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跨过友情就是爱情最新章节

第十六章

跨过友情就是爱情 | 作者:浅絮绯 | 更新时间:2019-12-22 15:13:59
推荐阅读:爱我就要趁现在狠魅琤魂亲兄弟明算账四季会四方离魂倾国我的野蛮邻居薄脸皮的主动受满分恋人巧撞丘比特
☆、番外: 季一然&叶迁予篇(一)
 
    一年多以前,在季一然确定自己爱上了叶迁予后,他就做出了退出误乐圈这样的决定,只是,因为工作排得太满,让他没办法立刻兑现,原本他想再过两三年,就带着叶迁予退出,可是,叶迁予还没有等到他的承诺就消失了。叶迁予走得很急,但很理智,就好像他的出走计划了很久一般,曾经留在季一然公寓的一些物品,也被清走,一件不剩。
 
    季一然永远记得当自己回到公寓现属于叶迁予的物品消失不见,不顾自己的名人身分和刚刚归国的疲惫,找到叶迁予租住的公寓,被房东告知叶迁予已经搬家半个月时的无助。
 
    那个人走了,没有给他留下只字片语退出了他的生活,消失得彻彻底底,好像他的生命中从来没有一个叫叶迁予的出现过。
 
    那个晚上,他缩在客厅的角落里,用尽所有的力气去回想和叶迁予有的点点滴滴,在记忆里,全是叶迁予为自己的付出,而他除了一再的伤害,什么也没有为叶迁予做过。
 
    找到他。脑子里除了这三个字,什么也装不下,顾不上安排得满当当的工作,他像个疯子一样四处打听叶迁予的下落,安家、沈家、孤儿院、孙尧,甚至只要和叶迁予有一丝接触的人都被他打听了个遍,可得到的结果要么是不知道,要么就是去外地学习,可唯一共同的回答都是,不知道叶迁予到底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哈哈,叶迁予,明明大家都说你是这世上最善良的人,可是,你却做得这么绝,连一丝找寻你的机会也不留给我。
 
    之后,他因为叶迁予的失踪而情绪失常,多次未能准时赶通告,还在工作上频频出错,而引起对方的不满,经纪人找上了门,和他深深地交谈了一次。
 
    经纪人语重心长的劝慰,让季一然对自己的做所为感到羞愧,他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一再伤害喜欢他的人,现在他又伤害了喜欢他的广大歌迷,经纪人说得对,他还有责任,他会好好完成已经接下的工作,然后给大家,也是给自己一个圆满的交待。
 
    而他也正式向公司提出,工作只安排到合约到期,合约到期他将正式退出误乐圈。公司一再的规劝,做了各种各样的思想工作,可仍旧没能挽回季一然执意离开的决心,最后只得作罢。
 
    他请了沈名言出席了最后一场演唱会,他其实一直有一个期待,希望叶迁予也能出现在观众席中的某一个角落,可是,他最终还是失望了。
 
    离开乐坛后半年,他接手了父亲的公司,开始花大量人力去寻找叶迁予的下落,可惜又过去了整整一年,也没有半点消息。
 
    会接手父亲的公司,是在季锐又一次找上门。
 
    季锐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冷漠,多了一些慈爱,虽然仍旧不太善于表达,可季一然可以感觉,季锐变化很大。
 
    而也是在季锐的口中,他才知道,叶迁予一个人默默在背后为他做了多少事。
 
    季锐的身体,最近几年越来越差,叶迁予得知后,偷偷背着季一然去医院照顾,起初季锐特别不待见他,见一次赶一次,只因为他说喜欢季一然,想为季一然做些事。对于儿子被一个男人喜欢着,季锐当然反感,每每见到叶迁予从来都没有好脸色。
 
    可叶迁予也不恼,除非不在本市,否则不管工作到多晚,都会去医院看一看季锐的情况,知道季锐爱面子,想知道季一然的情况又不好意思开口,叶迁予就坐在床边自顾自的说着,季一然拍了什么广告,行了什么新歌,拍了什么杂志…都会一一向季锐讲述,有时候甚至会带来一些季一然的碟片放给季锐听。
 
    慢慢的相处下来,季锐也没那么反感叶迁予,相反的,从叶迁予的言行中,越喜欢起这个胆子有点小的男孩子。叶迁予对季锐的照...</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40
 
    的人。
 
    “予儿,予儿…”除了一遍又一遍叫着叶迁予的名字,季一然什么也做不了了。
 
    一直意气风的人,现在也只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罢了。
 
    他的爱,想要付出了,那个人却不稀罕了,伴着他的,除了痛,就只剩下殇。
 
    这就是他辜负叶迁予的下场吗?这个世界真的有报应啊。
 
    “哈哈哈哈…”
 
    整个车厢里,都充斥着季一然悲伤绝望的笑声,像个被遗弃的孩子,放肆哭泣。
 
    他的予儿,这一次,真的不要他了。
 
    叶迁予打开窗户,早晨的空气,清新甜美,伸了个懒腰,深吸几口新鲜空气,却在看到楼下停的一辆车,明显愣了一下,这片区都是平常人家住的,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高级的轿车,他记得以前季一然的那一堆车里,最受季一然偏爱的就是这款限量跑车。
 
    难道是…
 
    叶迁予嘲笑般地摇了摇头,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那个人或许早就忘记了他的存在了吧,毕竟,他对那个人来说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从自那晚遇到李惜后,他们就一直在这个出租屋里一起生活。相处久了,叶迁予现李惜其实是个性格相当活泼的人,也只有在那一晚他才看到过李惜那么痛苦的样子,从第二天早上起来,李惜就像彻底扔掉过去重新开始般,每天都是笑容满面,他以为李惜在牵强,可李惜只说了一句:“从前都是为那个人活,现在开始我要为自己活,为宝宝活,当然要笑。”
 
    叶迁予才突然觉醒,是啊,他不也一样么,从大二开始,他的世界就只围着季一然转动,所有的爱都给了季一然,甚至都忘了要去爱自己。
 
    也是从那天开始,他学着真正地放下,开始认真生活。
 
    a大毕业,又在沈安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的经历,再加上几年的艺人助理的工作经验,叶迁予找份工作也并没有多难,很快在一家不算大型的企业谋得一份助理的工作,本想让李惜在家好好待产,可李惜不肯,趁自己不在,找了个家教的工作,那时候,他才知道李惜以前是个音乐老师。
 
    两个人的同居生活就正式开始了。
 
    相处得越久,两人的感情就越好,说来也是缘分,李惜比叶迁予只小上几天,叶迁予没有亲人,就干脆认了李惜做妹妹,孩子生下来直接叫干爸。
 
    为了这个未出生的小宝贝,叶迁予很是细心准备,孩子还没出生,什么婴儿床,婴儿的小衣服,全都买好了。为此李惜经常取笑他。而叶迁予只是傻呵呵地笑。
 
    七个月以后,小宝贝出生了,是个可爱的小子。
 
    叶迁予高兴坏了,抱着自己干儿子,左看右摸的,宝贝得不得了。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叶迁予是孩子亲爸。
 
    有了小宝贝的加入,原本只有两兄妹的生活,多了许多乐趣,两个都是从来没有带过孩子的新手,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人抑马翻的,搞不懂小宝贝到底想表达什么。可慢慢地,两人慢慢捉摸出来了,哭声阵天的时候,表示小子尿了或拉了,哭声不那么宏亮的时候,就知道是小家伙饿了。
 
    孩子四个多月的时候,叶迁予已经完全懂得了怎么去照顾。
 
    叶迁予还记得是差不多半年前的那天晚上,叶迁予加班到十点才从公司出来,加班在外面叫了一份快餐,吃完他就一直口渴,才出公司没十分钟他又渴得不行,四处张望,现还有一家小商店开着,打算进去买瓶水。
 
    小商店老板是个年轻姑娘,叶迁予进去的时候,女孩正对着电脑,看得起劲,但叶迁予看她眼睛红红的,估计是看电视感动的吧。
 
    叶迁予拿上一瓶水,从包里掏出零钱,递给女孩。
 
    那女孩才从电脑中回过神,有点不好意思抹了把泪。
 
    “不好意思,没看到你进来,这水2块钱,刚好收你两块。”
 
    “什么电视剧这么感人。”叶迁予怕女孩觉得尴尬,随口就问了一句。
 
    哪知女孩子就激动了,将电脑屏幕转过来,对着他说:“看,认识他吗,季一然,没想到他居然爱的是男人。不过,他为了他的爱人要退出误乐圈了,很痴情耶,快感动死我了。”
 
    原来,女孩看的正是季一然的演唱会网络同步直播,可以让不能到场的歌迷同时互动。
 
    而屏幕上,正好是演唱会结尾,季一然和沈名言紧紧的拥抱着。
 
    有什么东西,刺进了叶迁予的心脏,密密麻麻的痛,向他袭来。
 
    快一年半了,他以为他已经将季一然深深锁在了过去,却没想到,看到这样的场景,依然觉得痛不欲生。
 
    女孩并没有察觉到叶迁予的异样,还在感伤地说:“一然为了他的爱人,都要退出误乐圈了,这是他最后一场演唱会了,太突然了,可是我都没能去到现场,好可惜。”
 
    ——是吗?最后一场演唱会么?你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吗?为了名言,你放弃了你最喜欢的事业。啊,也对,在你眼里,有什么比名言重要呢?一然,我是...</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41
 
    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没有灯光,没有笑声,有的就只有从窗外照进的月光映衬的影子。孤单如同滋长的杂草一般,迅盘剧上心头。
 
    本以为早已忘却的人,却在这样的寂静里夜里,猛然出现在脑海。
 
    ——两年了,为什么还是忘不了?呵,是我上辈子欠你的么?季一然,季一然,明明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我就是没办法不去在意你?现在的你,过得怎么样?有名言在身边的你,怎么会不快乐,我真是操心得太多了。怎么办,这样的夜晚,又开始疯狂的想念你,这样的我,要怎么一个人过下去?
 
    李惜离开以后,叶迁予退掉了原来的两室一厅,租了隔壁楼的那一室一厅,一个人住,太大反而觉得太冷清。
 
    叶迁予平时为人和善,在公司的人缘到也相当不错,虽然是小公司,工作了接近两年的时间,叶迁予的待遇也慢慢好了许多。
 
    那天,叶迁予趁空档去休息间泡茶,却意外听到同事们的对话。
 
    “真是可怜,才三岁那么小就没了父母。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哎…”同事a感叹着。
 
    “可不是,听说啊,亲戚都不愿意收留她,说她是扫把星,克死了家人呢,你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这么迷信,听了就生气。”同事B气愤道。
 
    “真是老天没眼,你们说平常那么好的人,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呢?”同事netbsp;   叶迁予推开门,现里面聚集了五个人,有男有女,都是平时待人很好的同事们。
 
    “大家在聊什么,怎么都沉着脸?”
 
    “迁予,你来啦。”
 
    几个人见叶迁予进来,又把事情重新说了一次。
 
    原来是另一个部门的同事,在上个月因为车祸去世了,一家五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小女孩,只有小女孩儿夹在中间活了下来。也不知道活下来是幸运还是不幸,小女孩儿成了亲戚们之间的皮球,谁也不愿意收养这位年仅三岁的可爱孩子,反而将她当作扫把星一样避而远之。
 
    要不是前两天这五个同事中的同事B在街上遇到那个小女孩,正好也见过她,把她暂时送进福利院,恐怕这个孩子就这样一直流浪下去,活活饿死,要么就被人贩子拐卖了。
 
    几个人今天聚在这里,就是想好好替孩子想个办法,孩子还那么小,本来因为家人的去世受了不小的刺激,如今再被亲戚如此对待,真怕孩子心里留下什么阴影。
 
    “孩子现在怎么样?”听闻小女孩的遭遇,叶迁予着急地问,他的童年,经历过同样的事,他可以完全理解小女孩现在的心情,也许她现在还不懂事,但总有一天,她会慢慢长大,会知道所有的一切。她还小,不可能永远住在福利院,总会有人收养她,叶迁予经历过那样悲惨的收养经历,他怕,如果她也遇到歹人,那该怎么办?
 
    “现在正在福利院,我去看过两次,这孩子完全都不合群了,怕是真的吓坏了。”同事B回答说。
 
    同事e灭掉手中的烟头,有些苦恼地抓抓头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好人家,收养她。”
 
    “你们看我行吗?”听了这样的提议,叶迁予连忙推举自己,就差没像个小学生一样举手示意。
 
    “你?”众人一致看向叶迁予。
 
    “嗯。”叶迁予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
 
    “可以到是可以,只是,你未必符合收养条件啊。”同事B担心,叶迁予为人是众所周知的好,大家也都知道他是个孤儿,对待孩子也一定会很好,可问题是,收养条件,叶迁予似乎不符。
 
    而大家担心得也并没错,叶迁予年仅27岁,与小女孩相差24岁,并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年满三十周岁,且收养女孩的年龄并必需相差在四十周岁以上。
 
    叶迁予垂头丧气从福利院出来,他去见过了小女孩,是个很漂亮可爱的小奶娃,只是,却没有了往日的活力,一个人呆在角落里也不跟其他人玩,叶迁予看了别提有多心疼。当即找院长谈收养的事,结果…
 
    怎么办?难道只能眼睁睁这样看着,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电话响了。
 
    “喂!”
 
    “哥,是我啦。”李惜怕叶迁予一个人寂寞,隔一两天就给给叶迁予来个电话。
 
    “嗯。”
 
    “怎么啦,怎么没精神?”
 
    叶迁予有点憋闷,就原原本本将整件事讲给了李惜听,包括自己想□□却条件不符的事。
 
    “喂,迁予,是我,万理。”万理将李惜手中的电话拿了过去。
 
    “万大哥好。”
 
    “你确定想收养她?你要想清楚了,养一个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况且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万理说出的是如果叶迁予真的收养后,面临的最大问题。
 
    “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可是,我现在连照顾她的权利都没有。”
 
    叶迁予沮丧的声音,听起来让李惜不禁心疼,她了解叶迁予的过去,更加了解叶迁予此时的想法。
 
    万理见娇妻也有些泫然...</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42
 
    迁予将小家伙举过头顶坐在自己的脖子上,乐得她咯咯直笑,宝贝开心,叶迁予也笑得开心,遇到熟稔的邻居,父女俩都嘴甜问好,一路上笑得开怀的父女俩俨然成了一道风景。
 
    自然也吸引着那道目光。
 
    季一然近乎贪婪地看着叶迁予的身影。
 
    半年多了,再一次再到叶迁予,季一然有一种晃如隔世的感觉。
 
    那个时候下定决心放叶迁予幸福,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痛到什么程度,他一直是那么要强的人,却在回到a市时,抱着季锐,哭得像个孩子。
 
    “爸,他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从7岁以后就没有季锐面前示弱过的季一然,却因为叶迁予的离开,在季锐面前情绪极度失控了两次,如果季锐还有点怀疑惑季一然是不是真的爱叶迁予,也可以肯定了。
 
    季一然以为自己可以慢慢忘记叶迁予的,可是心却一天比一天痛,一天比一天绝望,明明曾经是那么厌烦的,为什么会爱得这么深沉,感觉没有那个人的生活就再也过不下去了,哪怕用强硬的手段,哪怕将那个人美满的家庭拆散,他也想将这个人禁锢在身边,只因思念真的太重,他已经快要背负不了了。
 
    所以,他再一次来了,这一次,他决定替自己争取,哪怕要跟一个女人抢,哪怕要将叶迁予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家庭拆散,他也要把叶迁予抢回来。
 
    他不怕叶迁予会恨他,因为他会让叶迁予过得更加幸福。
 
    ——叶迁予,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这种强烈到将自我都淹没的感觉,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
 
    如果可以,他真想将叶迁予装进口袋里,时刻都带在身边,那两年的寻找与等待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力和自信,这半年多来的绝望,更是将他推进无边的深渊,他才明白,爱,真的很苦,可他却让他的予儿苦了那么多年。
 
    就算他做了许多心里建设,可真的到了叶迁予住的小区楼下,他最终还是怯步了,他该不该那自私,如果他拆散了叶迁予的家后,真的恨他,那种恨,他又是否真的承受得了?
 
    沈名言曾经说,爱一个人看着他幸福就好。季一然不得不佩服沈名言的心怀,因为换成他,根本就做不到,他试过了,才半年多他就撑不下去了,他想要叶迁予,想抱着他,想触碰他,想继续得到叶迁予的注视,想拥有叶迁予独有的温柔,想就这么一辈子将他锁在身边。
 
    强烈的占有欲驱使季一然最终下定了决心,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将叶迁予从那个女人身边夺回来。而正当他下定决心准备上楼去找人的时候,叶迁予却带着一个小女孩从隔壁楼下来,他明明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见到叶迁予和那个女人进的就是这一栋楼,还有,上次来的时候,叶迁予抱着的孩子最多不到一岁,才半年不见,怎么就看起来三四岁的样子了?半年前那个孩子虽然他隔得远远的看过,可装扮上看就知道是个男孩子,现在叶迁予抱着的那个明显是个小姑娘。
 
    季一然脑袋有点懵了,眼前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是说这个孩子不是叶迁予的,只是让他帮忙看一下?结果又听到那小女孩叫叶迁予爸爸。
 
    季一然越想越觉得想不通,掏出手机给季锐去了个电话,请他帮忙查查这半年叶迁予的情况,而他自己的脚步却一点没落下,跟着叶迁予后头去了小公园。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公园的角落,也不急着上前,看着父女俩在公园里一起玩耍,一起嘻闹,一起拍着小皮球,笑得无比幸福的模样,季一然突然觉得,所谓的家,应该就是这样的了吧。
 
    父女俩在公园玩累了,天也渐渐暗了下来,叶迁予才带着念念回小区,对于身后跟着的人,毫不知情。季一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这个叶迁予,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居然一个人就在这生活了两年半,真想打他一顿屁股。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季一然&amp;叶迁予篇(五)
 
    季一然没出声,一直跟着叶迁予上楼,半年前他清楚的记得叶迁予住的是隔壁楼,季锐那边还查出结果,但是他等不了了,赶在叶迁予关门的那一瞬间,将门用小行李包挡住。
 
    叶迁予被突然出现的包吓了一大跳,还以为遇到什么抢劫犯了。结果看清来人的脸时,完全呆愣在了原动。
 
    怎么会是他?
 
    一扇门,两个人,相对无言。
 
    一个是接近三年的分离,鼓足勇气来抢人,却在相见后又变得不知所措。
 
    另一个则是不敢相信快三年未见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以为自己眼花。
 
    “爸爸,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小念念将自己的小皮球放回原处,现叶迁予还站在门口没动,便好奇地跑了过来。
 
    “啊,就来了。”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叶迁予这会儿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有点尬尴地将手放在门把上,不知该关,还是该开。
 
    “不可以让我进去坐一坐吗?”季一然取下一直戴着的帽子和墨镜,毕竟之前是明星,即便退出了娱乐圈,有很多人...</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43
 
    远,找了家离叶迁予租处最近的住了进去。
 
    他会给叶迁予适应的时间,他也需要时间去把叶迁予身上的迷团弄明白,可这次他既然来了,得到的答案不管是什么,他都会把叶迁予带回去,不计任何手段。说他自私也好,说他蛮横也好,都无所谓,只要能把叶迁予抢回来,什么都不重要。如今的他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为了一个叫叶迁予的人,疯狂至极。
 
    九百多个日日夜夜的思念,他真的已经负荷不了了,如果说叶迁予失踪的那两年还有寻找的信念支撑着他,那这半年来,一想到叶迁予已经再也不可能属于他的绝望,每天每夜任疼痛腐蚀着自己的心,他真的被思念逼得走投无路了。
 
    为什么要爱上,为什么又要爱得那么深,为什么心不受自己控制。
 
    叶迁予这三个字,俨然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拔与不拔都是痛。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季一然&amp;叶迁予篇(六)
 
    叶迁予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无力地将背抵靠在门板上,他还没从突然见到季一然的惊讶中回过神,就被季一然的话弄得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在我以为没有你也可以很好过下去的时候,你又要来打乱我的生活?明明以为已经可以不去想你,却在见到你的时候,现自己从来没有停止过想你,季一然,我已经不求你爱我,只想远远地离开你,好好生活,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爸爸,你怎么了?”念念见叶迁予靠在门上,神色与平常大不相同,自己爬下小床,蹬蹬蹬跑到叶迁予面前,仰着小脸问。
 
    “爸爸没事。”叶迁予蹲下身,将念念抱进怀里。
 
    还好,他还有念念,他不是一个人,他现在也有家了,所以,他不会再受季一然的影响。他不会再傻傻地以季一然为中心,听之任之。
 
    凭什么季一然说回去,他就要放弃一切地跟他离开。
 
    回去?回去再看着季一然和别人恩爱吗?他只是性格胆小懦弱,但不代表他是个受虐狂,不代表他就要永远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
 
    “爸爸…”
 
    兴许是感觉到叶迁予从未有过的情绪,念念有些胆怯地叫着叶迁予,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叶迁予心疼坏了。瞧他在干什么,为了一个季一然,就失控到这个程度吗?真是没出息。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叶迁予笑着重新将念念抱上小床。
 
    “念念,来,去洗澡澡喽,洗完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亲亲她的小脸蛋,叶迁予觉得无限满足。有了念念的日子,真的很开心,何必为了那些事再伤神呢。
 
    “好!”乖乖地任叶迁予将她抱进浴室洗澡,小姑娘调皮地将泡泡抹得叶迁予满头都是,叶迁予也任她玩闹,时不时和她闹两下,整个浴室都是父女俩的嘻笑声。
 
    好不容易将小家伙哄睡了,叶迁予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季一然的那句“跟我回去”,还是那么霸道,还是那么自以为是。
 
    这一夜,没睡着的又岂止是叶迁予一个人,季一然躺在陌生的床上,臂弯里仿佛还有抱过叶迁予后留下的余温,让他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几个小时后,他收到了季锐查到的资料,才现半年前他误会得有多彻底,那个女人跟叶迁予根本没有半点关系,在半年前自己绝望离开c县后不久,那个女人就带着当初他见到的那个孩子回了d市,而现在的念念却是叶迁予领养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季一然又高兴又生气,高兴叶迁予还没有属于别人,却生气自己半年前为什么不弄清楚就这样退出,白白浪费了这些时间。
 
    来之前,他就说过,不管叶迁予有没有结婚,他都要将他抢回去,现在的他,更是没了顾虑。
 
    可他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叶迁予的原谅?
 
    想了整整一夜,季一然就想到了一招:死缠烂打!
 
    季一然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厚脸皮的时候,可为了追回心爱的人,他也只有豁出去了,将公司的事交给季锐处理,他将所有的时间用在了叶迁予身上。
 
    之后的叶迁予,每天都能看到季一然的身影。
 
    起初,叶迁予对于季一然的出现很是排斥,虽然不会恶言相向,但态度也一直是不冷不热,季一然不敢逼急了他,只是每天半强迫地接送叶迁予上下班,接送小念念上下学,却不会进屋里。
 
    一个月过了,季一然也没抱怨过一句。
 
    后来的一天,送叶迁予下班回家时,突然下起了大暴雨,叶迁予怕季一然开车回去出什么事,就让他上楼坐坐等雨停,顺便吃了晚饭,可是等到很晚,大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季一然便在客厅的沙上将就了一晚,结果这一将就,季一然就赖着不走了。
 
    叶迁予本来就不是个硬心肠的人,更何况是面对自己爱着的人,更是狠不下心,就只能自己无奈,他实在弄不明白,季一然到底要干什么?
 
    季一然没有再逼迫他,除了偶尔会突然偷亲他一...</P>

跨过友情就是爱情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82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驯汉记(上)亲兄弟明算账四季会四方离魂倾国我的野蛮邻居薄脸皮的主动受满分恋人巧撞丘比特就爱你的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