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h文精选小说 > 刺客联盟的雌奴最新章节

第七节:第一次落红就失恋

刺客联盟的雌奴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6-21 13:42:54
推荐阅读:短篇辣文合集快穿之媚肉生香春闺秘史蓝天航空公司的空姐宠溺辣宝贝网游之淫兽调教师爹地的妻子糜烂的游戏莫道不销魂岩洞迷情
第七节:第一次落红就失恋 (2/3)
 
就连一直在监视动向的雷萨古也叹了一口气。他是残忍、冷酷,为达目的绝不善罢甘休的潜伏者,他或许可以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不相干的外人轮暴,好刺激托马斯·韦恩接受他另外安排一个女儿,但就连他也不曾想到,韦恩,这个从小锦衣玉食,被世界温柔善待的男人,有足够的勇气和忍耐力拧脱臼自己一只胳膊,用来脱困。这是不是也说明,雷萨古并没有看错人?如果能控制韦恩,那么他背后的财团和隐形的权利是否也能尽归手中呢。
 
    “让这事结束吧。”雷萨古对他的药剂师说,他的命令简短,但左德向来都能很好的理解和执行。至于怎么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他不会再管了。
 
    ……三日后。
 
    鹿韭睁开眼,像平常起床那样,她慢慢坐起,一缕阳光从打开的老式天窗里投shejin来,刚好落在大腿位置,而盖在她腿上的被子是绿色的,军需品的那种。
 
    她有点发懵。
 
    这不是她的床,她的被子,这里甚至也不是她的房间。
 
    而她已经迷迷糊糊,醒了睡,睡了醒,整整三天了。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自己睡过了三天,是因为在床的对面,有一台老式的电子日历钟。出事那天晚上是十六号,而现在,台历上的日历栏显示着1和9两个数字的组合,而时间指针则刚好对准九点,现在还是上午。
 
    她正想得出神,韦恩推门进来了,鹿韭连忙把被子拉高一些遮住胸前——这有点多此一举,她一直就什么也没穿;但韦恩并没有看她,而是径自把一把烧好谁的小水壶放在桌子上,他是个喜爱整洁的人,阳光直射下,桌子上也看不到细绒和灰,更不用说那把被他擦拭得镫亮,连个锈斑都看不到水壶了,接着他又取来盆和毛巾,再把热水注入。
 
    “对不起,害你做这种事。”鹿韭忍不住说,她盯着韦恩的右手看,尽管已经脱位的骨头被接了回去,但从他僵硬的动作来看,似乎还未完全好。
 
    “你觉得我是自己端茶倒水都不做的人么?”韦恩拧了一把湿毛巾:“转过背来,我给你擦擦,你昨晚留了不少汗,一直在踢被子。”
 
    鹿韭低下头,她不好意思说是韦恩的体温太高了,尽管山里的夜晚阴冷,可两人隔着被子,她也能感觉到韦恩伸手过来抱住她的力量,他就好像一团火。
 
    “害你没睡好吧?”她顺从的转过去,自己撩起长发,露出洁白光滑的背脊和脖子,为了方便韦恩擦拭,她微微低下头。
 
    “我没抱着女人睡过觉。”韦恩用毛巾轻轻擦拭着:“当然,也没给女人擦过身体,你是第一个,挺有意思的。”
 
    他轻描淡写,鹿韭觉得热毛巾有些烫,但擦过后暴露再空气中又有丝丝清凉,有种受虐的快意。
 
    “谢谢你。”
 
    “不用,就算是陌生女人,我也不会看着她被人qiang+bao。”
 
    鹿韭头更低了,她不是谢那件事:“我是谢你留我在你房里。”
 
    “哦,你是说这个。”
 
    韦恩移开手,鹿韭听到他重新拧手巾的声音。
 
    而他的声音淡定,口音优雅:“那天大师父出现救了你我,你晕过去了,之后大师父给我接骨的时候告诉我,是我不接受你,才会出现其他男人要奸污你的丑事,他建议我留下你,这样等同于宣告外界,你受我保护。”
 
    【保护我?韦恩先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鹿韭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什么才好,也许首领对他有所欺骗和隐瞒?刺客联盟并没有这种规矩,并没有规定某个女人归属特定的男人,除非是大姐摩罗那样出外勤。
 
    【我是不是该提醒他呢?】
 
    现在,韦恩还在细心的帮她擦拭着背脊,将昨夜的汗渍擦干净——如果现在有人冒冒失失闯进来,一定会误会两人已经巫山yunyu过了,但实际上,他们两人……这三天根本没发生什么;一来鹿韭受了惊吓,被救回来后吃完药就一直迷迷糊糊的,睡了醒,醒了睡,今早这才算头一遭真正清醒呢,而另一方面,韦恩也伤了筋动了骨,纵然有左德亲自调制的接骨续筋灵药,但到底routi凡胎,总要有个恢复的过程。
 
    这里是组织分给的韦恩的房间,普通,简陋,只保留着最低的生活需求标准,床自然只有一张,小小的木床,宽不到4尺,像韦恩这种体格的男人,躺上去都嫌小了,更何况他还把床分了一半给鹿韭。
 
    睡觉的时候,两人只能抱在一起才不会滚床下去,雷萨古总算是慈悲了一回,又拨了韦恩一床新被子,他和鹿韭才没沦落到晚上还要抢被子的地步。
 
    总部在深山里,湿气和寒气很重很重。
 
    【但韦恩的身体却很热很热,像火,像夜里的光,迷途之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鹿韭低头坐着,头发垂在胸前,刚好挡住胸前两朵hunyuanxuebai的肉蒲,也藏住了满腹心思,她决定暂时也不告知韦恩可能对【保护】这个词产生了误解,她想跟他多呆一会,多一秒都是赚。
 
    ……
 
    她的沉默被托马斯·韦恩收在眼底。
 
    她坐着,韦恩站着,除了被子下那双雪白笔直的腿,他想看什么都能看见,即使没了塑型内衣的束缚,这女人胸前那一对雪白的小鸽子也依然挺立着,随着胸膛的呼吸起伏微微颤抖,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动心。
 
    但韦恩偏偏是个例外,他把目光投向别处、
 
    “转过来吧。”
 
    “对不起,这个我自己来。”
 
    韦恩干脆扳过鹿韭的肩膀,让她转过身面对自己:“还有什么是我这几天没见过的么?”
 
    见鹿韭本能的用双臂抱住胸口,东亚人特有的翘眼角里净是惊恐,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尽管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但他接下来的话出卖了他的情绪:“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到底是轻薄langdang的女人,还是容易受到惊吓的小鹿?”
 
    鹿韭撅起嘴,这话说得她多少有点委屈,这一委屈便把之前学的魅惑手段全忘了:“我只是有点冷。
 
    说着,她渐渐放下手:“还有,你这样……总觉得我是小孩子你是大人,好别扭。”
 
    韦恩这回是是真笑了,他微微扯起嘴唇:“这么一说起来好像还真是,你今年多大了?我不大看得出你们远东人的年龄。”
 
    “二……十?”
 
    鹿韭故意多报了几岁,这会轮到韦恩震惊了:“什么,你二十?我以为你才十四呢。”
 
    “谁十四啊,我看起来有那么小?那你呢,你今年多大了?”气氛一活跃起来,鹿韭也没顾得羞不羞了,她接过韦恩手中拧好的热手巾,自己擦拭身体。
 
    “我比你大一轮,我今年满三十了。”
 
    韦恩答到,他的绿眼睛在阳光下像猫眼石一样剔透,他的眼神如此年轻,颜色也足够名贵,但其中总有一些哀伤的杂质,让人看了莫名心疼。
 
    而年龄这个话题似乎触动了他心中某些隐秘。
 
    “好了,再闲聊下去我没法做事了,中午我还要去拜见师父,现在我去把水换了,你再休息一会吧。”
 
    说完,韦恩转身要出门,鹿韭却突然叫住他:“韦恩先生。”
 
    “还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鹿小姐?”
 
    他停下来,微微转过头,瞬间瞳孔收紧,只见鹿韭已经下床来,赤身luoti站在从天窗射下来的那柱阳光中。
 
    “韦恩先生,你之前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太小才不碰我呢?如果你真的想要保护我,那就上我,现在十点不到,就算你要去见首领,我们的时间也够了,所以……?”
 
    她歪头询问,黑色的长发垂在胸前,笔直的双腿之间被阳光打下浓重的阴影,阴影中有神灵赐予男人的极乐之地。
 
    韦恩想移开眼睛,但偏偏移不开了,他定力足够,却没有办法不去看眼前这具美好的routi——因为这身体年轻,有活力。皮肤雪白,体态婀娜,就算是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能不称赞其美丽。
刺客联盟的雌奴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1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短篇辣文合集快穿之媚肉生香春闺秘史蓝天航空公司的空姐宠溺辣宝贝网游之淫兽调教师爹地的妻子糜烂的游戏莫道不销魂岩洞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