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奇幻修真小说 > 一片杏花香最新章节

前世惊变26婚事定

一片杏花香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6-20 14:49:12
推荐阅读:妖界淫游记神女也疯狂丛林春色凌辱兽兔儿宝贝双姝传说 罪与罚之歌圣女百炼成仙女王的七彩后宫爱上白毛狮子王
前世惊变26婚事定
 
    婚事定下
 
    〝哦〞赤尘乌髪垂在肩侧,长指轻捻髪丝,照入厅来的阳光下,他美颜似雪,浅浅含笑:〝说来听听看,族人都是怎麽想的〞
 
    金蛇小心翼翼,努力说得委婉:〝这冷月谷里有山有水,气候宜人。数百年来,并无天崩地裂,狂风暴雪之异像。我晶蟒蛇族,可说是与世无争,安居乐业〞
 
    〝安居乐业〞蛇王面无表情,只凝视着他,轻声一问:〝你难道忘记一年前,鸟妖是如何攻进谷来,一把火将蛇村烧成灰烬〞
 
    那惨烈的夜晚,金蛇怎会忘记
 
    黑暗里他疯狂挥着双刀,抵抗从天而降的鸟兵。却怎麽也挡不住高高窜起的火焰。熊熊的烈焰烧红了他的眼,也烧尽了蛇族辛苦建立的家园。即使是经过了这麽些时日,想起来心口还隐隐生疼。
 
    一时间,悲愤填膺,恨不能即刻冲出冷月谷去,将那些万恶的鸟贼碎屍万段。
 
    赤蛇不禁暗笑,这有勇无谋的弟弟,耳子太软,任谁几句煽动的言语都能说得他动容。空有高人一等的强大法力,却没有为王的智慧。王位没交给金蛇去继承,是蛇族之幸
 
    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言道:〝金蛇,我们的父王壮志未酬身先死,他的遗愿,要由我俩来完成。若是你我兄弟无法齐心,岂非是让父王抱撼九泉,无法瞑目〞
 
    〝额〞
 
    〝好了,你回去好好地想。〞举起手来,赤蛇下达逐客令,〝本王交待的事,赶紧去办。再有拖延,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云淡风轻地,就将金蛇给打发走了。
 
    想起红罗帐内的美人,他挥袍转身,急欲往屋里行去。
 
    〝大王,长老们求见〞门外护卫却再次来报。
 
    〝本王说过今日谁都不见〞
 
    守卫还未答话,门口已经响起悠扬温婉的话声:〝尘儿,怎麽连母后也不见吗〞雍容华贵的身影缓步走进殿来,身後跟着五大长老,还有方方离开的金蛇。
 
    赤蛇没想到长老们果真将蛇后从冷月祭殿里给请了来,心中咒骂不已,却不能发作。只好恭敬地将母后迎入厅内,请在上座。
 
    冷后也不和他客套,开门见山直接就把话摆明了说:〝尘儿,今日当着长老们的面,何不把将你心中的打算坦诚言之,把立后这件事就此了结〞
 
    面对母亲尖锐的质问,赤尘无法闪躲。
 
    目光缓缓扫过众长老,经过黑岩时似是无意地停留了片刻。凤眸深幽,云容清淡。唇间轻轻地吐出一句,〝谁愿意将自身真气结成元丹献给本王,本王就娶她为后〞
 
    大殿之中,气氛顿时凝滞。
 
    成年的妖,练术百年结的丹仅有米粒大,之後每百年逐渐增长。至五百年左右约莫状如红豆。若要结成珍珠大小,至少千年。
 
    如此耗费时日结成的灵丹,怎能轻易献出
 
    再一想,杏儿结丹那一日,冷月山上风云变色,她的灵力绝非一般小妖可拟。如若她自愿将那元丹献出,对赤尘法力的进,是天大的助益。难怪蛇王想方设法,非得将她留在身边。
 
    见众人皆不答接腔,赤尘便自说自话,声如流泉:〝当年,我的父王,为了要支撑结界,耗尽真力而亡。前些时候鸟妖冲破结界,杀进冷月谷,本王为了修补破损,几乎用去了所有的真力。各位长老总是口口声声说,和平为上策。但可知,和平是假象,是依靠着那薄弱的结界维持着,随时会像泡沫般破灭〞
 
    一番话,听得黑岩长老面色僵硬,忍不住反驳:〝蛇族之王,以族人安危为己任,本就是天经地义。听蛇王的语气,似乎是对於以自身的真气去修那结界,有所不满。〞
 
    笑得深沉,赤尘柔长的眉目徐徐展开,清浅淡漠间有丝丝缕缕摄人的寒意。
 
    盯着黑岩好一会儿,他缓缓开口,〝看来,黑岩长老忠肝义胆,热爱族人之心,胜过本王许多。那好,本王前些日子巡视结界,发现有一处破绽,恐怕被鸟妖发现,会趁虚而入。这回,就烦请黑岩长老前去修补如何〞
 
    黑岩瞬间变色。
 
    往时修补结界,都是五大长老合力为之。单靠他一人,耗去的真力恐怕他要闭关居半载才能练得回来。
 
    〝这个〞黑岩面有难色,呐呐接不下话。
 
    〝罢了〞赤尘面带嘲笑,唇角勾着艳色风情,妖美彷佛天边云彩。〝看来,还是本王去吧〞
 
    站起身来,他对着冷后躬身拱手,凝肃说道:〝母后在上,赤尘之心有天为证。决意要娶杏儿为妻,不只是为自己,也是为了冷月谷中所有的族人〞
 
    婚事定上
 
    如果不是因为屋室外传来嘈杂喊叫的声音,这场狂热的欢爱恐怕会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
 
    被打扰了好事的赤尘挪动着不悦的脚步,临出房门时,回眸凝看埋在被褥里喘着气的杏儿,淡淡一笑:〝在床上躺着别动本王出去看看,片刻就回,不会让你等太久。〞
 
    站在蛇王殿门前的台阶上,他神色冷冽瞧向正在和殿前护卫大声叫骂,强硬要往里闯入的金蛇王子。
 
    〝这是怎麽回事〞
 
    金蛇抬起头来看赤尘,怒气炽烈,〝赤蛇哥哥,这些不长眼的家伙,挡着不让我见你。〞瞪着大眼他大声质问,〝那妖女就在里面,对不对她已经把你给迷得昏头转向,甚至答应要娶她进蛇,是也不是。〞
 
    赤尘板着脸,沉默片刻。
 
    〝进来吧〞
 
    挥动长袖,他转身走进殿厅内。才一落座在厅堂正中的红木太师椅上。跟在身後进来的金蛇就声如洪钟嚷着:〝妖女来路不明,上回还和那鸟族妖人连成一气,如何能当蛇族的王后赤蛇哥哥你要三思〞
 
    赤尘挑起长眉,面容微怒。〝本王的王后该要是谁,难道要由你来决定吗〞
 
    金蛇仍是不服,〝王后生下王子,会是未来的蛇王。那妖女所出,血统不纯,能成为我蟒族之王吗〞
 
    提及血统,戳中赤尘的心病。这深埋在心底的痛处,被金蛇无意掀开,赤尘手指紧握成拳,砰地敲在桌几上发出木头碎裂的巨响。
 
    惊动了门外的守卫冲进殿内,抽起腰间兵器围着金蛇,金蛇也不甘示弱,摆出架势,一触即发。
 
    见此剑拔弩张的态势,赤尘压下怒火,摒退众人。凤目深幽直视金蛇,看了许久,才缓缓言道:〝蛇族的王位,并非一定得由本王的王子来继承,也可以是金蛇弟弟所出,不是吗〞话音轻缓,赤尘语意深长,〝你若真是如此忧心蛇王的血统,就赶紧物色个族中女子,生一整窝血统纯正的小蛇吧〞
 
    听见如此骇人的一番说词,金蛇一时怔楞,〝那个〞脑门一片混乱,不知该说什麽才好。
 
    还来不及想清楚,赤尘话音又起。
 
    〝我要你编列的士兵名册进度如何蛇族中能上战场的,够不够一万之数你查清楚了吗〞
 
    金蛇脑门又是轰地一声
 
    族中长老多不主战,交待他不必积极去查,虚应故事就好。
 
    这些日子,为了立后的事纷纷扰扰,以为蛇王已经将此事给搁下,不料他却在此时出声逼问。
 
    毫无准备,金蛇只好随口应付。
 
    〝额还在查〞
 
    〝那就快去查清楚〞
 
    赤尘敛起眉目,目光凝肃盯着他的王弟,〝正事不做,净惹些闲事,不信本王会用族法办你〞
 
    金蛇从小就崇拜他的哥哥,赤蛇在他的心目中有如天神。
 
    本来,赤蛇交待他去办的事,无论如何他必定会尽心尽力,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但是长老们经历过战乱的洗礼,深知战争的可怕。一旦和鸟族动起干戈,,冷月谷中所有成年的族人都被动用,谁来照料谷里好不容易建好的基业
 
    练成人形的蛇,已经习惯於过人类的生活,耕作织衣,作息有序。过惯了悠闲日子,有很大一部分族人只想要安居乐业,并不支持蛇王的想法。
 
    深吸一口气,金蛇决定当着蛇王面,坦白直言。
 
    〝赤蛇哥哥,攻打鸟族这件事,族人其实有不同的意见  〞
 
    〝哦〞赤尘乌髪垂在肩侧,长指轻捻髪丝,照入厅来的阳光下,他美颜似雪,浅浅含笑:〝说来听听看,族人都是怎麽想的〞
 
    ═══════════════繁简体分割线═══════════════
 
    婚事定下
 
    〝哦〞赤尘乌髪垂在肩侧,长指轻捻髪丝,照入厅来的阳光下,他美颜似雪,浅浅含笑:〝说来听听看,族人都是怎么想的〞
 
    金蛇小心翼翼,努力说得委婉:〝这冷月谷里有山有水,气候宜人。数百年来,并无天崩地裂,狂风暴雪之异像。我晶蟒蛇族,可说是与世无争,安居乐业〞
 
    〝安居乐业〞蛇王面无表情,只凝视着他,轻声一问:〝你难道忘记一年前,鸟妖是如何攻进谷来,一把火将蛇村烧成灰烬〞
 
    那惨烈的夜晚,金蛇怎会忘记
 
    黑暗里他疯狂挥着双刀,抵抗从天而降的鸟兵。却怎么也挡不住高高窜起的火焰。熊熊的烈焰烧红了他的眼,也烧尽了蛇族辛苦建立的家园。即使是经过了这么些时日,想起来心口还隐隐生疼。
 
    一时间,悲愤填膺,恨不能即刻冲出冷月谷去,将那些万恶的鸟贼碎尸万段。
 
    赤蛇不禁暗笑,这有勇无谋的弟弟,耳子太软,任谁几句煽动的言语都能说得他动容。空有高人一等的强大法力,却没有为王的智慧。王位没交给金蛇去继承,是蛇族之幸
 
    心里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言道:〝金蛇,我们的父王壮志未酬身先死,他的遗愿,要由我俩来完成。若是你我兄弟无法齐心,岂非是让父王抱撼九泉,无法瞑目〞
 
    〝额〞
 
    〝好了,你回去好好地想。〞举起手来,赤蛇下达逐客令,〝本王交待的事,赶紧去办。再有拖延,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云淡风轻地,就将金蛇给打发走了。
 
    想起红罗帐内的美人,他挥袍转身,急欲往屋里行去。
 
    〝大王,长老们求见〞门外护卫却再次来报。
 
    〝本王说过今日谁都不见〞
 
    守卫还未答话,门口已经响起悠扬温婉的话声:〝尘儿,怎么连母后也不见吗〞雍容华贵的身影缓步走进殿来,身后跟着五大长老,还有方方离开的金蛇。
 
    赤蛇没想到长老们果真将蛇后从冷月祭殿里给请了来,心中咒骂不已,却不能发作。只好恭敬地将母后迎入厅内,请在上座。
 
    冷后也不和他客套,开门见山直接就把话摆明了说:〝尘儿,今日当着长老们的面,何不把将你心中的打算坦诚言之,把立后这件事就此了结〞
 
    面对母亲尖锐的质问,赤尘无法闪躲。
 
    目光缓缓扫过众长老,经过黑岩时似是无意地停留了片刻。凤眸深幽,云容清淡。唇间轻轻地吐出一句,〝谁愿意将自身真气结成元丹献给本王,本王就娶她为后〞
 
    大殿之中,气氛顿时凝滞。
 
    成年的妖,练术百年结的丹仅有米粒大,之后每百年逐渐增长。至五百年左右约莫状如红豆。若要结成珍珠大小,至少千年。
 
    如此耗费时日结成的灵丹,怎能轻易献出
 
    再一想,杏儿结丹那一日,冷月山上风云变色,她的灵力绝非一般小妖可拟。如若她自愿将那元丹献出,对赤尘法力的进,是天大的助益。难怪蛇王想方设法,非得将她留在身边。
 
    见众人皆不答接腔,赤尘便自说自话,声如流泉:〝当年,我的父王,为了要支撑结界,耗尽真力而亡。前些时候鸟妖冲破结界,杀进冷月谷,本王为了修补破损,几乎用去了所有的真力。各位长老总是口口声声说,和平为上策。但可知,和平是假象,是依靠着那薄弱的结界维持着,随时会像泡沫般破灭〞
 
    一番话,听得黑岩长老面色僵硬,忍不住反驳:〝蛇族之王,以族人安危为己任,本就是天经地义。听蛇王的语气,似乎是对于以自身的真气去修那结界,有所不满。〞
 
    笑得深沉,赤尘柔长的眉目徐徐展开,清浅淡漠间有丝丝缕缕摄人的寒意。
 
    盯着黑岩好一会儿,他缓缓开口,〝看来,黑岩长老忠肝义胆,热爱族人之心,胜过本王许多。那好,本王前些日子巡视结界,发现有一处破绽,恐怕被鸟妖发现,会趁虚而入。这回,就烦请黑岩长老前去修补如何〞
 
    黑岩瞬间变色。
 
    往时修补结界,都是五大长老合力为之。单靠他一人,耗去的真力恐怕他要闭关居半载才能练得回来。
 
    〝这个〞黑岩面有难色,呐呐接不下话。
 
    〝罢了〞赤尘面带嘲笑,唇角勾着艳色风情,妖美仿佛天边云彩。  〝看来,还是本王去吧〞
 
    站起身来,他对着冷后躬身拱手,凝肃说道:〝母后在上,赤尘之心有天为证。决意要娶杏儿为妻,不只是为自己,也是为了冷月谷中所有的族人〞
 
    婚事定上
 
    如果不是因为屋室外传来嘈杂喊叫的声音,这场狂热的欢爱恐怕会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
 
    被打扰了好事的赤尘挪动着不悦的脚步,临出房门时,回眸凝看埋在被褥里喘着气的杏儿,淡淡一笑:〝在床上躺着别动本王出去看看,片刻就回,不会让你等太久。〞
 
    站在蛇王殿门前的台阶上,他神色冷冽瞧向正在和殿前护卫大声叫骂,强硬要往里闯入的金蛇王子。
 
    〝这是怎么回事〞
 
    金蛇抬起头来看赤尘,怒气炽烈,〝赤蛇哥哥,这些不长眼的家伙,挡着不让我见你。〞瞪着大眼他大声质问,〝那妖女就在里面,对不对她已经把你给迷得昏头转向,甚至答应要娶她进蛇,是也不是。〞
 
    赤尘板着脸,沉默片刻。
 
    〝进来吧〞
 
    挥动长袖,他转身走进殿厅内。才一落座在厅堂正中的红木太师椅上。跟在身后进来的金蛇就声如洪钟嚷着:〝妖女来路不明,上回还和那鸟族妖人连成一气,如何能当蛇族的王后赤蛇哥哥你要三思〞
 
    赤尘挑起长眉,面容微怒。  〝本王的王后该要是谁,难道要由你来决定吗〞
 
    金蛇仍是不服,〝王后生下王子,会是未来的蛇王。那妖女所出,血统不纯,能成为我蟒族之王吗〞
 
    提及血统,戳中赤尘的心病。这深埋在心底的痛处,被金蛇无意掀开,赤尘手指紧握成拳,砰地敲在桌几上发出木头碎裂的巨响。
 
    惊动了门外的守卫冲进殿内,抽起腰间兵器围着金蛇,金蛇也不甘示弱,摆出架势,一触即发。
 
    见此剑拔弩张的态势,赤尘压下怒火,摒退众人。凤目深幽直视金蛇,看了许久,才缓缓言道:〝蛇族的王位,并非一定得由本王的王子来继承,也可以是金蛇弟弟所出,不是吗〞话音轻缓,赤尘语意深长,〝你若真是如此忧心蛇王的血统,就赶紧物色个族中女子,生一整窝血统纯正的小蛇吧〞
 
    听见如此骇人的一番说词,金蛇一时怔楞,〝那个〞脑门一片混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还来不及想清楚,赤尘话音又起。
 
    〝我要你编列的士兵名册进度如何蛇族中能上战场的,够不够一万之数你查清楚了吗〞
 
    金蛇脑门又是轰地一声
 
    族中长老多不主战,交待他不必积极去查,虚应故事就好。
 
    这些日子,为了立后的事纷纷扰扰,以为蛇王已经将此事给搁下,不料他却在此时出声逼问。
 
    毫无准备,金蛇只好随口应付。
 
    〝额还在查〞
 
    〝那就快去查清楚〞
 
    赤尘敛起眉目,目光凝肃盯着他的王弟,〝正事不做,净惹些闲事,不信本王会用族法办你〞
 
    金蛇从小就崇拜他的哥哥,赤蛇在他的心目中有如天神。
 
    本来,赤蛇交待他去办的事,无论如何他必定会尽心尽力,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但是长老们经历过战乱的洗礼,深知战争的可怕。一旦和鸟族动起干戈,,冷月谷中所有成年的族人都被动用,谁来照料谷里好不容易建好的基业
 
    练成人形的蛇,已经习惯于过人类的生活,耕作织衣,作息有序。过惯了悠闲日子,有很大一部分族人只想要安居乐业,并不支持蛇王的想法。
 
    深吸一口气,金蛇决定当着蛇王面,坦白直言。
 
    〝赤蛇哥哥,攻打鸟族这件事,族人其实有不同的意见  〞
 
    〝哦〞赤尘乌髪垂在肩侧,长指轻捻髪丝,照入厅来的阳光下,他美颜似雪,浅浅含笑:〝说来听听看,族人都是怎么想的〞
一片杏花香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1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妖界淫游记神女也疯狂丛林春色凌辱兽兔儿宝贝双姝传说 罪与罚之歌圣女百炼成仙女王的七彩后宫爱上白毛狮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