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紫罗兰小组的命运最新章节

第十五章

紫罗兰小组的命运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7-07 09:32:20
推荐阅读:欲望蛇神倾国公主兽人之米虫爱上白毛狮子王年年有娱邪道狂少穿越之绣杀救世主在赫奇帕奇妖界淫游记神女也疯狂
 第十五章背叛!
 
    在赫尔人小镇的一栋房子里,鲁塞尔正和他的义子约塞巴及几个手下兴高采烈地喝着酒,庆祝着他们终于铲除了唯一的敌人--老汉斯,今後这个小小的星球就是他们的天下!
 
    在小镇萧条的街道上,一个神情坚毅、一身疲惫的女战士正朝着鲁塞尔的房子走来。她就是决心最後一博的桑德拉。
 
    桑德拉走到离房子不远的地方,就被鲁塞尔的手下发现了。惊慌的赫尔人赶紧跑进去报告他们的首领。
 
    正喝得醉醺醺的鲁塞尔听到手下的报告,先是大吃一惊,接着问∶“她带了多少人?”
 
    赫尔人赶紧说∶“她┅┅她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而且,而且她好像还没带武器!”
 
    鲁塞尔一楞,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个娘们一定是疯了?!她一个人就敢来对付我?!哈哈哈,我们去把她抓来,给我们大家乐乐!”
 
    其他的赫尔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这时只听门外一阵喧闹,鲁塞尔赶紧带着手下走出来。桑德拉已经走到了门前,两个赫尔人想上前拦住她。桑德拉凤眼一瞪,大喝道∶“滚开!”
 
    赫尔人被桑德拉的气势震住了,一时都呆在了那里。
 
    鲁塞尔见状赶紧喊道∶“哎!那个娘们,你来干什麽?想和我打仗吗?!”说着,他对手下说∶“你们还愣着干什麽?快给我把她抓起来!”
 
    赫尔人立刻又围上来,要来抓桑德拉的手臂。桑德拉嘴里喊着∶“别巾我!放开我!我有话和鲁塞尔说!”
 
    鲁塞尔听了很奇怪,但他知道桑德拉的厉害,怕桑德拉耍什麽花招,所以不说话只是用手势示意手下先将桑德拉抓起来。
 
    桑德拉喊着并没有反抗,赫尔人不管桑德拉说什麽,七手八脚地将桑德拉抓住,用绳子将桑德拉从头到脚捆了个结结实实。
 
    鲁塞尔见桑德拉已经被捆住,这才放心地走过来,用怀疑加上下流的眼神打量着自投罗网的女军官。桑德拉因为紧张和愤怒,丰满的膛在军服下剧烈地起伏着,脸微微发红,对鲁塞尔说∶“鲁塞尔,我有事情要对你说!这件事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你快放开我!”
 
    鲁塞尔哈哈大笑∶“小娘们,你有什麽事进来再说吧!”说完,他转身进了房间。赫尔人架着被捆住手脚的桑德拉也跟了进来。
 
    鲁塞尔走进了房间,在椅子上舒服地坐下来。他的手下架着桑德拉来到他面前。桑德拉身体被绳子捆得紧紧的,她晃动着肩膀挣扎着说∶“鲁塞尔,你先把我放开!”
 
    鲁塞尔得意地说∶“小娘们,你不是有话说吗?我又没堵着你的嘴!你先说说你来干什麽?”
 
    桑德拉知道这些家伙不会放开自己,只好说道∶“鲁塞尔,我和你商量一件事!你知道,弗雷德他们很快就会离开,我们的援军也快到了。你去找弗雷德,把我被俘的同伴要来,不要让弗雷德把她们带走!如果你答应了,我保证我们的援军不会找你的麻烦!你好好想想,鲁塞尔。”
 
    桑德拉知道,对鲁塞尔这样头脑简单的家伙,只有直接了当地说明白厉害关系才行。
 
    鲁塞尔听了,心里立刻盘算开了∶桑德拉说的情况他也知道,弗雷德一走,桑德拉她们的援军赶到这里肯定不会饶了自己。而且紫罗兰小组这些美女,鲁塞尔早就想将她们留下归自己玩弄,只是担心弗雷德不会同意。他看着眼前的桑德拉,丰满健康的身体充满了诱惑,鲁塞尔决定先将这嘴边的肥吃下再说!
 
    他色迷迷地看着桑德拉说∶“小娘们,你是想利用我救出你那些被弗雷德抓住的同伴?这麽做对我有什麽好处?”
 
    桑德拉瞧见鲁塞尔的样子,知道他在打自己的主意。不过桑德拉来之前就已经决定准备牺牲自己,她只是担心鲁塞尔死心投靠弗雷德。桑德拉犹豫了一会,说道∶“鲁塞尔,你如果答应了我,不但我们的援军会保证你在这里的地位,而且┅┅”
 
    桑德拉说着说着脸红了,要自己主动说出来桑德拉觉得非常难为情。但她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而且我会答应你任何条件,在我们的援军到来之前,我和我的同伴会一直留在你这里┅┅”
 
    桑德拉索将条件开得再诱人一些,先将鲁塞尔这个老打动了再说。
 
    鲁塞尔听了桑德拉的话心里狂跳不已,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笑着说∶“哈哈哈,小娘们,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就不客气了!来呀,把这个娘们的衣服扒下来!”
 
    几个赫尔人立刻冲了过来。桑德拉赶紧喊道∶“鲁塞尔,鲁塞尔!你还没答应我呢!”
 
    鲁塞尔笑了起来∶“贱人!想要我答应你就得好好表现一下!否则我就连你一起交给弗雷德!”他已经看出来,桑德拉最害怕的就是那个弗雷德。
 
    桑德拉见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了。她说道∶“鲁塞尔,你放开我!我自己脱衣服!”让鲁的赫尔人来扒光自己的衣服,桑德拉觉得难以忍受。
 
    鲁塞尔迟疑了一会,命令手下解开了捆绑桑德拉的绳索。桑德拉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身体和四肢,在周围赫尔人的注视下羞红着脸,开始一件一件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桑德拉慢慢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成熟而健康的身体全部裸露出来。她注意到鲁塞尔和赫尔人都贪婪地盯着自己,不禁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烧。桑德拉抱着肩膀微微颤抖着站在房间中央。
 
    鲁塞尔被桑德拉美妙的体吸引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咽了口吐沫说∶“来人,把这个娘们的手给我铐上!”
 
    桑德拉一惊,抬头问∶“鲁塞尔,你要干什麽!”
 
    鲁塞尔还是有些惧怕这个厉害的女人,他盯着赤裸的桑德拉说∶“怎麽?这麽快就不听我的话了?!”
 
    桑德拉低下头,不再说话了。约塞巴拿着手铐走过来,抓住桑德拉的两手铐上。桑德拉的双手被铐在正面,手铐之间有一不长的铁链连着,使她的双手还有一些活动的馀地。
 
    约塞巴铐上了桑德拉,又拿来一像栓狗的锁链一样的链子,将链子前面的项圈套在了桑德拉雪白的脖子上。桑德拉没有反抗,但已经羞辱得快哭了出来,浑身不住哆嗦。约塞巴一言不发,像牵狗一样牵着手里的链子,将一丝不挂的桑德拉拽到鲁塞尔面前。
 
    鲁塞尔见原来威风的女军官现在光着身子被踉踉跄跄地拉到面前,不禁狂笑起来。桑德拉羞愧得满脸通红,浑身发烧,紧咬着嘴唇低着头站在鲁塞尔跟前。
 
    鲁塞尔走到桑德拉面前,围着她转了起来。桑德拉的身材修长丰满、房挺拔、小腹平坦、屁股肥大但富有弹。鲁塞尔忍不住用手使劲揉着桑德拉前两个柔软的团,将身体靠了上来。
 
    桑德拉感到自己的身体被鲁塞尔和赫尔人这麽放肆地看着,玩弄着,心里十分难受。她低着头小声说∶“鲁塞尔,你让你的手下们出去好不好?”
 
    鲁塞尔见桑德拉这麽害羞,更加兴奋,大声说∶“贱人,你说什麽?”
 
    桑德拉红着脸不再说话。
 
    鲁塞尔走到桑德拉背後,从後面抱着她丰满的身体,一只手使劲揉着她的房,另一只手在她身下茂密的芳草地里索起来。桑德拉觉得鲁塞尔的手在自己身上放肆的轻薄着,又是羞耻又是难受。她尽量使自己忘记目前的处境,闭上眼睛轻轻扭动着身体,一阵阵地发抖。
 
    鲁塞尔的手动作越来越大,他鲁地扒开桑德拉柔软的唇,在她温暖柔软的洞里抠了起来。
 
    桑德拉感到了一丝丝异样的感觉从身下传来,她被铐着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按住了鲁塞尔放肆的大手,轻轻说道∶“不要,不要┅┅”鲁塞尔不理会桑德拉的抗拒,狞笑着使劲拧了一下她细嫩的大腿。
 
    桑德拉痛得浑身一哆嗦,她明白过来,自己必须尽量使用自己的身体来征服这个野蛮而鲁的赫尔人,换来自己和同伴的安全。她克制着羞耻的心情,将身体靠在了鲁塞尔身上,轻轻呻吟起来。
 
    鲁塞尔被桑德拉柔软感的身体靠在怀里,听着她迷人的呻吟,也兴奋得难以自持,他尽情地抚着桑德拉身体的每一寸地方。桑德拉自从被琳达她们救出来,又经过一夜的奔波,全身都是汗水的气味,而且下身还有一些在弗雷德战舰上被蹂躏时留下的乾涸了的痕迹。鲁塞尔命人抬来一个巨大的木盆,里面倒满了清水。
 
    鲁塞尔将桑德拉抱进了木盆,说道∶“小贱货,你身上怎麽这麽脏?我给你好好洗洗!”
 
    桑德拉见鲁塞尔竟然要在这麽多赫尔人面前给自己洗澡,更加羞臊,脸已经涨得通红,在巨大的木盆里不知所措地站着。鲁塞尔让桑德拉坐下。桑德拉只好乖乖地坐在了木盆里,水一直没到她的腰上。鲁塞尔笑着用手将水撩到桑德拉丰满的身体上,用糙的大手开始给桑德拉清洗身体。
 
    桑德拉在这麽多男人的注视下被人给自己洗澡可是第一次,她羞愧得快要昏过去了。桑德拉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水里被鲁塞尔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浑身不停地哆嗦,但却有一种奇怪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软下来,几乎要瘫倒在水里。
 
    鲁塞尔将桑德拉的身体洗乾净,将已经瘫软的女军官抱出木盆。他手里牵着桑德拉脖子上的链子,拉着桑德拉朝另一个房间走去,鲁塞尔示意约塞巴跟自己一起来。
 
    桑德拉已经快站不住了,她被鲁塞尔牵着摇摇晃晃地跟着走进隔壁的房间。鲁塞尔指着房间里的一张大床,道∶“贱人,躺上去!”桑德拉很顺从地走到床前,软绵绵地躺了上去。
 
    鲁塞尔看着床上躺着的赤裸的美女,全身湿淋淋的,曲线玲珑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他鲁地分开桑德拉的大腿,将头埋在桑德拉迷人的部,两手扒开她的缝,用舌头在她娇嫩的小里吮吸起来。
 
    桑德拉猛地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趐痒的感觉从小里传来,鲁塞尔的舌头像一条蛇一样地在她娇嫩的小里蠕动着。她立刻尖叫起来,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肩膀不停地抽动。
 
    鲁塞尔也感到有一些滑腻的体流进自己嘴里,桑德拉的小热了起来。他更加使劲地吮吸着,用舌头使劲舔着桑德拉口那粒鼓涨起来的小珠。桑德拉结实丰满的大腿剧烈地哆嗦起来,下意识地将鲁塞尔的头紧紧夹住,鲁塞尔不得不用手将桑德拉的两腿按住。
 
    鲁塞尔继续用舌头玩弄着桑德拉的部,桑德拉感到自己的里一阵阵地燥热,又麻又痒的感觉实在不堪忍受,她产生了一种像要哭了似的感觉,尖叫声混合着剧烈的喘息,显得更加妖冶而诱人。
 
    约塞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鲁塞尔捉弄着无法反抗的女人,他也极力克制着体内的冲动,依然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荡的一幕。
 
    桑德拉终于忍不住了,她尖叫着猛地坐了起来,用铐着的双手使劲抓住鲁塞尔的头,哀叫起来∶“啊,快、快停下来!啊!不!不要!别、啊!别动了!我受不了了!啊,啊!求你,快别动了!”她身体剧烈地哆嗦着,已经哭了出来。
 
    鲁塞尔猛地感到一股凉凉的体从她的部喷进了自己的嘴里,桑德拉尖叫着身体软绵绵地瘫倒了下去,倒在床上不停地抽搐着。鲁塞尔也忍不住了,他一下扑在了桑德拉身上,将大的猛地捅进了桑德拉的身体!
 
    桑德拉闭着眼睛,抽泣着扭动身体迎合着鲁塞尔的抽。
 
    鲁塞尔觉得这样不够舒服,他自己躺下,命令桑德拉坐在自己身上。桑德拉只好爬起来,让他大的对准自己的小,慢慢地坐了下去。
 
    鲁塞尔又又长的家伙将桑德拉的小塞得满满的,桑德拉不禁浑身发抖,一种充实感使她不顾羞耻地呻吟起来,快速地扭动着腰肢,使自己体内的转动起来。
 
    随着桑德拉的扭动,鲁塞尔感到十分舒服,他抓住桑德拉前晃动着的两个团,喘息着说∶“小贱人,再快些!快!”
 
    桑德拉闭着眼睛,努力地转动着腰肢,一种快感也在冲击着女军官的身体,她忽然感到一种悲哀,自己竟然像一个妓女一样地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男人,而且是如此下贱的赫尔人!桑德拉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鲁塞尔看到桑德拉流下了羞辱的眼泪,感到越发兴奋,他使劲地抓住桑德拉的房,鲁地喊着∶“臭婊子!快!再快点!”
 
    桑德拉也在快感的冲击下,意识一点点地在崩溃,她双手支在鲁塞尔的身体上,快速地扭动着,嘴里不断地发出的呻吟也逐渐大了起来。
 
    桑德拉感到自己身体里的越来越热,突然一股滚烫的体进体内,鲁塞尔发出长长的呻吟,将桑德拉的身体一把抱到了前。桑德拉身体哆嗦着,也瘫软下来。
 
    过了一会,鲁塞尔将桑德拉一把从身上推了下来,说道∶“小婊子,你伺候男人很有一套嘛!”
 
    桑德拉感到自己身体软绵绵地没有一点力气,她羞红着脸默默地趴在床上。但她心里知道,鲁塞尔一定已经舍不得将自己交给弗雷德,现在就看他会不会将琳达她们从弗雷德那里要出来了。
 
    鲁塞尔看着站在一边,正死死盯着赤裸的女人的约塞巴,笑着说∶“我的孩子,你来尝尝这个婊子的滋味吧!”
 
    沉默的少年一言不发地走过来,从趴在床上的桑德拉背後抱住她的腰,将她的身体拖到了床边。桑德拉浑身酸软,顺从地被约塞巴拖过来,哆嗦着跪在床边上,撅起了雪白而肥硕的屁股。
 
    约塞巴默默地用手抚着桑德拉肥大的屁股,沾着她道里流淌出来的和水,用手指在桑德拉的屁眼周围索着,慢慢将手指进了桑德拉的屁眼。
 
    桑德拉因为在弗雷德的战舰上被雷龙的家伙反复地奸,肛门已经不是那麽紧了。约塞巴的手指几乎没有什麽阻力就了进去,桑德拉也没感到什麽痛苦。约塞巴的手指在桑德拉的屁眼里转动着,一点点地扩张着。桑德拉感到巨大的羞耻,也有一些说不出的滋味混杂着,她摇晃着雪白的屁股,小声地呻吟着。
 
    少年终于忍不住了,他将自己的顶在桑德拉的肛门上,慢慢地挤进去。约塞巴的惊人地大,桑德拉感到自己的屁股好像要被撑裂了,她哀叫着使劲扭动起屁股,跪着的双腿颤抖起来。
 
    约塞巴不理会桑德拉的痛苦,继续将自己的全部塞进了雪白肥大的屁股里,慢慢地抽动起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桑德拉的肛门里穿透过来,她浑身哆嗦着忍不住哀求起来∶“不要了,求、求求你,快拿出来!啊!你要杀死我了!别动了,哎呦,哎呦,饶了我吧┅┅”
 
    桑德拉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要着火了,那个少年好像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使坚强的女军官也被他彻底征服了,变得无力而软弱。
 
    约塞巴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微笑,他的抽动越来越快,而且还用双手不断拍打着桑德拉肥大的屁股,发出残忍而荡的啪声。
 
    桑德拉感到身体好象要溶化了,双手再也支撑不住了,趴倒在床上不住地抽搐,快乐而羞愧的感觉使她意识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嘴里不断地大声呻吟着,使劲扭动着屁股配合着身後的少年的奸。
 
    约塞巴面前这个成熟而美丽的女军官表现出来的荡的感,使他也格外兴奋,他沉重地喘息着,使劲地抽着。
 
    桑德拉感到下身一阵阵地热潮涌来,她迷乱地摇摆着身体,感的哀鸣逐渐被含糊的呜咽代替,终于坚持不住,难过地哭叫出来∶“啊┅┅啊!不行了,别动!呜呜呜,饶了我,我、我、我要死了!啊!啊!┅┅”
 
    她赤裸的身体一阵剧烈地颤抖,在赫尔人少年残酷的奸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随着喷出来的逐渐瘫软下来。约塞巴的双手死死地抱住桑德拉的腰,把她雪白的屁股继续抱在自己身前,继续抽、奸着。
 
    桑德拉已经快昏迷了,她只剩下呻吟了力气,连哀求的声音都发不出了。英勇坚强的女战士在这个少年面前彻底成了一个软弱无助的女人,只有任他摆布。
 
    在弗雷德的战舰上,紫罗兰小组那邪恶而危险的对手正在心情舒畅地品着一杯葡萄酒,他刚刚又一次凌辱了被抓住的女人们,现在他似乎还能听见隔壁房间里那几个可怜的女俘虏在他手下的残酷虐待和蹂躏下发出的凄惨的哀叫声。
 
    阿历克斯和杰夫走进来。
 
    阿历克斯∶“弗雷德阁下,我们的燃料已经准备充足,可以起航了!”
 
    杰夫∶“弗雷德,我们走吧!我再也不想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呆下去了!有了这三个娘们,我们一路上不会无聊了!哈哈哈!”
 
    弗雷德微笑着没有说话。
 
    阿历克斯∶“弗雷德,你莫非还在想逃脱的那两个女人?”
 
    弗雷德其实心里有些苦涩,他尊敬的老师--鲍勃.拉索夫斯基命丧于这个偏僻荒凉的星球,鲍勃临终前的话语还在他耳边回响∶“回布里斯托尔去!弗雷德,回到那里才是你的天下!”
 
    弗雷德抬起头,对明的混血儿说道∶“阿历克斯,那两个娘们就由她们去吧!”说完,他对杰夫说∶“杰夫,我们临走前应该去看看你那个赫尔人朋友,不辞而别可是非常失礼的呀?!”
 
    杰夫点点头,对阿历克斯说∶“阿历克斯,我和弗雷德出去一趟,你准备好了,等我们一回来就出发!”
 
    弗雷德和杰夫驾驶着一艘太空梭离开了战舰。
 
    鲁塞尔正和他的义子蹂躏着舍身一试的女军官桑德拉,忽然有手下来报∶弗雷德和杰夫在门口,要见鲁塞尔。
 
    鲁塞尔和约塞巴赶紧穿上衣服朝门口走去。赤裸着身体瘫软在床上的桑德拉快要昏迷的意识立刻清醒了起来,她挣扎着支起上身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鲁塞尔。鲁塞尔看到被自己和约塞巴野蛮地摧残得奄奄一息的女军官哀求的目光,嘿嘿一笑,走了出去。
 
    桑德拉勉强支撑着酸软的身体,踉跄着从床上下来,走到门边从门缝里往外看着。
 
    满面春风的弗雷德和杰夫走进赫尔人的房间,鲁塞尔和约塞巴迎了上去。
 
    弗雷德笑着说∶“鲁塞尔朋友,我和杰夫是来和你们道别的,我们就要回布里斯托尔去了!希望我们还会再见!”说着,他向鲁塞尔伸出手。
 
    鲁塞尔脸上乾笑着,和弗雷德握了握手。他犹豫了一下,忽然说道∶“弗雷德先生,我有个要求,你把那几个女人留下给我吧!”
 
    弗雷德和杰夫立刻变了脸色。杰夫盯着鲁塞尔说∶“鲁塞尔,你要这几个娘们做什麽?”
 
    鲁塞尔一脸傲慢地说∶“杰夫,我为你们出了这麽多力,要你们给我几个娘们玩玩都不行?”
 
    杰夫∶“鲁塞尔,我们帮你恢复了势力你还不知足吗?”
 
    弗雷德沉着脸道∶“鲁塞尔,那几个女人我一定要带走,她们杀了我的老师,我要把她们带回布里斯托尔,不会轻易饶恕她们的!”
 
    鲁塞尔也沉下脸∶“弗雷德,今天你必须答应!否则┅┅”
 
    周围的赫尔人慢慢围拢过来。弗雷德恶狠狠地盯着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赫尔人,嘴角可怕地抽搐着。
 
    杰夫朝四周的赫尔人瞪了一眼,转过来问鲁塞尔∶“鲁塞尔,你这是要和我们翻脸了?”
 
    鲁塞尔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了局势,得意地对两人说∶“杰夫,我还是把你当作朋友!你劝劝你的首领,还是把那些女人交给我吧!”
 
    杰夫一言不发地将手伸向了腰间。
 
    鲁塞尔头都没回,朝背後的约塞巴挥挥手,道∶“约塞巴!”
 
    冷酷的少年飞快地从身上抽出一把长刀!“哧!”长刀带出一股刀风,一柱鲜血竟然从鲁塞尔前飞出来!
 
    鲁塞尔睁大了惊恐而难以置信的眼睛,看着滴血的长刀从自己膛前露了出来,血如泉涌!他摇晃着艰难地转过身,用手指着早就已经敏捷地跳到一旁的少年,喉咙里“咳、咳”地响着,说∶“你!你!你竟敢┅┅”
 
    约塞巴面无表情地说道∶“鲁塞尔,你太愚蠢了!我们不是弗雷德的对手!你贪图那几个婊子的姿色,可不要让我们陪你送死!”
 
    鲁塞尔脸上满是愤怒而惊恐,摇晃了几下,一头栽倒下去!
 
    这突然的变化使包括偷看的桑德拉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桑德拉只觉得浑身发软,头脑里一片轰响,顺着墙滑倒在地。
 
    弗雷德用惊异的眼神看着这个年轻的赫尔人,用一种奇怪的口吻说道∶“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你竟然懂得背叛?!没想到赫尔人里竟有你这样的人!哈哈哈!”他拉起杰夫,转身走了出去。
 
    约塞巴死死地盯着走远的弗雷德,自言自语地说道∶“弗雷德,你小看了我们赫尔人!你迟早会後悔的!”
 
    周围的赫尔人已经不知所措,惊慌地看着血泊中的鲁塞尔的尸体。约塞巴对这些赫尔人道∶“你们把鲁塞尔埋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首领!”说完,他转身走回桑德拉在的房间。
 
    绝望的女军官正瘫软在地上,赤裸而疲惫的体在不住地哆嗦,惊恐地看着这个捉不透的可怕年轻人。约塞巴忽然笑了,他弯腰将裸体的女军官拉起来,解开了她手上的手铐,说道∶“你,自由了!”
 
    桑德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大了眼睛。约塞巴用手温柔地抚着桑德拉柔软温暖的膛,看着她说∶“我救不了你的同伴!可我不是笨蛋,我不想被你的援军消灭!你已经自由了!”
 
    弗雷德坐在椅子上,忽然转过来看着杰夫和阿历克斯,说∶“这个约塞巴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他有着赫尔人没有的智慧。将来,这个星球一定是他的!”
 
    三艘战舰在浩瀚的太空中行驶着,巨大战舰的一个房间里,三个赤裸的美女被捆绑着。她们绝望的意识已经接近麻木了,不知还有怎样的残酷而可怕的命运在等待着她们。更多彩小说:www.hebao.la
 
    紫罗兰已经凋落,但雷龙的故事还远未完结。(全文完)

紫罗兰小组的命运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4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欲望蛇神倾国公主兽人之米虫爱上白毛狮子王年年有娱邪道狂少穿越之绣杀救世主在赫奇帕奇妖界淫游记神女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