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鲜网辣文小说 > 顽女擒夫最新章节

第十章

顽女擒夫 | 作者:元媛 | 更新时间:2019-06-27 14:51:19
推荐阅读:亲亲宝贝老师请别生气火辣荡女妙女偷欢事件簿独宠嫂嫂玫瑰沾露分外美夫君们不好惹双生子的玩具禁忌的诱惑师傅,不要啊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扬儿……」
 
    见那抹身影坚决地离去,夏侯焰彷佛看到她转身之际悄悄滚落的泪水,心脏狠狠一个刺痛,一股腥味涌出喉头。
 
    「唔……」他捂住嘴,乌黑的血渍从指缝里溢出。
 
    「焰!」见他吐血,陈芸娘担心地看着他。「你怎么了?怎会吐血?」
 
    难道是那药粉的关系?
 
    「唔!」黑血一吐出,脑海里的黑雾立即消散,夏侯焰一点一滴地回想起一切。
 
    他想起那张甜美的笑容,还有那双明亮的眼眸,以及那既自信又大胆的宣言——
 
    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随着她的话,溢上他的心的是深深的悸动,让他爱恋、不可自拔……
 
    他想起来了!想起她了,也想起他被撒了药粉、被控制,却无力反抗,只能听从命令,然后对他的扬儿说出那些该死的混帐话……
 
    「陈芸娘——」夏侯焰使出掌力,用力击飞眼前该死的女人。
 
    「啊!」陈芸娘不及防备,狠狠撞到墙壁,呕出一口血。「你……」
 
    她震惊地看着他,看着他清明的眼神,霎时明了了。「药效……」
 
    「你竟敢对我下药?」而且还让他对扬儿说出那些残忍的话,想到扬儿伤心欲绝的表情,怒火更甚,恨不得杀死陈芸娘。「你该死!」
 
    「我没错,我只是爱你……」陈芸娘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我比向小扬更适合你……」
 
    「住口!」夏侯焰咬牙忍住口的疼痛,黑血呕得更多,让他眼前昏眩,可不杀了眼前的女人,他不甘心!
 
    就在他要一掌击毙陈芸娘时,一道身影却冲进来,护住了陈芸娘。
 
    「堡主,请您饶了小女,小的求您、求您……」陈总管不停磕头哀求。
 
    「滚开!」夏侯焰低吼,他一定要杀了眼前这个女人,谁来求情都没用!「你再不滚,我连你一起杀!」
 
    「堡主,我只有这个女儿,看在老奴的份上,请您饶了她,求您……」虽然知道女儿做错了,可陈总管还是无法眼睁睁看她被堡主打死。
 
    「你!」瞪着陈总管,夏侯焰一咬牙,怒火让口的疼痛更加剧烈,他呕了一声,更多黑血喷出,人也虚软得跪下地。
 
    「堡主!」陈总管惊慌地扶住夏侯焰。
 
    「扬……扬儿……」夏侯焰紧捏着拳,他要去找扬儿,不能就这么让她走了,他要去追她……
 
    可是,口的疼痛让他无法再维持神智,只能呢喃着心头人儿的名字,昏了过去。
 
    ***  ***  ***
 
    向家二小姐被休了!
 
    这个消息如火如荼地在景阳城传闻,没想到才嫁了一个多月就被休回家了,这等超快的速度,可是前所未闻,也难怪被景阳城的众八卦人士津津乐道。
 
    而震天镖局却是一片宁静,连走路的声音都静悄悄的,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梅儿,怎么样?」站在二女儿房外,向霸天一脸担忧。
 
    想他好好的女儿嫁过去,却失魂落魄地被休回家,那憔悴的模样看得他这个当阿爹的好不心疼,当场气得想冲到冷天堡砍死那姓夏侯的小子,要不是女儿阻止他,他早去砍人了。
 
    「不就那样?整天发呆不说话。」刘玉梅摇头,看着向来狡黠的外甥女变成这样,不禁感叹。
 
    「可恶!早知道就不让她嫁给夏侯焰了!」向露天气得跳脚,早知道女儿会被伤成这样,他打死也不会把她嫁出去。
 
    「事情都发生了,后悔也没用,给扬儿时间疗伤吧!」刘玉梅轻叹,担忧地看了房门一眼。
 
    「阿爹!」向小四走进院落,「那个夏侯焰来了,人正在大厅。」
 
    「什么?!」听到「夏侯焰」三个字,向霸天怒火整个上来。「好样的,老子不找他,竟有种上门来!敢把我的女儿伤成这样,老子不砍了他就不姓向!」
 
    说完,他怒气冲冲地冲向大厅。
 
    「姊夫,你冷静一点。」刘玉梅也跟着追了过去。
 
    向小四转了一下美眸,转身朝向小扬的房间走去。
 
    「二姊!」推开门,就见向小扬坐在窗台边,像个木头娃娃,小脸没有任何表情,向小四也不在意,悠哉悠哉地进门。「夏侯焰来了。」
 
    她的话,让平静的小脸有了一丝波动。
 
    见二姊的表情有点变了,向小四偷偷笑了。「你不去见他吗?要是他被阿爹砍死了怎么办?」
 
    「他……来干嘛?」犹豫了好一会儿,向小扬才幽幽问道。
 
    他都说得那么绝情了,又为何要来找她?
 
    「我也不知道。」向小四耸了耸肩。「我见他神情颓靡、眼圈好深,神也不好的样子,好像大病初愈的感觉。」
 
    也是啦!中了她的傀儡香可是要好好休养半个多月的,可夏侯焰竟然不到二天就追来景阳城,脸色会好看才有鬼!
 
    没错,把药把陈芸娘的就是她向小四!哼!谁教二姊要威胁她,她早说过她会报复的,难得让她逮到机会,怎能不好好利用?
 
    而且,她也是在帮二姊呀!只要夏侯焰够爱她,药效就会解除,而既然夏侯焰这么快就追来,代表他够爱二姊罗!
 
    呵呵,她可是在帮他们的感情加温呢!
 
    「大病初愈?」听到他病了,向小扬微微拧眉,忍不住脱口而出。「他病了?」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向小扬,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他那么无情地对待你,你还关心他是不是病了?
 
    真是……没志气!
 
    向小扬在心中暗骂着自己,可是却又控制不住担忧的心情。
 
    「好像吧!我也不清楚。」向小四装出一脸无辜。「不过我看他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应该是病得不轻。」
 
    「是吗……」向小扬犹豫着。
 
    其实,听到他来了,心里不可否认地有着窃喜;可是,却也有着恼怒,他都给休书了,还来干什么?
 
    可是……她好想他呀!
 
    离开他虽然心痛,可是她真的好想他,虽然气自己没用,可是却无法克制心头的思念,想他、想他、好想他……
 
    「二姊,你不去见他吗?」见向小扬一脸犹豫的表情,向小四轻声问道。
 
    「我……」
 
    「如果再不去见他,他一定会被阿爹赶出去喔!搞不过阿爹会拿刀砍他,以他那虚弱的模样……」向小四停住不语,因为正主儿早已冲出房门,紧张地跑到大厅去了!
 
    而她呢?呵呵!当然要赶紧溜了,难道要留下来让二姊砍呀?
 
    ***  ***  ***
 
    「夏侯焰!我砍死你——」
 
    向小扬一冲到大厅,就听到阿爹吼出这句话。
 
    想也不想的,她立即大吼:「阿爹,你要敢伤他一寒毛,我就一辈子不跟你说话!」
 
    话传到向霸天耳里,手上的大刀在砍到夏侯焰前一刻立即停住。哇!就差一点点……
 
    「小扬……」瞪着女儿,向霸天不敢相信女儿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威胁他。
 
    「扬儿……」一看到向小扬,夏侯焰立即扬起笑,苍白的俊庞毫无血色,眼下是浓浓的黑眼圈。
 
    「你……」见他这模样,向小扬好不心疼,可她逼自己硬下心肠不看他,装出冷淡的表情。「你来干嘛?」
 
    她问得冷漠,眸儿却偷偷地觑着他,见他脸颊凹陷,好似真的病得不轻的样子。
 
    这是怎样回事?才短短三天,他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来接你回去!」一看到她,夏侯焰就移不开眼,尽管她的态度冷漠,可他却捕捉到她眸里一闪而逝的担忧。
 
    薄唇微微扬起,就算她再气他,可却还是关心他的——这个发现让他定下心来。
 
    当他从昏沉里醒来,第一个想见的就是她,顾不得身体仍虚弱,便快马加鞭地赶来景阳城。
 
    「你不是休了我吗?」向小扬哼了哼,冷冷睨他一眼,可一看到他苍白无血色的脸庞,心头忍不住一紧。
 
    不争气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为他心疼。
 
    「对呀!你都休了我女儿了,还敢上门,简直是……」向霸天附和,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刘玉梅阻止。
 
    「好了,姊夫,让他们两人好好聊聊,我们先离开。」看见夏侯焰看着向小扬的眼神,心头明了地一笑。
 
    「那怎么可以?要是扬儿又被这小子欺负,那……」向霸天仍不放心,可不让他把话说完,刘王梅就拖着他离开了。
 
    顿时,偌大的厅里只剩下两人。
 
    向小扬咬着唇,啾了夏侯焰一眼。「你的脸色好差……」话一出口,她赶紧咬住,讨厌!这话显得好像她十分关心他……
 
    果然,听到她的话,夏侯焰徽微笑了。「你关心我。」
 
    「鬼才关心你!」向小扬瞪他,「你到底来干嘛?怎么不去跟你的陈芸娘亲热?」
 
    提到「陈芸娘」三个字,尽是浓浓的酸味,她可没忘记,他那时和陈芸娘的亲密。
 
    「我把陈芸娘逐出冷天堡了。」夏侯焰说,黑眸深灼地看着向小扬。「那天,我不是故意说出那些话的,我被控制了。」
 
    「控制?」向小扬愣了下。
 
    「陈芸娘对我下了药,让我成了她的傀儡,无法反抗她的话,所以才会对你说出那些话、对你下休书,那些都不是我自愿做的。」虚弱的嗓音不停解释,一下子说了一大串话,让他不停喘息,身子也跟着晃了几下。
 
    「你还好吧?」向小扬下意识地扶住夏侯焰。
 
    夏侯焰乘机握住她的手,「扬儿,原谅我好不好?」
 
    「我……」其实,听了他的解释,明白了一切,她并没那么气了,这也解释了他那天的怪异之处。
 
    而那时的她,虽然也觉得他很怪,可是一听到他残酷的话语,她就无法再冷静思考,只能让情感主导一切。
 
    虽然如此,她还是很在意——「可是,你说你爱陈芸娘……」却从没说过爱她!
 
    「我不爱她,我爱的是你!」夏侯焰赶紧说道,话一出口,苍白的俊脸尴尬地红了。
 
    「你说什么?」向小扬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轻咳几声,夏侯焰红着俊庞,不自在地说:「我爱的人一直是你,早在很久之前,我就爱上你了,只是说不出口。」
 
    「那你现在怎么说得出口了?」偎着他,向小扬的心缓缓融化了,所有的怨气在听到他说爱她时就全消了。
 
    「因为,我不想失去你。」握着她的手,夏侯焰深情地看着她。「扬儿,跟我回去好不好?」
 
    「好!」柔顺地点头,向小扬甜甜笑了,小手轻抚着他憔悴的脸颊。「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准再说那些伤人的话来伤我的心。」
 
    「好!我答应你。」那些混帐话,他永远不会再说出口。
 
    「哇!这才乖!」向小扬满意地笑了,用力给他一个响吻,他乘机用力吻住她,舌尖交缠,洒散一室喘。
 
    许久,相贴的唇瓣才缓缓分开。
 
    「不过,到底是谁给陈芸娘那种奇怪的药呀?」向小扬轻喘着,不解地问着。那么神奇的药,竟有人做得出来?
 
    「陈芸娘说是个白衣姑娘拿给她的,她也不知那人是谁。」夏侯焰也跟着皱眉,他也很想知道是谁做了那种该死的药,那种被控制的感觉,可一点也不好受!
 
    白衣姑娘?向小扬慢慢眯起美眸,「该死的向小四!」厚!她早该想到那种变态的药只有向小四做得出来。
 
    死家伙,方才还给她装无辜?想必那家伙现在一定逃得远远的,该死的!
 
    「什么?」她的咒骂让他挑起眉。
 
    「没什么。」看着夏侯焰,向小扬笑了。
 
    算了!至少那药让夏侯焰对她说出「爱」这个字,也算是值得了。
 
    这次,她就不跟向小四计较了!
 
    「喂!再说一次爱我。」向小扬搂着夏侯焰撒娇。
 
    「呃……」夏侯焰尴尬了,不是只要说一次就够了吗?「扬儿……」
 
    不好吧?大男人开口闭口就说爱……
 
    「干嘛?你快说嘛!」见他害羞了,她贼贼地笑了。
 
    「我……我……」生平首次结巴,夏侯焰无措极了,最后只能低头堵住她的嘴,让自己暂且逃过一劫。
 
    唉!爱用做的不行吗?
 
    终曲
 
    夏侯焰在房里偷偷地翻着东西,像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找得好专注,也找得很小心翼翼,就怕被发现了。
 
    「夫君,你在找什么?」向小扬从澡间走出,就见他偷偷地翻箱倒柜。
 
    「呃……没什么!」夏侯焰站直身子,一脸正经。
 
    「喔?」向小扬挑眉,贼兮兮地笑了。「你在找休书对不对?」
 
    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些日子他的不安,她可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却不说出来,当作没看到,偷偷欣赏着。
 
    呵呵!谁教这样的他好可爱。
 
    「呃……」被猜中了,夏侯焰微恼地瞪着向小扬,咳了几声,不甘愿地间:「你把休书藏到哪了?」
 
    可恶!他还以为接她回家就没事了,没想到她一直留着那封休书,而且还藏得好好的,不让他有机会毁尸灭迹。
 
    那纸休书,像个疙瘩一直卡在他心里,就怕她哪天心血来潮,拿着那纸休书说要离开他,他可不许!
 
    「你管我藏到哪!」向小扬轻哼一声,坐到梳妆镜前,拿起象牙梳轻轻梳理着微湿的长发。
 
    「扬儿,那纸休书又没用,你留着干嘛?」
 
    「哪会没用?」她从铜镜里看着他。「等哪天你惹我生气了,那纸休书就有用了。」
 
    呵呵呵,敢休她?他好死了!
 
    管他是不是被控制,休书都写了,她怎能不好好利用?只要他对她不好、惹她生气,那纸休书就能派上用场了!
 
    听了她的话,夏侯焰敢怒不敢言地瞪着她,他就知道,这个爱记恨的女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如果,你不想我拿出那纸休书的话,就天天说爱我呀!」哼!每次要他说爱她都像个闷葫芦,不说就是不说,她就不信拿休书来威胁,他还不说!
 
    「向小扬!」夏侯焰咬牙低吼。
 
    「怎样?你要凶我吗?」向小扬挑眉看他。来呀!她等他凶呀!
 
    该死!夏侯焰大步上前,一把搂住那该死的女人,用力地吻住她。
 
    「唔……说爱我!」她继续要求。
 
    「爱……」他咕哝。
 
    「什么?」她没听清楚。
 
    可他不再给她机会,将她抱到床杨上,薄唇用力翻搅着她嘴里的香甜,不让她有机会再吐出任何一句逼问话语。
 
    说爱她?好!他就用行动表示,让她尝尝他对她满腔的爱!
 
    【全书完】
顽女擒夫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2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亲亲宝贝老师请别生气火辣荡女妙女偷欢事件簿独宠嫂嫂玫瑰沾露分外美夫君们不好惹双生子的玩具禁忌的诱惑师傅,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