丢下你!」刚刚才把他的心肝宝贝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现在就算用刀指着他的脖子,他也绝对不会再离开他心爱的国王。「真的?」卡亚尔的眼睛惊喜地睁大了。「真的。」汉弥顿公爵认真地点头。「不,我不相信,你发誓!」「好,臣以汉弥顿家族的名誉起誓,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身旁,我的陛下。」「那……」卡亚尔发亮的眼睛带着一点胆怯,试探着问,「那你还爱我吗?」经过这场生死关头,汉弥顿公爵那里还管得了什么,激动地冲口而出!「我爱你!你是我今生唯一的爱,我爱你!」卡亚尔不敢置信地呆住后,压抑多日的泪水终于决堤,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哭着抱住了心爱的男人!「呜……菲斯特……我的菲斯特!我好怕……怕你再也不爱我了……菲斯特……我爱你……你不知道你的国王有多爱你……求求你永远别再离开我……我…我——」国王眼前猛然一黑。「陛下!陛下!」汉弥顿公爵担心地抱着他狂叫起来。连续通宵达旦的借酒浇愁,又骑着快马赶上车队,接着还遇上一场吓掉半条小命的惊蹄意外。在听见了公爵对自己的深爱誓言后,欣喜若狂的国王绷紧的神经终于彻底松开,虚弱地晕倒在男人的臂弯里——尾声国王的寝g里,悄然无声。汉弥顿公爵坐在床头,紧紧握着昏睡的国王的手,痴痴地凝望着……「陛下,陛下!」韦恩公爵一听说堂弟病了,哪里还顾得了之前的不愉快,火速冲进了皇g——「又是你?」汉弥顿公爵对这个荒唐好色的草包公爵有着强烈的厌恶,一看见他来了,立刻板起脸。「陛下正在休息,请你出去。」「你有什么资格叫本爵出去?该出去的是你!」韦恩公爵愤怒地低喊,「汉弥顿,你这个混蛋!你没资格握我堂弟的手,放开他!」「我和陛下的事,轮不到你来管。」汉弥顿懒得再搭理他,拿起温热的毛巾,轻柔地擦去心爱的国王额头上的汗珠。「陛下是我最亲的兄弟,我当然要管!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你花了多少心血?为了让你刮目相看,偷偷派我去买什么麦种,我买错东西回来还狠狠骂了我一顿!我们兄弟多年的感情都是被你破坏的!结果呢?结果你这个混蛋!不分青红皂白就随便冤枉人,害我堂弟伤心得差点死掉了!你知不知道?」汉弥顿闻言心头巨震。陛下要他买的确实是麦种?是我冤枉了陛下?「天啊——我真该死!」想起他对国王说的那些绝情的话,汉弥顿公爵悔恨地恨不得杀了自己。「对,你该死!你和你那个混蛋朋友都一样该死!」想到那个玩弄他屁股的臭马夫,韦恩公爵就恨不得一剑捅死他!「不要……菲斯特!你不要走,菲斯特!」此时,国王突然尖叫着从梦中惊醒!「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宝贝。」汉弥顿心疼地一把将国王抱进怀里!「太好了,你还在……」紧紧抱住男人,满脸都是汗的国王松了一口气,虚弱地说,「菲斯特……我梦到……我梦到你又走了……」「陛下……」心疼地为他擦去脸上的汗珠,汉弥顿难过地说,「你别怕,我再也不走了。我发誓再也不会离开你的,我的陛下。」「菲斯特……」「陛下……」两人目光交缠,双唇渐渐靠近,再靠近……就在天雷即将勾动地火之际——「哇,J彩!真是J彩啊。」韦恩公爵调侃地鼓起掌!「看来有观众在,你们更加投入了。」被打断好事的国王吓了一跳,红着脸,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哼,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傢伙来干嘛?」「喂,陛下,我可是好心好意,自动送上门向你心爱的『菲斯特』解释的。」「解释就解释,叫什么『菲斯特』?『菲斯特』是你能叫的吗?本王即刻下旨,以后谁都不许直呼这三个字!违者打入死牢!」一旦打翻了醋桶,国王就又恢复到之前嚣张跋扈的模样。心肝宝贝吃醋的模样简直可爱到让人想把他一口吞下,但汉弥顿公爵还是假装为难地眨眨眼,「陛下,这恐怕有点问题……臣的父亲就是这么叫我的。」「对啊,难不成陛下想把老公爵也打入死牢?他现在可算是你公公吧。」韦恩公爵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你闭嘴!」国王脸红得都快烧起来了,气呼呼地指着他鼻子大骂!「除了老公爵外,其人都要照本王的话去做!这是王的命令!」「啧啧,醋气薰天,醋气薰天啊。我亲爱的堂弟,想当初,我们两个可是联手玩遍天下美人啊,不管再好的货色都是一起分享的。没想到……唉,现在连个名字都舍不得让你堂兄叫了,陛下真是伤透了本爵脆弱的心灵啊!呜呜呜……」看着堂兄演戏演得很开心,卡亚尔冷冷一笑,「演啊,你再演啊,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本王不只要伤了你脆弱的心,还要伤了你脆弱的屁股!」「啊啊——!陛下想对本爵纯洁的屁股做什么?」「没做什么啊,只不过本王需要一个能干的马夫,我想把菲斯特的朋友请到罗伦斯,进g来帮忙……哦,对了,那个人你也认识嘛,就是上次好好『疼爱』你的雷恩,克尔曼。」「啊啊啊!不要,千万不要!陛下千万不要把他找入g!」韦恩公爵听到那个yin-mo要到罗伦斯来,差点吓晕了过去。呜……他凋谢的小菊花好不容易才重新绽放的,陛下你不可以再辣手摧「花」啊啊啊啊。汉弥顿看到韦恩公爵脸上的惊恐,心中暗笑,故意好心地说,「陛下,韦恩公爵如此激动地kang-yi,恐怕是他自己需要一个好马夫吧。一个高贵的君王是不能夺人所爱的,我看陛下就让雷恩进公爵府帮忙『驯马』吧。」「哎呀!本王真是太chu心了!」国王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竟然不知堂兄的心意,还是我的菲斯特细心啊!就这么决定了!本王即刻下旨让雷恩?克尔曼到韦恩公爵府帮忙『驯马』!」「陛下真是太仁慈了!」汉弥顿牵起国王的手,在他手上轻轻一吻。「菲斯特的意思是我是一个好君王?」卡亚尔两眼放光地问。「陛下当然是了。」「我好高兴啊,菲斯特!」「陛下……」就在两人R麻兮兮地抱在一起,又要缠绵悱恻一番时——「啊啊啊!我受不了了!」韦恩公爵抱头大叫!「我kang-yi!我kang-yi!」「kang-yi个头!那没钱买麦种的事本王找谁kang-yi去?」国王没好气地瞪了那个罪魁祸首一眼。「哈,找钱嘛,这种小事就包在本爵身上了!」国王和汉弥顿对看了一眼。「真的?你行吗?约克的事可不能再拖了,这次你要是搞砸了,本王就直接把你送给那个马夫,让你屁股开花!」「啊啊——!不要啊!」韦恩公爵连忙大声叫嚷起来,「我保证一定把钱找到,那陛下也要保证不把那个臭马夫叫来。」「可以啊,只要你把买麦种的钱拿出来,本王就不把他叫来。」我不叫他来,菲斯特可以叫他来啊,这可不算说谎吧。国王暗自窃笑。「好,一言为定。本爵会自费举办一个募款舞会,募得的款项会全部捐给约克,不过……嘿嘿,到时候要请亲爱的堂弟多多配合了。」韦恩公爵心怀诡计地嘿嘿一笑。「舞会啊?嘿嘿,没问题,亲爱的堂兄。」国王也心怀诡计地嘿嘿一笑。看到两个草包兄弟嘿嘿笑个不停,汉弥顿皱了皱眉,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韦恩公爵府邸。灯火璀璨,衣香鬓影。「伯爵大人,听说今天会有一位大美人出现呢。」「是啊,听说是韦恩公爵的远房表妹,我今天就是冲着她来的。」「没错,没错,就是听说有这么一位大美人,我才舍得买这么贵的餐劵啊。」「你看看,这次来了这么多人,韦恩公爵可赚翻了。」「话可不能这么说,听说韦恩公爵是要把钱捐给约克买麦种呢。」「是吗?这我可不信。游戏人间的韦恩公爵什么时候关心起人民的生活了?」「我也是正在纳闷呢。可能是受到陛下的感召吧,你看,最近日不升国王又消失了。听说陛下每天都勤奋地上早朝呢。」「有这么勤奋的国王说来真是我们的福气啊。」「没错,没错。啊!快看,坐在韦恩公爵旁边的那位大美人应该是他表妹吧,果然是个人间尤物啊!」「我们快过去,待会儿一定一堆人抢着邀她共舞呢。」「对,尤其是陛下,万一他来了,一定没我们的份了,快走快走!」「就在众人争先恐后往美人的方向跑的时候,汉弥顿公爵却在反方向找人。奇怪,陛下人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上个厕所上到不见人影?「侍卫,又看到陛下吗?」「公爵大人,小的没有看到陛下。不过我猜想,他应该跟其他人一样,都到前厅去看美人去了。」「美人?」「是啊,是我们韦恩公爵的表妹,我刚刚有幸看到一眼,果真是人间绝色啊!」看到侍卫一副念念不忘的陶醉神态,汉弥顿的火气就直线飙升!好啊,死x不改!敢给本爵在外捏花惹草!看待会儿我怎么收拾你!汉弥顿公爵怒气冲冲地冲过去找人——在前厅沙发上盈盈而坐的美人儿是全场的目光焦点。她穿着一袭低x的黑色蕾丝礼服,身段阿娜多姿。晶莹剔透的白皙肌肤,高高梳起的如云金发,水汪汪的蓝色眼眸,加上娇艳欲滴、如玫瑰般诱人的x感双唇,真可说是夏柯尚王朝的第一美人。尤其是她冷着脸,一脸不高兴的模样,跟一般女人故作娇态截然不同,更显出她的高贵不凡。「要死了,到底还要我在这里坐多久?」美人儿不耐烦地用羽毛扇子半遮着脸,小声地问。「忍着点,卖了这么贵的餐劵,起码也要让人家看个够吧。」韦恩公爵低声回道。「闭嘴!我又不是来卖笑的。」「你g本连笑都没笑过,怎么叫卖笑?」「还敢顶嘴!要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本王需要穿着这身憋死人的衣服,坐在这里看那群色鬼流口水吗?」「陛下不是老说自己仁慈爱民吗?你就算是为约克灾民牺牲一下吧,反正被看一下又不会掉一块R?」「少说风凉话!那你自己怎么不来扮女装?」「嘿嘿,本爵长得怎么有陛下美呢?」「哼,少拍马屁!本王得走了,万一菲斯特找不到我,他一定会起疑的。」「呃……陛下,来不及了,那个人已经来了……」韦恩公爵指了指门口。「什么?」一看到正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国王吓得差点跳起来!「天啊!你、你不是说会派人拖住他吗?」「呃……一忙起来就忘了……」韦恩公爵吐了吐舌头。「死杜玛斯!你想害死我啊!」醋劲奇大无比的男人,要是发现他穿女装坐在这里让一堆男人意y,还不吵翻了天。「不怕,陛下,你快用扇子遮着脸,我掩护你逃走。」「好,我们快走!」就在两人蹑手蹑脚地准备落跑时……「韦恩公爵!」满弥顿伸手拦住了两人。卡亚尔的心脏差点蹦出x口,连忙低头用扇子牢牢遮住脸——「呃,汉弥顿公爵有事吗?」韦恩公爵也是紧张得直冒汗。万一被这个身手高强的男人发现是他出的馊主意,那他韦恩公爵可真是要倒大楣了。「你看到陛下了吗?我找了整个府邸都找不到人。」汉弥顿公爵担忧地说。「你这里有什么地道吗?」「有是有,但是——」「那快带我去看看。说不定陛下贪玩,跑到那里去了。」「哦,好,我带你去。」韦恩公爵转过头去轻声说,「表妹,那你自己去玩吧。」卡亚尔不敢出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汉弥顿公爵着急找到心爱的国王,对别人垂涎欲滴的美人儿,连看都不看一眼,有也不回地大步离开。卡亚尔眼看两人离开了,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呼,吓死人了。幸好没被菲斯特发现。就在国王转身准备离开时,一堆急色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围了过来——「嘿嘿,小表妹,你表哥不在,就让我代他陪陪你吧。」「不不,还是跟我跳支舞吧,小美人。」「跟我跳,跟我跳,我的舞技最好了。」看到这群臭男人色咪咪的样子,国王恨不得痛骂他们一顿,再一脚踹飞。但未免身份被揭穿,国王只好低下头细声地说,「不用了。我不跳舞。」「哎呀,来到舞会怎么能不跳舞呢?跳嘛,跳嘛。我先来,我先来。」「我先,我先到的。」「我才是先到的呢,我要跟小美人跳第一支舞!」众人你推我挤,吵得不可开交。啊啊啊!跳你们去死!被吵得受不了的国王用扇子狠狠敲了他们的头后,立刻转身落跑了!「哎呦!打是情,骂是爱!」「对,从没见过这么火辣的小美人,我爱死了!快追!」「我也是对她一见钟情!快追!」一群急色鬼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往花园追了过去——☆☆☆「呼呼……累死我了……」躲在一处偏僻的花丛后方,卡亚尔气喘吁吁地坐了下来。当女人真是好累,这么长又这么重的裙子,怎么穿得住啊?掀起长裙,用裙摆用力的扇了扇风,国王发誓再也不扮女人了。「本王得快去换衣服,不然被菲斯特看见,我就完蛋了!」「你是完蛋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胆小的国王举目四望却看不到半个人影,吓得浑身发抖,腿软到站不起来——「呜……有鬼……」菲斯特救救我!「小笨蛋!是我!」花丛后方的一小块墙壁突然翻了过来,站在地道口的男人正是汉弥顿公爵。「菲斯特!你、你怎么在那里?」卡亚尔简直看得目瞪口呆。「我在地道四处找你,找着找着就找到这个出口。这就叫天恢恢,疏而不漏吧。哼。」听到男人这声冷哼,国王的冷汗一下就出来了……「菲斯特……」「还不快把裙子拉好!陛下准备让所有人看见你的大腿吗?」这个该死的妖J!难道他不知道那双雪白修长的腿在月光下多么引人犯罪吗?国王脸红似火,立刻飞快地拉下裙子——「菲斯特,你别生气嘛……都是堂兄啦!都是他说如果我不扮女人就不会有人来买那种贵死人的餐劵,为了约克的灾民,本王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你要怪就怪那个没良心的堂兄好了……呜……」「哼,是这样吗?韦恩公爵?」站在汉弥顿后方的男人气愤地冲了出来,「陛下,你没义

日不升国王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93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圣女大叔也修真凡人如卿穿越到只有雄兽的世界阎王的新娘半月湖公主神女也疯狂沙漠传奇百炼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