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爱人太心机最新章节

第十章

爱人太心机 | 作者:怜怜 | 更新时间:2019-06-27 14:13:21
推荐阅读:股神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激情游戏儿妻秘书的成长之路幸福并不遥远都市猛男
第十章
 
    「啊!不要走!你不要走……」
 
    夜半时分,一阵凄厉的叫喊传来。
 
    季希筳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醒,赶忙抓起眼镜,打开床头的台灯,摇醒躺在身旁的人。
 
    「小晴!醒醒!」
 
    云知晴睁开眼,刺眼的光线入她的瞳孔,她瞪着四周熟悉的摆饰,知道自己又作恶梦了。
 
    季希筳揉揉眼睛,掀开棉被下了床,倒了两杯温开水,一杯给自己,一杯给云知晴。
 
    「喝杯水,冷静一下。」她把水递到两眼无神、目光呆滞的好友面前。
 
    「我刚刚……有说什么吗?」云知晴转过头,怯生生地看向季希筳。
 
    梦里的大男孩好无情,不管她怎么哭泣、哀求,他都不理她,提起行李就走。
 
    就像他们在机场分离的那一幕……
 
    他已经走了……弃她不顾……
 
    「妳说呢?」季希筳不答反问。
 
    从她搬进来,这情形已经发生无数次了。刚开始她真的被吓到,现在已经很习惯……小晴半夜不喊,她才会觉得很奇怪哩。
 
    「妳不打算去找他吗?」看云知晴没打算谈,季希筳自己问了。
 
    「嗯?」云知晴想装死。
 
    季希筳猛翻白眼。
 
    这个死白痴,又想打迷糊仗了吗?那每到半夜哭喊叫对方回来的又是谁?
 
    「我是说去找安倚华。」她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云知晴嘴巴一开一阖,话语艰难,「他……他出国学电影相关的课程,刚好可以发挥他的才能,干嘛回来?」
 
    「他学电影是他的事,妳想他是妳的事。」季希筳神情非常悠哉,干脆坐下来讲古。
 
    「妳知道啦?」云知晴无助地看着好友,眼眶含泪。
 
    「妳半夜喊来喊去就那几句,我哪会不知道?」季希筳说着,把坐在床边的维尼熊抓来把玩。
 
    唉,她为什么会这么好运,跟失恋的人住在一起呢?
 
    刚开始像神虐待,现在习惯了,倒觉得那个喊叫像是催眠,晚上听不到还真难过呢!
 
    「对不起。」云知晴很委屈地道歉。
 
    她不知道自己晚上会说梦话露了馅……
 
    真的很对不起……她不是故意的……
 
    她的眼泪像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下来。
 
    「唉唉唉,妳别哭啊!」季希筳赶忙把面纸送到她面前。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想他……」
 
    几个月以前,她还整天跟他黏在一起,现在却……这样的事实让她无法承受。
 
    「妳没留他吗?你们应该交往很久了吧?」季希筳语带暧昧的问起。
 
    自安倚华搬走后,她就和小晴一起承租了他原来的住处;看到小晴对这房子里的摆设常摆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再加上半夜时有的叫喊声,她才断定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嗯。可是他有女朋友,我们只能偷偷交往。」云知晴总算承认了。
 
    「女朋友?可他出国那天没看到啊!」她怎么没听说过安倚华有女朋友?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觉得他太无情无义,所以没来送他吧。」云知晴边擤鼻涕边微笑。
 
    「妳的意思是,妳觉得他说走就走很无情?」季希筳琢磨着好友的言外之意。
 
    云知晴点点头。那天大家都哭成了一团,只有安倚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当然是无情无义啦!
 
    「那天妳跟他妈哭得最惨,我还以为妳就是他的女朋友咧!」季希筳想起那天送机的场面。
 
    「我最好是他女朋友啦!」云知晴白季希筳一眼,满腹怨怼。
 
    如果她是安倚华的女朋友,她一定会每天对他哭、对他闹,死活都要巴住他,不让他走。
 
    「私下有奸情也算交往。更何况你们住这么近,我就不相信你们没有常腻在一起。」
 
    云知晴红了脸,默认季希筳的话。
 
    「妳以前脖子上的『草莓』是他种的?」季希筳问得更暧昧了。
 
    「对啦!」现在人走了,她才敢承认。
 
    「那他还真是猛……那个痕迹好明显,本遮不住……我不相信他女朋友不知道你们的事。」季希筳歪在云知晴身旁,开始胡乱猜测。
 
    「我哪知?我又没看过人。」云知晴耸耸肩,对季希筳的猜测不予置评。
 
    「怎么可能?你们至少交往一年了耶!」他们来往了一整年,安倚华的女朋友从来没出现过?!
 
    「两年。」云知晴伸出两只手指更正。
 
    「两年?妳高三就跟他交往了?」两手抓住云知晴的手指,季希筳的眼睛瞪得非常大。
 
    「对啊。我们从他高中要毕业的那个月就开始了……」云知晴这才把他们交往的过程娓娓道来。
 
    季希筳边听边点头,开始怨恨自己观察力不够敏锐。这么八卦的一对情侣就在身边,她竟然不知不觉!
 
    不过,她还是越听越奇怪──
 
    「妳说小弥从来没找过安倚华?」
 
    「对啊。以前在镇上就算了,我们约会的次数不多,当然见不到人。可是后来我住在楼下,也从来没见她来找人……」其实她很想看看小弥长得什么样子呢。
 
    「我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妳同学吗?」云知晴眼巴巴地看着季希筳,希望她快点想出来小弥到底是哪一班的女生。
 
    「哈……」突然间,季希筳好像想到了什么事,开始大笑。
 
    「什么事那么好笑?」云知晴很是着急。
 
    「我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季希筳捂住肚子,边笑边擦泪。
 
    「这么晚了……」她是要确定什么啊?
 
    季希筳本不管那么多,抓起电话拨给在家里的小弟,硬是把他从睡梦中挖起来。
 
    「阿明,每天晚上陪你睡觉的梦中情人叫什么名字啊?」
 
    她按下免持听筒键,让云知晴也能听见。
 
    「厚!阿姊,妳很无聊咧……把我叫醒就为了这件小事?!妳跟小弥还不熟吗?刚刚小弥正在喂我吃葡萄咧……」季希明在电话那头哇哇大叫,怪姊姊吵醒他的美梦。
 
    「你今天跟小弥恩爱多久啊?」季希筳本不在乎,继续探问。
 
    「当然是三百回合!等一下还要继续。再见!」季希明已经懒得理姊姊的问题,挂了电话马上回去作他的美梦。
 
    「听到了吗?」季希筳问着目瞪口呆的云知晴。
 
    「小弥正在跟妳弟弟交往?」云知晴瞠目结舌。难怪她都不来找安倚华,原来是已经移情别恋了。
 
    「笨蛋!我弟哪有女朋友?那是日本女星松蒲亚弥的昵称啦!」季希筳白她一眼。
 
    「啊?」怎么会这样?
 
    「可怜的孩子,妳家没有男孩子,难怪妳不知道。他们都会有幻想的对象……我弟房间贴满松蒲亚弥的海报,桌上摆满她的CD、VCD,他跟安倚华喜欢的应该是同一型的吧!」
 
    像小晴虽然格迷糊,但长得可爱俏丽,算得上是跟松蒲亚弥同类型的女孩。
 
    「他没有女朋友,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说走就走?」他本没跟她说小弥是他的幻想对象啊!
 
    「那得问妳自己啊。」季希筳把问题丢回去。
 
    「问我?」云知晴满头雾水。
 
    「我觉得……安倚华应该在生妳的气吧。几乎没人知道你们在交往,妳还乱写他跟电影社公关的爱情小说……」季希筳摇摇头。
 
    「我当天晚上就去跟他道歉,他说不介意的啊!」云知晴马上喊冤。
 
    「但没人知道你们交往也是事实啊!」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她那次靠那么近,也不会发现小晴身上的那个吻痕。
 
    「我……我一直以为他有女朋友,我怕被人家说我抢别人的男朋友嘛!」云知晴结结巴巴,开始解释。
 
    「妳八卦看太多,看到脑筋坏掉了。」季希筳略微同情地拍拍她的头。
 
    这是什么意思?云知晴眨眨无辜的大眼,不懂。
 
    「我们才几岁,谈恋爱才几年?又不是经年累月在一起,怎么会腻?干嘛交那么多个,累死自己?」季希筳直指问题核心。
 
    数字周刊写的劈腿绯闻主角都是成年男女,而他们,都是学生。
 
    很少人在学生时代会同时结交两个或以上的女朋友;如果有,也几乎是被渲染的成分居多,因为大家都对异和感情有份美好的期待。
 
    「我……」云知晴哑口无言。
 
    「妳忘记在写校园八卦报的时候,所有劲爆的新闻都是妳发的?只是没挂妳的名字罢了。因为匿名,所以我们变得很勇敢,把想象中会发生的事全都写出来。」这也是她进入Y大后不再迷恋狗仔生涯的主因。
 
    现实人生不是由几张图片和想象构成的,所谓的名人一天也只有二十四个小时,爱情并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只是他们生活在镁光灯底下,一言一行都会被镜头放大解析。
 
    那些青春少女却张大梦幻的双眼,贪婪地阅读着心目中偶像身上发生的事情,藉以融入他们的生活。
 
    这种生活非常不切实际,却是小晴向来的生活重心。
 
    所以她才会以为追求自家三姊的安倚群广设后、以为二姊抢大姊的男友,大姊伤心欲绝……
 
    事实上,几个姊姊的爱情生活跟她的幻想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小晴才会鬼鬼祟祟,不敢公布她的男友是谁,因为她是用粉丝的心情跟安倚华交往。
 
    她不敢想象这么好的对象会留在自己身边,就蒙着眼睛过日子,过一天算一天,更别说要求公平、恋情公开了。
 
    说起来,小晴的想法很单纯,但也很愚蠢,偏偏安倚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本没发现她是用「崇拜」的心情跟他交往,只要他愿意,不管他有多少女朋友,她都要跟他在一起。
 
    这个安倚华,有机会可以当个到处劈腿的坏男孩,竟然没有好好把握?真是错失良机!
 
    「就是这样,没错吧?」季希筳把云知晴的心情说得一清二楚,顺便把她骂个狗血淋头。
 
    「对啦!那我现在怎么办?」她好想哭喔!原来是她把安倚华气跑的……
 
    「怎么办?睡觉啊!」季希筳打个特大的呵欠。
 
    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天也快亮了。连续一个月没有睡好,往后她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那我跟安倚华……」云知晴死缠住好友的手臂不放,要她快点想想办法。
 
    「去把他追回来啊!」季希筳用力敲打这个笨蛋的头。
 
    「我……我要去挖猪公,把钱拿去买机票!」云知晴急得到处乱窜。
 
    「蠢蛋!睡觉啦!」季希筳一把拉住她。
 
    「为什么?他出国去念书,万一被别的女生追走,那我怎么办?」云知晴说着又想哭了。
 
    「妳现在去有屁用?再说又还没放假,妳功课不管啰?」季希筳白她一眼。
 
    说她笨,她还真的很笨!
 
    「安倚华比功课重要啊……」呜呜呜……她好怕他被别人抢走……
 
    「妳脑袋里再不装些东西,他就真的不想要妳了。」季希筳恐吓她。
 
    「真的吗?」说真的,安倚华也不大喜欢她看那些有的没的。
 
    「当然。妳以为他出国去念电影很轻松吗?一定是经过一场家庭革命的!妳现在出国去,他刚开始很高兴,后来就会嫌妳碍手碍脚了。」季希筳打个呵欠,眼泪都流出来了。
 
    「安伯伯、安妈妈来送机时,好像很不高兴……」她想起来了。
 
    「拍电影收入又不固定,何况他本来还是Y大电机系的高材生……」季希筳话还没说完,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对喔!安妈妈就在念这个……」云知晴边听边点头。
 
    当她回过神,才发现好友已经睡着了。
 
    窗外的天色也明亮了起来……
 
    其实她的眼皮也很沉重,但她现在情绪很亢奋,睡不着。
 
    为什么希筳都知道安倚华的心情,她却不知道?
 
    明明她才是安倚华的正牌女友,她却不知道他的压力、人生目标、未来愿景……
 
    是她太笨了吗?还是真的看八卦看坏了脑子?
 
    云知晴窝在自己的床位上,开始认真想一些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她也不太明白该怎么做,但她心里隐隐约约有个方向,那是追逐安倚华离去的方向──
 
    她要变成可以协助他的人,而不再是需要他保护,或是可以任意抛弃的累赘!
 
    她要变成他生命中绝对少不了的角色!
 
    在晨光中,云知晴对着从窗户进来的七彩光束,郑重起誓。
 
    圣诞节将近,纽约市大雪纷飞。
 
    刚下课的安倚华将装书的背包挂在肩膀上,两手在风衣的口袋里,走出地铁站。
 
    他租赁的公寓离地铁站不远,所以虽然没带雨伞、没戴帽子,他也不怕会感冒。
 
    今天是连续假期前的最后一堂课,满多人没去上的,但待在住处也是闲着,他又没安排打工,所以还是出门了。
 
    雪越下越大,飘落在他的发、肩膀、袖子的反折处,因为没戴手套,所以他两手冻得像放在冰箱里一样。
 
    以前看电影看到这种画面,总觉得唯美浪漫得不可思议,现在自己走在下雪的街道,才知道冷到不行。尤其一个人离家在外,碰到这种家人团聚的日子,真是悲苦到只想流眼泪。
 
    低着头,他脚步越来越快……只要再几分钟,就可以脱离冰冷的空气了。
 
    经过一个转角,再走过有涂鸦的围墙……到了!
 
    他准备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串,只要走上楼梯,就可以打开门,钻进他的住处──
 
    一个东张西望的女孩迎面而来,他下意识地闪身,让她通过。她专注地盯着手上的笔记本跟街边门牌,一看就知道是在找路。
 
    「Excuse me……」女孩并没有继续前进,反倒拦住他,把笔记本递到他面前。
 
    安倚华接过笔记本,看着熟悉的地址,神情古怪地看向女孩。
 
    问路的女孩也恰巧抬起头,两颗晶亮的大眼睛就这么看向他──
 
    「小晴?」安倚华吓坏了。
 
    这丫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谁带她来的?怎么会让她一个人拿着笔记本问路?
 
    「安倚华……安倚华!你是安倚华!」云知晴穿着大衣,脖子围着围巾,手上拎着的东西全掉下来,因为它们的主人现在两手挂在大男孩的脖子上,没空理它们。
 
    「妳怎么来了?谁带妳来的?妳怎么一个人在纽约市里乱走……」安倚华抱住她,语无伦次,差点被吓破胆。
 
    「我好想你!我为什么不能来?」她嚷嚷着。
 
    察觉挂在脖子上的小手有多么冰冷,安倚华更心疼了。他抓下她的手,将它们紧紧握住。
 
    「妳想我可以打电话给我。」旧日的温柔重现。
 
    「骗人!你又没有留电话给我,叫我怎么打给你?我连地址都是去跟安妈妈要的。」云知晴噘起小嘴,非常不爽地控诉,完全不提自己曾经犯的错。
 
    不管他会不会跟她算旧帐,她都要紧紧的巴住他,再也不放!
 
    「我没想到妳会来找我……」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他完全没料到迷糊的大女孩会出现在他面前。
 
    「我想死你了,当然会来找你。」云知晴到了纽约,以前不敢讲的话全部说出口。
 
    她不要再躲在被窝里哭泣、后悔,她要明白地告诉他,她想他、她喜欢他!
 
    「真的吗?」安倚华突然被心爱的女孩告白,俊脸一红。
 
    「不然我干嘛大老远来看你?」云知晴很认真地告诉他,「我要来查勤,检查你的房间有没有窝藏别的女孩!」
 
    「绝对没有!」他连忙摇头。
 
    「真的吗?那你快带我去你的住处。」
 
    「这些东西是……」安倚华望着掉在地上的一堆生活杂货用品。
 
    「我在路上看到超市在大特价,想说圣诞节快到了,就忍不住东买西买……反正不管我买什么食材,你肯定都知道怎么料理。」云知晴弯下腰,跟着安倚华捡地上的纸袋。
 
    「是啊!刚好我有个大冰箱……」安倚华很感动,声音有点哽咽。
 
    原来真的像二哥所说,徜徉在爱情里的女孩就是会抱着一堆食物来塞满他的冰箱……
 
    「是吗?那太好了!我们快进去。」云知晴故意忽略他浓厚的鼻音,只是催促他开门。
 
    她不想那么早承认是自己不对……她要先进他的房间,确定里头没有女孩子遗留的生活痕迹,然后她绝对不会赖皮,一定会好好地跟他道歉,请他收留她,也把他想要的爱情生活还给他。
 
    这些示爱的步骤、争取爱人的心机,不为别的,都是因为她深深地爱着他啊……
 
    【全书完】
爱人太心机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2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股神总裁的暖床秘书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激情游戏儿妻秘书的成长之路幸福并不遥远欲龙驭鲜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