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射雕风云之受无止境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射雕风云之受无止境 | 作者:fifiya | 更新时间:2019-12-13 16:48:29
推荐阅读:快穿之尤物养成千年玄冰水浴晨光夺美记少爷的点心妲已百花深处魔魅狂情元宵姑娘穆桂英平南
65 传说中的华筝公主(上)
 
    间中小黄容来叫过一次,大约是要我们去吃饭。可显然他阿爹对吃我更感兴趣,吩咐小黄容自个儿先去,他和我等下空了再来。床又接着咯吱作响,直到月光洒到床头,照到我们汗涔涔的身躯上。
 
    我自己都射迷糊了,高潮到昏过去,醒过来,床上已经换了人。小黄容压在我后背,描摹着艳丽绽放的桃花刺青,涨大的分身在我湿滑的甬道内缓慢的打着圈。就算人不清醒,贪婪的后穴仍然把侵入的肉刃吞纳到极深处。
 
    见我醒了,小黄容加快了菗揷的度,摇摆着腰肢,狠命撞击着我的后臀,整根抽出时紧咬不放的内壁也被拖曳而出,尽根而没时,直直顶磨到乐点上。使我在连绵不断的高潮中抽搐颤抖。
 
    这一场交战以小黄容快乐地飚洒出浊液而告终,伴随着他高亢嘶吼的是咕噜噜的轰鸣。对了,我还没吃晚饭呢!
 
    小黄容心疼地揉揉我饿扁了肚子,跳下床给我弄了半锅小米粥,放了些火腿丝和碎鸡丁,洒了些葱花,又糯又香,我一口气倒了三碗进肚。填饱了肚子,倦意就上来了,困得眼皮直打架,连小黄容怎么替我收尾的,都不晓得了。
 
    第二天清早,睡得迷迷糊糊时,有丐帮弟子轻轻在外敲门。我半睁开眼,就见小黄容已经先坐起来,打着呵欠,问道,“什么事?”
 
    门外弟子恭声道,“禀帮主,前厅来了贵客,老帮主差弟子请帮主前去。”
 
    “什么贵客?”小黄容显然也没睡够,有些不大高兴。
 
    “说是西域白驼山庄的主人。”门外弟子继续回道。
 
    欧阳锋来了。这下小黄容可睡不着了。他跳起来,匆匆忙忙穿了衣服。见我睁开眼,他替我拉上被子,轻轻道,“靖哥哥你再睡会儿,我去下就来。”
 
    “哦。”我应了一声,翻个身闭上眼,继续抱着薄毯梦周公。过不了不知多久,床沿一沉,身上的薄毯就飞到角落去了。
 
    有人搂住我的腰把我扶起来,我长长伸个懒腰,半靠到他肩膀上,迷迷糊糊喊道,“克哥。”
 
    欧阳克亲亲我的额角,笑道,“大懒虫,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昨晚被折腾惨了吧?”
 
    我努力振作精神,瞅了他一眼,恩,没怎么不高兴,“还好……”
 
    他叔叔的两个贴身侍从,那对孪生兄弟站在床边,笑嘻嘻接过后面的活,替我穿戴梳洗。
 
    跟着欧阳跨出门,就看见小黄容气鼓鼓站在门外。
 
    “容儿?”我小心叫道。
 
    小黄容扁扁嘴,走过来,拉住我的手道,“靖哥哥,你早些回来。”
 
    我摸摸他的脑袋,笑道,“我暂时还不会离开襄阳,你可以随时来看我的。对吧,克哥?”
 
    欧阳克勉强点点头,但眼神分明是不欢迎谁来打扰。
 
    小黄容还待要说什么,忽然一丐帮弟子慌慌张张冲进来,“禀告帮主,蒙古大军要攻城了!”
 
    危机关头,个人恩怨先放一边。我们跟着传讯的丐帮弟子赶去城楼。路上走时才知道,刚才乞丐师傅、黄药师、欧阳锋都得了信,先赶过去了。
 
    到了城楼,大师傅和马掌教居然也在。还有许多叫不上名的武林豪杰,自愿上城楼帮助官府军队守城。"
 
    乞丐师傅和马掌教似乎与襄阳城的太守很熟,正站在一起说话。大师傅看到我,招招手,叫我站到他边上去。
 
    我才走几步,城外兵器明晃晃的反光就照得眼睛一花。城下蒙古军队中骤然有人猛喊,“金刀驸马!金刀...</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37
 
    受的我,对着委琐大叔翻了个白眼,“哼!”然后又对我道,“阿靖,你不愿意就算了,来,我带你去见你的朋友!”
 
    我扑哧笑出来,“拖雷,还是你好!”
 
    委琐大叔被拖雷踹倒在地,半天才回过神,跳起来哇呀呀一阵乱叫,“好你个臭小子,就会装好人,回来!阿靖乖娃,伯伯错了,伯伯不会对你朋友怎么样的,阿靖……”
 
    谁理他啊,拖雷牵着我的手,大踏步朝外走去,留给他委琐大叔的是我们俩异常刺眼的成双身影!
 
    才出营帐,就看见华筝指挥着手下女兵,扛起一人就要走。那人虽然被反绑着,可还拼命乱瞪双脚反抗,嘴里乱骂着,“放开小爷,滚你妈妈的,!·¥¥……%——%¥¥%*”一连串江南土话秽语不绝与耳。
 
    华筝毫不在意(事实上她也没听懂多少),得意洋洋道,“这个不错,比那个什么郭靖水灵多了,抬回营帐,今晚就成亲!”
 
    “不可以!”我甩开拖雷,飞扑过去,看我降龙十八掌,一干女兵立时被我扫荡在地。小黄容落到地上,欢喜叫道,“靖哥哥!”
 
    我扶起他,还未细瞧,另一个就先喊委屈,“阿靖,你眼里只有黄容吗?”
 
    原来旁边还有一个同样被五花大绑,被几个蒙古女兵揩油不止的受困人员——欧阳克。我赶紧双掌一挥,劈啪乱拍,又扫倒那几个,然后把两人护到自己身后。(不是不想替他们松绑,可惜绳子是正宗牛筋所制,没锋利点的兵器,光用手扯是扯不开的。)
 
    这时拖雷跟上来,制止了其余兵士围攻。华筝不怒反笑,对她哥哥道,“四哥,没想到这个郭靖还挺辣,我喜欢,虽然不够嫩,也不够漂亮,那我勉强收在房里做个侍君好了!”
 
    拖雷呸一声,和欧阳克几乎同时骂道,“滚,阿靖是我的!”小黄容眼珠骨碌一转,显然也意会了,冲着华筝一阵乱呸!并大力宣扬了一番阿靖所有权,可惜蒙古大军里懂汉语的不多,懂江南土话的就更少了,基本没人明白他说了些什么。
 
    华筝嘿嘿冷笑,马鞭一挥,顿时一队接一队的女兵骑马而出,将我们团团围住,那些男兵频频后退,看来是积威之下,已经成了习惯性退让。
 
    眼见圈子越缩越小,欧阳克蓦地大喊,“这两个哪算什么美少年,要漂亮又水灵的,我送你几个!”
 
    67传说中的华筝公主(下)
 
    华筝手一举,手下女骑士立刻收缰止骑,令行之下列队整齐,训练有素的很。
 
    “你可不要骗我!”
 
    “你解开我,半个时辰内,我就送一对给你瞧!”欧阳克扬头喊。
 
    华筝指了一女兵上去,猎刀一挥,牛筋绳索立断。欧阳克松了手,先习惯性摸摸我的脸蛋,“阿靖,你别担心。”随即手一甩,白驼专用烟花就在半空爆开,显出奇特图案。
 
    他又转头对华筝道,“你可以下令,如果呆会儿有两个少年过来,你让他们进来。”
 
    华筝点点头,她身后的亲兵驾马朝大营外飞奔而去。
 
    等待中,我又让拖雷解了小黄容的绳索。拖雷看看这两个肯为了我而甘愿束手的“朋友”,虽然明知道是情敌,是来同他争夺心上人的,但草原男儿坦荡心胸,却让他对能痴心到不顾自己生死的这两个男子汉惺惺相惜。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聊得很投机,差点也结了安答。当然,这结果只能说明拖雷太单纯,那两个家伙太狡猾。他俩要真像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那么仗义,那么豪气,就不是欧阳克和小黄容了。
 
    说不定一边和拖雷拍肩膀哈哈大笑,一边已经考虑好了几十种恶弄拖雷的方法,保证每一种都能让拖雷生不如死。露西弗俱乐部-新社区.
 
    我极其同情地注视拖雷,暗道,安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俩伤害你的,他们敢乱来,我就停他们的房。那两只狡猾狐狸仿佛心有灵犀,一同回头看我,而我报以招牌憨笑。
 
    等了不知多久,华筝马鞭挥来挥去,耐心越来越不足,终于鸣雷般的马蹄响起,那去接人的女兵远远就喊,“公主,来拉!好漂亮!”
 
    在她身后另一匹白马飞弛而来,马鞍上双双站着一对孪生兄弟,互搂纤腰,侧开单手,犹如一只巨大的蝴蝶翩翩飞来。华筝嘴越张越大,口水都差点流下来。来的还是熟人,正是欧阳锋身边那一对双胞胎。
 
    兄弟俩离得几丈远时,脚尖齐齐一点,优美而轻盈地落到一干女兵面前。这才是江南水灵的美少年,面若桃粉,唇若涂丹,水润灵瞳,波光流转。这大草原上,哪里能找得出这般灵秀的少年。
 
    “少爷好!”哥俩落地后先和欧阳克行礼。
 
    欧阳克问华筝,“公主可满意?”
 
    华筝轻飘飘回答,“满意,太满意了……”
 
    欧阳克却轻描淡写道,“满意什么,公主未免眼光太低了。”
 
    “啊?”华筝一脸疑惑。
 
    “这兄弟俩虽然漂亮,却不是最美的,我庄里还有从遥远西方国度来的少年,什么红蓝眼,金碧眼的...</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38
 
    大欧阳说是假戏呢?难道华山论剑也有真假吗?
 
    “阿靖乖奴儿,你要真想看华山论剑,今年爷带你去。好不好?”大欧阳难得兴致那么好,摸着我的脑袋道。
 
    我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我也去,我也去!”小欧阳自然也要插一脚。
 
    在去华山的路上,还是大武小武一如既往的八卦。我一问真假华山论剑的事,他们就如竹筒倒豆似的,一股脑全说了。
 
    原来也不知从哪一年起,江湖高手间相约比武就爱去个名山大川。为什么选华山呢?因为其他名山大多有了名门大派占据。你要去人家地盘比武,多少拂了人家的脸面,多半是得不到允许的,说不定比到一半,还要受人阻挠。
 
    只有华山,因地势险峻,并没有特别宽敞的地方供大门派做驻地,唯一的华山派更是高手寥寥,名不见经传。去那里比武,自然是无人打扰,清净自由的很。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高手爱往华山跑,动辄相约华山之颠。
 
    特别是二十年前华山论剑,定下了江湖五大绝世高手名位——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之后,华山之名远远胜过了其他名山大川。来此膜拜高手,挑战拜师之人络绎不绝。
 
    这原本的华山小门派也变的炙手可热,这遍寻名师不着的就干脆加入其中。
 
    随着华山派的壮大,掌门人索性大请柬,每年举办华山论剑,邀请江湖高手参加。当然真正的高手对此是不屑一顾的,但热血青年就踊跃许多。
 
    到后来,这仿冒的华山论剑就成了年轻人的天下,就连小欧阳刚来中原时也去过一回。不过他品质恶劣,不凭真功夫反倒大放毒蛇,虽然赢了,可惹了众怒,被剔除了当年的十大杰出青年少侠榜。怪不得小欧阳一说去华山论剑,大欧阳就说他胡闹。
 
    不过听大小武说,这假华山论剑虽不正宗,却很热闹,这几年来为了吸引白道外的年轻人参加,还特意增加了不少偏门的榜单,例如江湖邪煞新秀榜,武林美女帅哥榜等等,以供大家竞选。听哥俩天花乱坠这么一吹,说得我心里直痒痒,真想去亲眼看一看。
 
    七月初六,我们一行人来到华山脚下的小镇。白驼山庄在这里有自己的别院,不用担心客栈满员无处投宿。当晚,我连用三颗九花玉露丸,婉转承欢,竭力讨好下,大欧阳做得畅快淋漓,异常满足,终于第二天答应让我上街逛逛。
 
    早上腰酸背痛,没能及时爬起来,到得午后才懒洋洋起得床。小欧阳不放心,带了大武小武一块儿跟着我出来。
 
    到了小镇却觉人烟稀少,昨日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此刻却像蒸了一般。只有墙角蹲着个丐帮弟子,看到我顿时一喜。上得前来,他传得话道,“小的候郭大侠多时了,帮主有命,让小的领您去山上。”
 
    听他说帮主,那是小黄容不会错了,没想到他也来了。
 
    69 华山论剑(中)
 
    小欧阳自是不待见小黄容,但听小乞丐说,今日华山论剑开幕,所有人都到山上看热闹去了。我们就算不去,在镇上也是无趣的很。小欧阳本来就是个爱凑热闹的人,稍微咕哝几句,顺水推舟,还是一同到山上去了。
 
    沿着山道往上走,狭窄的小路边被人见缝插针似的摆了不少小摊,卖各色小吃点心的,也有卖刀剑暗器的。就连胭脂水粉、孩童玩具的也有。
 
    到得山顶一瞧,一块本来就不大的空地,硬是被分割成了许多块,分别围着彩绳,挂着横幅。我仔细一瞧,有写的比较正统的如“少林俊彦,勇者无敌”或是“武当剑出,群雄皆拜”的,也有写的莫名其妙如“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或是“某某、某某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的。
 
    这光怪6离的景象,恍若使人回到几百年以后,重温各类选秀节目的录制现场。而此时众多粉丝迷后援团们已经摇旗呐喊,为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加油助威。
 
    我们算来得晚的,看场上情景,应该已经赛过几轮了。真难为场上两位少年英雄要在豆腐干大小的圈里挪腾上下,刀剑相加,还要忍受几乎要压到他们身上的热情粉丝的偷袭。
 
    主席台上貌似主持人的某位声竭力嘶地狂喊着,“诸位,诸位!请退后,给参赛选手让出场地!”可惜他的声音淹没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粉丝尖叫中。
 
    小乞丐这时拉拉我,示意我往另一处走。拐过几道人墙,在一块巨石后居然露出条小路。
 
    他不无得意道,“我们丐帮每年都替华山派送请柬,所以这里有我们专用通道,过去几丈,还有我们专用看台,就在主席台边上,看得贼清楚。”
 
    哦,敢情他们还有VIp贵宾的专权。大约是得了信,小黄容从通道口钻出来,拉住我的手,亲热道,“靖哥哥,就知道你会来,你的请柬还是我亲手写的呢!”
 
    然后看到小欧阳,脸色就冷下来,“你怎么也来了!”
 
    小欧阳示威似的环抱住我,冷笑道,“为什么我不能来?别忘了,今儿才七月初七,阿靖就应该和我一起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越...</P>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39
 
    被他左一绕,右一圈,最后在胸前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这才有彩头的样子。”他满意地拍拍我胸口,推着我坐到峰顶一块岩石上。
 
    这时梅师兄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抽出两根长竹竿,分开插入土中,竿顶挂上一条横幅,上面龙飞凤舞八个大字:“桃花联盟,攻靖第一!”
 
    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不是吧?
 
    没想到小欧阳嗤之以鼻,短笛含入口,唏呖呖一吹,草丛间立时各色小蛇蜿蜒而出,迅在一块空地上摆开阵势,仔细一看,也是八个大字,“白驼弟子,靖受到底!”
 
    这下我连下巴也掉了。他们这是干什么呀!
 
    乞丐师傅自言自语道,“就知道你们会这样,幸亏我也有准备!”
 
    他长吸一口葫芦里的美酒,转头喷到背后丈高巨石上,随着美酒流淌而下,石面上也浮现出八个大字,“天下美味,非靖莫属!”
 
    于是这场以抢夺我峰顶野合权的华山论剑,在我大受刺激昏过去以后,拉开了帷幕。
 
    这次论剑持续了三天三夜。峰顶遍布交欢的踪迹,精水乱洒,是呻吟袅袅。龙阳十八式,招招练到家。
 
    最后大家围坐在峰顶,等我做出最终评判。
 
    “阿靖乖徒儿,你倒是快说啊,到底谁的比较好?”
 
    “……”
 
    “阿靖小奴儿,你明说好了。”
 
    “……”
 
    “靖儿,实话实说,别怕他们!”
 
    “……”
 
    那个叫我怎么说啊,我只记得飘飘欲仙,云里雾里,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让我再好好想想。
 
    半晌我蠕蠕道,“不如你们再给我看一次吧……”
 
    这三人还真的就解起裤子来,要死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啊!没看见南帝、中神通、小顽童也在啊!
 
    谁知小顽童好奇地问边上,“师兄,他们比什么?我可以也参加吗?”
 
    中神通尴尬地笑笑,没说话。倒是南帝一如既往地厚脸皮,“比剑啊,小周儿要比就和我比好了,让你师兄做裁判才公平。”
 
    小顽童还是不大明白,“比剑为什么要脱裤子?”
 
    然后他就看到极其没脸没皮的三人,肆无忌惮脱了裤子,拿着各自分身炫耀。
 
    “我的比较粗!”
 
    “切!我的比你长!”
 
    “我的持久力好,花样也多,我最厉害拉!”
 
    “呸,论花样,我会的不知道比你多多少!”
 
    “你们俩自己说有什么用,还是阿靖说了算!”
 
    “对,靖儿,你说!谁的最好?”
 
    三人齐齐逼上来——
 
    地上有缝没?有缝就让我直接钻进去吧!
 
    该死的华山论剑,为什么要论这个“剑”啊!
 
    尾声
 
    前一世我智商过人,汲汲营取,财富累积越多,爱人却离我越远,到最后还要众叛亲离。这一世,我舍弃智慧,一味痴傻天真,却自有爱我的人围绕身边。
 
    所以啊憨人自有天佑,聪明人想太多,计较得太多,自然失去得也多。我只要装傻卖乖,让你们个个疼我,爱我,就算被做到死,我也心甘情愿……
 
    所以——请你们继续爱我……
 
    所以——再见,过去……
 
    所以——
 
    “恩……”
 
    “再来做吧……”
 
    “恩!”
 
    全文完结
 

射雕风云之受无止境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79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尤物养成千年玄冰水浴晨光夺美记少爷的点心妲已百花深处魔魅狂情元宵姑娘穆桂英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