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宝贝,别跑最新章节

第71章

宝贝,别跑 | 作者:懒懒小Q | 更新时间:2019-06-28 14:57:45
推荐阅读:股神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激情游戏儿妻秘书的成长之路幸福并不遥远都市猛男
☆、071  一切缘过过往2
 
    大门关上,一切归於死寂,除了阿钢痛苦的呻吟声。
 
    他不是因为疼痛而呻吟,针剂使他失去了痛感,身体里燃起熊熊欲火,刚被贱踏的小弟弟早已昂扬抬头,将裤裆高高顶起,支起了帐篷。
 
    秦小尤知道阿钢现在需要什麽,她衣不蔽休,光滑如牛的肌肤最是容易唤起男人的欲。秦小尤躲在木箱後面,远远的看着阿钢。工厂足够大,她可以拖延时间,可是,这场人为的猫捉老鼠的游戏,最终的结果,又会如何。
 
    阿钢痛苦的捂着头,用力的往墙上撞去。
 
    他知道,洛南刚刚给他打的针剂,是毒品。吃下去的药丸,也是迷奸药。他现在感觉到不任何痛感,所有的神经系统都集中在下半身,如果他不在自己还有一丝清醒时把自己撞昏过去,他一定会象野兽般,把这里翻个底朝天,然後把秦小尤压在自己身下,用那滚烫的子捅进去,惨不人道的强奸她。
 
    他不能,秦小尤是慕岸重的,是他的小主子,他就是死,也不能侵犯她。
 
    阿钢因为受了几天的折磨,早就没有力气,他撞向墙的力度很微弱,本无法将自己撞晕。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到处翻找,可是,却找不到一样可以让他自残,甚至是自杀的东西。
 
    阿钢开始觉得身体越来越热,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支撑下去。深呼吸,闭眼休息片刻,阿钢再睁开眼睛时,他看到躲在木箱後面的秦小尤,正担心的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满满的关怀。
 
    “主子,你躲远点……”阿钢站起身,他控制身体和欲望,不往秦小尤那里走去。他的声音沙哑,却有着坚定的信念,也正是这个信念支持着他,使他做出最後的决定:“请你,帮我转告主子,阿钢无能,害了主子。”
 
    秦小尤知道,他说的第一个主子是指慕岸重,第二个,是指慕岸重和她。秦小尤捂着口,这里很痛,因为阿钢这话听上去,象是遗言。
 
    “阿钢,跟你无关,你只是爱错了人……”秦小尤很伤心,她这样劝阿钢本没用,因为她也爱错了,用这个单薄的语言来劝说自己,又有何用。
 
    “主子,谢谢你。”阿钢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他不是站不稳,而是身体所有的力量都因为药物而全都集中在某处,其它器官包括肌,都出现了幻觉,好象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有欲。
 
    阿钢屏住呼吸,他要保持清醒。他望着秦小尤,感激的冲着她笑了一下,点点头,突然,他对准其中木箱的一个角,冲了过去。
 
    秦小尤尖叫起来,她本能的冲了出去,在阿钢的头即将撞向木箱一角时,挡在了前面。
 
    阿钢只觉得自己撞到了一个温暖又柔软的东西,紧接着听到秦小尤的一声惨叫,她的背狠狠的撞向了木箱尖角,立刻痛晕过去。
 
    秦小尤再醒来时,她躺在医院里,一片雪白中安静的只能听到点滴的声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努力回忆,但片段停留在她被阿钢撞向木箱的那一瞬间。
 
    她举起双手,上面十指俱全,脚也没有断,珍珠般可能的脚趾头俏皮的望着她。秦小尤重新闭上眼睛,再次回忆,仍然没有任何新的进展,再睁眼里,慕岸重站在她面前。
 
    “阿钢……”秦小尤不想去想阿钢是否有强奸她这件事,但她醒来後的第一个念头,只有阿钢的安危。
 
    慕岸重拧眉,他坐了下来,象往常一样,亲昵的想拉着秦小尤的手,可是她却缩了回去。
 
    长久的沈默後,慕岸重说:“阿钢没事……不过,他已经不是男人了。”
 
    秦小尤嗖的一下坐了起来,因为动作过大,手背上的针头差点被扯了下来。她觉得头昏目眩,双手撑在身体两侧,稳住後,问:“你说什麽?”
 
    “阿钢身体里有迷奸药,他想自杀,可是你拦住了她。你昏厥过去,阿钢怕自己不能控制住,用木箱盖,把自己给夹坏了。”
 
    秦小尤捂住嘴,小声的抽泣着。慕岸重想伸手搂住她安慰她,可是,他有点犹豫,悬在半空的手顿了顿,尴尬的收了回来。秦小尤不看他,他只能对着空气缓缓说道:“我们及时赶到,阿钢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宝……小尤,他很好,你一出院就能看到他。”
 
    “安娜和洛南呢?”秦小尤抬头,怔怔的看着他,问:“你杀人灭口了?”
 
    “没有,只是给了些教训,短时间之内,他们造不了反。”慕岸重听懂了秦小尤话外之音,他据实以告。他早就知道,一但真相被揭晓,他和秦小尤之间就会产生无法逾越的鸿沟。只是,他没想到会这麽快。
 
    这些年,他一直防范着,自以为处理得很好,保护得也很不错。可是,终究是百密一疏。不过,事实到底还是事实,真相总有揭开的一幕,他原打算等到秦小尤二十岁的时候就想办法让她怀上他的孩子,让她成为他的孩子的妈。这样,就算事情败露,至少有个孩子还能维系着他们的关系。
 
    却不曾想到,现在,就已经出现了绝裂。
 
    秦小尤重新躺回到病床里,她蒙着头,久久的不愿意说话。她不想看到他,或者说他本还没有准备好再见他。从前的因种下现在的果,是苦是甜,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无论是什麽果,她都要吃下去。
 
    “你怎麽找到我的?”
 
    “你的发夹上,有追踪器。”
 
    秦小尤了头发,已经散开,发夹放在床头柜上。扭头仔细看看,里面有一颗钻石与众不同,大概就是他所说的追踪器。
 
    保镖一路跟来,洛南提防了所有可能,却忘记了她天天戴着的发夹。因为工厂很隐蔽偏僻,发出的信号很微弱,所以保镖花了些时间才找到她。
 
    保镖及时通知了慕岸重,他不能立刻赶回来,只能遥控手下全数去救秦小尤。又是一场火拼,他们活捉了洛南和安娜,并将昏厥中的秦小万和阿钢救下,送到医院。
 
    秦小尤在医院昏睡了三天才醒来,慕岸重一直在旁边守着她。审问洛南和安娜就交给了其它人去做,他并没有想好该如何处理他们,只要秦小尤平安无事,他便安心。
 
    “你,有什麽打算吗?”
 
    面对慕岸重的问话,秦小尤苦涩的笑了一下。她觉得头好痛,她不想思考这个问题,但她又必须快点给他一个答复。
 
    秦小尤相信,凭着他们这些年的情份,无论她提出什麽要求,只要不过分,慕岸重都不会反对。所以,她要快点,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好未来的路该如何走,然後,头也不回的,坚定的走下去。
 
    慕岸重的手心开始出汗,从十五岁那年,他就未曾紧张得手心出汗过。可是现在,他竟然感到害怕,害怕得手心泌出汗珠,湿湿的,象握着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
 
    他知道,重续前缘是不可能的,但他真得害怕,秦小尤会突然的消失,从他眼前消失,从他的怀里脱逃,再也不回来。
 
    “慕哥……我想离开这里,到国外生活……”
 
    “秦家的财产我一直保留着,足够你用。”
 
    “我不想再见到你,我离开後,请你不要来找我,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小尤……对不起……”
 
    秦小尤痛苦的闭上眼睛,她不愿意再看到慕岸重,爱情,太脆弱,在仇恨面前,更加不堪一击。
 
    慕岸重怔住,许久都没有说话。最後,缓缓站了起来,离开了病房。
 
    十天後,秦小尤带着她的财产,飞离了这个令她痛苦的国度。与她同行的,是在最後关头还守护着她的阿钢。
 
    没有人知道秦小尤和阿钢去了哪里,慕岸重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过秦小尤,就连他自己,都强迫梦里不许有秦小尤的身影出现。
 
    一切,归於平静。三年後,安娜和洛南两大家族突然宣布破产,从前的公主王子全都沦为平民百姓,开始为一日三餐奔波辛苦。
 
    很快,秦小尤四年大学生活结束。不需要为钱发愁的她躲在自己的古堡里,痛痛快快的休息了整整一年。
 
    突然,有一天,她背上自己的专业摄像机,兴致勃勃的说要去非洲拍野生动物大迁徙。
 
    “小尤,那里的政局不稳,不安全。”阿钢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娃娃,这是他半年前捡到的一个弃婴,滴溜溜的眼睛很机灵,冲着秦小尤呵呵直笑,伸出胖乎乎的小胳膊,要秦小尤抱。
 
    秦小尤接过女娃,逗她玩,没有理会阿钢的担忧。
 
    “还是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阿钢自作主张,从门边拎出一个他事先准备好的小包,背起身就要跟着秦小尤走。
 
    “不要,我想自己去,你在家陪娃娃吧,她好象快要学说话了,你不在怎麽行。”
 
    “娃娃有佣人带,再说,你去拍照最多一个月,到时候回来就是了。”
 
    秦小尤见拦不住他,抿着嘴,闷闷说道:“我没买你的机票。”
 
    “没事,到了机场再解决。实在不行,你改签吧。”
 
    “阿钢!”
 
    “小尤,别劝我!我说了,你去哪我就去哪,除非,我确信你很安全,否则你别想甩了我。”
 
    娃娃听到他们两个音量突然加大,好象在争吵,立刻兴奋的挥动着胳膊,为他们助威。
 
    三天後,秦小尤和阿钢平安到达非洲。两人轻装上阵,赶往大草原,风餐露宿,但秦小尤一点都不觉得苦,反而更加兴奋,每天都扛着相机,在不同的地方拍摄。阿钢忠诚的跟着她,打打下手,偶尔聊会天,谈论一下类似天气好坏这样的话题,日子过得也挺快的。
 
    一个月後,他们返回到城市里,准备搭飞机回去。
 
    阿钢临上飞机前,说要去上个厕所,秦小尤坐在侯机室跷着脚,拿着相机一张张翻看自己的照片,欣赏着草原野生动物壮观又原始的身姿。
 
    “请问,这里有人坐吗?”一个熟悉深厚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秦小尤抬起头,只见慕岸重站在她面前。
 
    他一脸吃惊,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
 
    秦小尤看出他不是假装的惊讶,往四周望望,果然没有多余的座位,只有她身边本来阿钢坐着的位置。他因为去了卫生间,才空了出来。
 
    秦小尤有些尴尬的动了动身体,然後指着座位,轻声说:“阿钢回来前,你可以坐。”
 
    慕岸重似乎明白了。他接到阿钢的电话,说他有急事要在这里跟他见面,但却不说为什麽什麽事。
 
    原来,他在试着为他们重牵红线
 
    慕岸重坐了下来。五年来,他们都没有见过面,他也遵守着约定,没有去找她,不再去打听她的消息。但他不愿意搬家,保留着原来的号码,甚至家里的每一个物件都保留在原来的位置上。
 
    他耐心的等待,等待爱情战胜仇恨的一天。可是,五年了,秦小尤就象遗忘了他一样,多未出现过。
 
    阿钢把他约出来,很冒险。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愿意去试试。
 
    秦小尤僵硬的挺直腰,坐在那里,默数着时间。阿钢好象一去不复返,离登机时间还有半小时,漫长的半小时,该如何度过。
 
    “你好,我叫慕岸重。”这时,慕岸重突然伸出手来,要跟她握手。
 
    秦小尤一怔,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是什麽药。
 
    慕岸重温和的笑道:“你长得很象我一个朋友,我们五年没见了,我很想念她。如果有机会能再遇到她,我很想问问她,愿不愿意把我当成陌生人,让我们重新再认识了”
 
    “……”
 
    “哪怕只是陌生人相遇,我想,握手只是个礼节……”慕岸重继续举着手,他知道,只要秦小尤一坐上飞机,他只怕再也找不到她了。
 
    秦小尤思忖片刻,最终,她举起手,轻轻的跟他握了一下。
 
    “你在看什麽?”
 
    “我拍的照片。”
 
    “我能看看吗?”
 
    “……”
 
    “马上就可以登机了,剩下这点时间,让一位诚心的人欣赏一下非洲大草原的风景,这个要求应该不会过分吧。”
 
    秦小尤不知道慕岸重什麽时候变得这麽油嘴滑舌,她无奈的笑了一下,拿机相机,重新一张张的翻给他看。
 
    阿钢站在柱子後面,他看到两个身影微微靠在一起。因为有了共同语言,不再那样的生疏,过往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时间,飘散在远方。
 
    这时,侯机厅响起广播,提醒乘客登机……
 
    作家的话:
 
    大大们,此文正式完结了哈。结局中开放式的完结,可能会有大大不喜欢。如果要把此文写成长篇,当然里面有很多情节可以借些发挥,再来几个纠缠回转,情节就跟着跌宕起伏。不过,这个文写的时候就设定成短篇,与情节并重,所以,懒懒考虑了很久,决定给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大家可以自由想像。
 
    男主和女主和好也罢分开也罢,都是生活。小说再美好,最终的原型仍然是生活。有时候,可以选择并不一定是幸运,但就算是这样,每个人还是渴望有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利……
 
    呵呵,今天懒懒颇有感触,废话挺多的……不说了,此文完结,填坑结束,谢谢大家观看!

宝贝,别跑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3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股神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激情游戏儿妻秘书的成长之路幸福并不遥远欲龙驭鲜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