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撕裂情殇最新章节

番外

撕裂情殇 | 作者:凌靖 | 更新时间:2019-07-07 09:25:41
推荐阅读:一只种田的嬷嬷潋滟生香承欢不献媚合租公寓欲龙驭鲜妃静女其娈邪少猛追妻:彪悍小中医雪豹柔情戚太子的顽劣女友白雪子衿
番外篇 - 唇齿相依
 
    文静赶往旗后台与睿琳相认后,她俩坐在碉堡上看着夕阳,不时的相视而笑着。她俩不约而同的觉得,分离了五年,就像是分开了五十年那么长远,如今又重逢了,她俩似乎想在这一刻把那段失去的时间给弥补回来。
 
    『无论将来会经历多少挫折与阻挠,我也要和她牵着手,永远不离不弃,一起去面对重重困境。』她俩敞着微笑望着彼此,在心里默许了这样的诺言。
 
    夕阳被大海完全吞没了,文静与睿琳两人回到了她俩共同的家,两人定定地站在门口,看了看屋内凌乱不堪的景象。文静转头看了睿琳一眼,好像早已知道这一地的暴乱,是出自于睿琳之手。
 
    「那个……」睿琳满脸不好意思的微低着头,正欲开口解释之际,却被文静伸手掩住了她的嘴。
 
    「我……」她趁着文静的手离开了,又开口欲说些什么,却还来不及说出口,即被文静的唇给封住了口。
 
    文静的吻让睿琳霎时回到了她高中时的那个小丫头,第一次被文静夺走初吻,让她脸红心跳的不知所措,尔后的每一个吻,都让睿琳极其贪恋地爱恋着。她闻到文静身上独有的味道,感觉到文静身上的体温正向她传递着温暖,还有她送来熟悉的亲吻,让睿琳不由得紧紧抱住她,深怕一个不留神,这个梦就会醒。
 
    「文静……是梦吧?」睿琳不敢相信的睁开双眼,她看了看眼前吻着她的文静,两眼泛上了泪光,泪水盈盈的在眼眶中打转,视线迷濛的就像是在梦境里。
 
    「不是,不是梦,我就在这里。」文静看着睿琳的泪水静静地滑落,眼眶也跟着泛红了,她轻抚着睿琳的脸庞,将她脸上的泪拭去。
 
    「妳知道我做过多少次这样的梦吗?好几次我都不想醒来,好想在梦里就随着妳去。」睿琳双手环抱着文静,收得很是紧实,好让文静更贴近自己身体。
 
    「傻瓜,幸好妳没想偏了,不然我们现在怎么还能站在这里吻着彼此,拥抱着彼此呢!」文静没入睿琳怀中,睿琳的心跳声传进了她的耳畔里,环抱在睿琳腰间的手也跟着收紧了。
 
    「真的不是梦?妳真的就在我面前?」睿琳完全不敢相信,这景像是她多年来的期盼。
 
    「真的,小傻瓜,是真的,妳感觉到了吗?」文静离开睿琳的怀抱,将双手抚上她的脸庞,一阵热温传递到睿琳的脸上。
 
    「好温暖……」睿琳闭起眼,感受着文静手中传来的热温。她将自己的双手平贴在文静的手上,然后握着她的手往自己的唇上送,轻轻的吻在文静的手掌心中。「妳真的回到我身边了。」
 
    「是啊!我回来了。」文静深情的望着眼前这让她挂心多年的睿琳。「我爱妳。」
 
    「我也爱妳。」睿琳睁开眼,定定的看着文静,真情的回应了文静的情意后,吻上了文静的双唇。
 
    良久,文静才轻轻推开睿琳,让自己的唇离开了睿琳,又看了她许久,这让睿琳很是不解,却仍然静静地等待。顷刻,文静牵着睿琳,走进卧房,睿琳坐到了床边,将文静拉到自己腿上坐着。睿琳再也压抑不住情愫,吻上了文静的唇与脖子,她脱掉文静身上的衣服,倏地发现当初她留在文静肩上的齿痕。
 
    「原来当时我咬妳咬那么用力。」睿琳轻抚着她所留下的记号,抬起头深情的看着文静。
 
    「是啊!」 文静温柔地将黏在睿琳嘴角的头发拨到肩后,然后抚上了她的双唇。
 
    「很痛吧!」睿琳压不记得自己当时使了那么大的气力,居然在文静柔?的肌肤上留下齿痕。
 
    「痛啊!但是妳咬我多大力,我就知道妳爱我有多深。」
 
    「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睿琳抬头看着环抱住她脖子的文静,语气带着请求。「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能力再去承受一次失去妳的打击。」
 
    「不会,赶我都不走了。」睿琳得到文静的承诺后,紧紧地抱住文静,让自己的脸平贴在文静的口,口中轻轻叹着,像是落下了心中的大石。
 
    文静捧起睿琳的脸,看了看,给了她一抹微笑后,俯身吻着睿琳的双唇,睿琳翻过身,轻柔地将文静平放在床上,她一手撑起身子,一手抚着她的眼眉,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吻也跟着手划过的地方落了下来,然后轻舔着她在文静肩上留下来的印记。睿琳轻轻吻上了文静的脖子,在经过她脖子上的那道疤时,她又定定的看了看,手抚着那伤疤后,随即吻上了。
 
    「文静,我爱妳。」睿琳慢慢的吻上了文静的耳垂,在她的耳畔边轻轻地……轻轻地呢喃着。
 
    「睿琳……」文静沉浸在睿琳的吻中,口中不自主的唤了声。
 
    睿琳将吻移回到文静的唇上,隐约中听见文静嗌着一声呻吟,她离开了文静的唇,撑起身子,看着眼神朦胧的文静,顷刻,她俯身贪婪地吻住文静的唇,俩人沦陷在彼此的激情中……
 
    夜幕低垂了,窗外的车声依然喧嚣吵闹,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俩共处的静谧天地。睿琳手杵着头,侧着身看着安然入睡的文静,指尖不时的轻滑过她的肌肤,她倾近文静,轻轻地在她柔?的唇上落下一个吻,这极轻的吻却吵醒了睡梦中的文静,她微睁开眼,定定的看着睿琳后,展露出笑容来。
 
    「怎么不睡啊?」文静伸手抚了抚睿琳沉静的脸庞。
 
    「没有,我害怕这一切只是我在做梦,我怕我一闭上眼,再睁开时,妳就会不见了。」睿琳仍是不敢置信的抚上文静略带红嫣的脸颊。
 
    「傻瓜,这不是梦,往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在妳身边。」文静将睿琳的身子按平在床上,让她平平稳稳的躺在自己身边,见她疲累的神情,文静知道这几天睿琳把自己给彻底折磨了。「累了吧!?」
 
    「嗯。这是妳说的喔!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妳还会在。」睿琳侧过头,定定的看着她,心想,若这是梦,她想看她看得久一点。
 
    「嗯,我答应妳。」文静侧着身,一手握住了睿琳的手,一手抱住了睿琳的腰间。「快睡吧!」
 
    文静哄着睿琳闭上双眼后,也随即阖上自己的眼,两人依偎地沉睡在幸福的氛围中。
 
    ***
 
    早晨的阳光洒进这还残留着昨日幸福气息的小天地,窗外的鸟儿不停地鸣叫,悠闲地从窗边飞过。睿琳揉揉眼,想起昨天发生的事,脸上不由得泛起了笑容来,她转头看看身旁,却赫然发现身边的人消失了,她脸色惨白地猛然坐起身。
 
    『文静?文静呢?』
 
    『难道昨天真的是在做梦?不会的,不可能的。』
 
    『她明明就在我眼前……怎么会?』她看看披挂在一旁的衣服,无法相信昨晚的一切只是梦境。
 
    「文静?文静?」她从床上起身,随手拿了衣服套上,冲出卧房一看,原本凌乱的客厅,被收拾得很整齐,她知道,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
 
    「不可能,不可能的,明明说不会离开我,为什么又不见了?」睿琳坐到沙发上,双手捂着头,斗大的泪水滴到了地上。
 
    「文静,文静。」睿琳又试图呼喊了几声,希望文静能出现在她面前,看了看,却始终得不到回应,她气愤的大力推开茶几,桌上的菸灰缸与书籍瞬即掉落在地上。
 
    「我好不容易才整理乾净,妳就这么轻易的又把它弄乱了,想让我累死啊?」文静的声音从厨房边传了出来。
 
    「文静?」睿琳听见文静的声音,转头望向厨房,见文静双手交叉抱在前,身子倚在门边,脸上带上了笑容。她跑近文静面前,一把将她拥入自己怀中。「我以为妳不见了。」
 
    「妳以为我不要妳啦?」文静双手抚上了睿琳的背,紧紧抱着。
 
    「嗯,我以为妳不要我了。」睿琳脸上的泪水没停止过,直直地落到了文静的肩上。
 
    「傻瓜,我在后阳台帮妳晾衣服嘛!」文静看着睿琳满脸泪水的模样,轻笑了声,然后温柔的拭掉她脸上的泪。「我做了早餐,快吃吧!」
 
    睿琳破渧为笑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文静推过来的早餐,拿起面前的筷子动了动。文静见睿琳笑了,于是留下她往卧房走去。
 
    「妳去哪?」走没几步路,睿琳冷不防的从文静身后紧紧地抱住,整个人贴在她的背上。
 
    「我到房间拿衣服出来洗啊!还怕我从窗户跳楼跑掉啊!傻瓜。」文静笑着摇摇头。看来睿琳刚才真的被自己吓到了,她手抚上睿琳环住自己腰间的手,侧过头,用余光睨向她。
 
    「不管,谁叫妳刚才吓我,现在妳到哪里,我就跟妳到哪里。」睿琳撒娇地将双手收得紧实。
 
    「好吧!那我现在要往前走啰!从现在起,妳要跟紧喔!」文静轻轻地笑了出来,语带别意地说道。
 
    「嗯。」睿琳将下巴抵在文静肩上,跟随着文静踏出的脚步,默契地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啊──」走到床边,文静弯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当文静倏然挺直身子之际,她的后脑勺硬生生的撞上了睿琳的额头,接着一个重心不稳,两人齐齐跌落在床上。倒卧在床上的两人面面相觑了会儿,错愕的看看彼此后,蓦地大笑了起来。
 
    「痛不痛啊?我看看。」文静轻抚着睿琳额上泛起的红印子。睿琳撑起身子,压在文静的身上,定定地看着笑得开心的文静。「哎呀!都红了,妳看,谁叫妳这么黏人。」
 
    「文静,我想听妳再说一次。」睿琳收起笑容,表情认真的看着她。
 
    「说什么?」文静敛了敛笑容,定睛地望着睿琳的眼眸。
 
    「说妳爱我。」睿琳含情脉脉的看着文静。
 
    「妳先说。」文静用手指点了点睿琳的鼻子。
 
    「我爱妳。」睿琳接到指示,迫不及待的率先开口表露情意了。「换妳说了。」
 
    「哈哈──」文静伸手摀住自己的嘴,轻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睿琳不解地看着文静的举动,表情有些错愕的。
 
    「妳听过一句话吗?」文静带着笑容看着眼前有点傻样的睿琳。
 
    「什么?」
 
    「我听人说过一句话……」文静将睿琳散落到面前的长发拨向她耳边。「谁爱上谁,谁就是谁的傀儡。」
 
    「那又怎么样?」睿琳依然不解的。
 
    「我们彼此爱着,所以都是对方的傀儡,但是妳又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文静有些吊人胃口的逗弄着睿琳。
 
    「什么话?说啊!」睿琳有些心急的催促着文静,然后在她颈上落下一个吻。
 
    「就是……在爱情路上,谁先说我爱妳,谁就输了。」文静俏皮的给睿琳一记笑容。
 
    「哪来的歪理啊?」睿琳认真的思考着文静说的爱情理论。
 
    「妳管我,反正,妳先开口说我爱妳,那就表示妳已经落入了我的陷阱里,被我紧紧地锁在我的心牢里了,所以,从今以后,妳就是我的重犯傀儡。」
 
    「好啊!妳诓我,我饶不了妳。」睿琳见自己中了文静的计,伸手压制住文静的双手,双唇不停的吻着文静的敏感地带,令她发痒地欲挣脱睿琳的魔掌。
 
    「睿琳……」被逗笑了的文静,挣脱开睿琳的双手,捧起了她的脸。她收起笑容,定睛地看着笑开怀的睿琳。「我爱妳。妳爱我多少,我就比妳多爱一倍。」
 
    睿琳听着文静的情意,鼻头一酸,蓦地流下泪来,她俯身靠在文静的口。文静环抱住睿琳,不禁红了眼眶,然后重重地吐出一记鼻息后,两人静静的依偎着彼此。m.hebao.la
 
    The End……Again

撕裂情殇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4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一只种田的嬷嬷潋滟生香承欢不献媚合租公寓欲龙驭鲜妃静女其娈邪少猛追妻:彪悍小中医雪豹柔情戚太子的顽劣女友白雪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