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鲜网辣文小说 > 不安之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失忆症(七)完

不安之书 | 作者:文火煎药 | 更新时间:2020-01-21 20:27:35
推荐阅读:亲亲宝贝夫君们不好惹师父,我好疼感觉我湿润你鬟华香满夜爹地的宝宝性感欲奴双生子的玩具兽奴的幸福生活S系双胞胎
 
章节目录 失忆症(七)完
 
    当林扶看到两人在沙发上za的时候,她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是一个暴雨天,电闪雷鸣,这种天气是上天要降灾的,上帝要惩罚那些罪孽深重的人,所以降下滚滚天雷。
 
    那天她刚下班回家,她像往常一样左转钥匙,吧嗒一声,门锁就开了。可她进门,看到的却是丈夫和nv儿ch11u0交叠的身t,耳边还回荡着羞人的y哦。
 
    她突然回忆起丈夫和nv儿亲密的种种,可她每次都告诉自己nv儿只是b较依赖丈夫,可她没有想到,亲生父nv早已暗通款曲。她想起丈夫对自己的嫌弃——他们已经分房睡很久了,而她的nv儿,她也和nv儿生了嫌隙,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早熟的nv儿了。她很早就辍学了,她没读过多少书,她和热ai文学艺术的丈夫没有丝毫的共同话题。她漂亮的书架上空空如也,只有一本烹饪书,因为她听说,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不过她一样没抓着就是了。所以她在文艺这一方面刻意地培养nv儿,以弥补她的遗憾。丈夫和nv儿经常一起取笑她,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文绉绉的话。她当时竟还可笑地觉得是幸福的,现在想来,不知道他们包含了多大的恶意。
 
    她在传统而保守的家庭中长大,父nv1uanlun在她看来是惊世骇俗的,她不忍心揭发他们,可她又迈不过心里一道1un1i的城墙。于是她想到了si,si是解脱的唯一方法,她si了,她就不用在忍受内心道德的谴责,也再也没有人,会知道nv儿和丈夫的秘密。
 
    她想起一个叫南津街的地方,那条路偏僻,路窄弯急。几乎没有行人,一辆辆经过的,全是大货车。她想,只要撞那么一下,她就解脱了。就算一下撞不si,也会被那么多来来往往的重吨货车给碾si。于是,她冲了出去,正好有一辆大货车向她驶来,她看着驾驶员,是一个有着狂野刀疤的壮汉,她心里向他道歉,为他祈求祝愿,她流着泪,轻轻地对他说“对不起”。她看见司机猛踩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去意已决,往前更走几步……
 
    后来她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什么都忘了,忘了自己,忘了丈夫和nv儿,忘了周围的一切。
 
    只是那个年轻的nv孩看着她流泪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
 
    ————————分割线——————————
 
    “你去把衣服穿上,沈未绪,我们坐下谈谈吧。”林扶对未绪说。
 
    林扶去厨房冲了两杯果汁,她从衣服的内袋里掏出一袋白se的粉末,她倒了一些进去,搅了搅,把果汁端到了桌子上。她们一边小口地喝着果汁,一边说着话。他们母nv俩多久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交谈了呢,久到林扶已经忘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沈未绪,你为什么要改成跟我姓呢?是怕我真的si了,然后以此纪念我吗?”林扶觉得,自己果然老了,年纪越大,人就越稳重,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她现在居然无b地平静。她喝一大口果汁,笑着揶揄未绪。
 
    未绪不说话,只顾低着头喝果汁。
 
    “我问你,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林扶淡淡地笑。
 
    “林挽,我记得的,妈妈的名字是林挽。”未绪乖巧地回答。
 
    是的,她是林挽,根本不是什么林扶。不过她从前确实有个妹妹叫林扶,不过林扶尚在襁褓时就夭折了。从来就没有什么姐姐为了救妹妹牺牲自己的事件,自始至终都只有林挽一个人。他们自导自演了一场大戏,把她骗的好辛苦,让她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还错怪了那个无辜的司机。她的孩子已经不是那个脆弱的、躲在她身后的小nv孩了,未绪已经开出花来,那么丰硕厚重,那么奇丽娇人。只是他们父nv俩好恶毒,连她的名字都要篡改,是连她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印记,都要一并抹去吗?
 
    不过还好,一切就快结束了。
 
    这出悲剧,就由她来收卷吧。
 
    林未绪觉得头晕眼花,她的胃里翻江倒海,她扼着自己的脖子,对着林挽瞪大了眼睛,说:“妈妈!你在里面放了什么?我好难受……”
 
    林挽笑着,眼泪也流下来,她轻柔地说:“孩子,睡吧,睡着就不痛苦了……”她一边说着这话,与此同时,林挽的鼻孔、嘴角,都有鲜血流出来。
 
    沈过的手机里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林挽发过来的——
 
    “亲ai的沈过:
 
    当你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们可能已经si了。我和未绪喝了两杯掺了东西的果汁,那个东西,是我当时害怕车祸si不了,另外准备的。没想到我失忆了哈哈!结果那东西现在居然派上了用场!我恨si你了!真的,我恨不得杀了你!你当初不ai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就为了长辈之间为儿nv订下的婚约吗?你没有良心,祸害了我,还要祸害未绪,她可是你的亲生nv儿啊,你们这是1uanlun,1uanlun!老天要惩罚你们的!不过现在都结束了,一杯果汁下去,我和未绪都解脱了。但是,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就在余生的孤独里,铭记自己的罪孽吧!我和未绪都是因为你而si的,你这种混账,si后是要下地狱的!”
 
    沈过觉得天旋地转,他根本站不稳,可是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快点回去,快点回去!他靠着这点意念向回跑,他活了三十几年,从来没有一天,像这样狼狈过。他飞快地跑着,他觉得自己在和时间赛跑,和生理的极限作斗争。他三十多年来过的都是顺风顺水的生活,他沉着、冷静、善c控,他轻易就能抓住人心。只是这一次,他觉得一切都脱轨了,他心中有可怕的预感,他这一次,是真的要付出代价了。
 
    他掏出钥匙开门,往左?往右?他突然忘记了。原来人慌到极致,是连门锁都不会开的。等他终于拉开大门冲进去时,发现未绪背对着他,侧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林挽则仰卧在沙发的另一头,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都在流血……
 
    他崩溃地呜咽,像野兽在低泣,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他觉得痛苦si了,不过他只是流泪,林挽却在流血,那她该有多么地痛苦啊……
 
    妻子为了惩罚他的罪行,杀si了自己和nv儿。
 
    留下他一个人,品尝恶果。
 
    他觉得无法呼x1,窒息的痛苦席卷了他,他绝望地大吼大叫。万念俱灰之际,他看见nv儿似乎动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已经悲痛到出现了幻觉,可是下一秒,nv儿撑着身子慢慢地坐了起来。她看见母亲的惨状,已经哭不出声,只绝望地流泪。
 
    沈过觉得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他连忙掏出来,发现还是林挽定时发送的消息:
 
    “可是,就算我失忆了,我也骗不了我自己。我见到未绪的第一眼就喜欢她、心疼她,就算我不是林挽,而是林扶,我也逃脱不了ai上你的命运。si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接下来,你们一定要去一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好好地活。没有人知道,自然就没有道德的枷锁。人活着,就应该肆意一点,有一套自己的哲学,哪怕疯狂一点,也总b没有信仰的好……
 
    对了,沈过,你总是嫌弃我不ai看书,可是你知道我其实很喜欢读诗吗?
 
    最后的最后,我就用这首诗,为我们之间作一个诀别:
 
    我们多么草率地成为了孤儿。玛琳娜,
 
    这是我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大雪落在
 
    我锈迹斑斑的气管和肺叶上,
 
    说吧:今夜,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车,
 
    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
 
    我想象我们的相遇,在一场隆重的si亡背面
 
    (玫瑰的矛贯穿了他硕大的心);
 
    在一九二七年春夜,我们在国境线相遇
 
    因此错过了
 
    这个呼啸着奔向终点的世界。
 
    而今夜,你是舞曲,世界是错误。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百合花盛放
 
    ——他以他的si宣告了世纪的终结,
 
    而不是我们尴尬的生存。
 
    为什么我要对你们沉默?
 
    当华尔兹舞曲奏起的时候,我在谢幕。
 
    因为今夜,你是旋转,我是迷失。
 
    当你转换舞伴的时候,我将在世界的留言册上
 
    抹去我的名字。
 
    玛琳娜,国境线的舞会
 
    停止,大雪落向我们各自孤单的命运。
 
    我歌唱了这寒冷的春天,我歌唱了我们的废墟
 
    ……然后我又将沉默不语。”
 
    (完)
不安之书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86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亲亲宝贝夫君们不好惹师父,我好疼感觉我湿润你鬟华香满夜爹地的宝宝性感欲奴双生子的玩具S系双胞胎宝宝穿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