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独爱僧人最新章节

卷一穿越之得宠寡妇终回寻你生生世世

独爱僧人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6-20 12:00:52
推荐阅读:绝爱床诱快穿之尤物养成夺美记双飞(始皇篇)水浴晨光龙袍之下拾了个王妃回家妲已江山风月剑香江怪奇谭
卷一穿越之得宠寡妇终回寻你生生世世(寻你生生世世)
 
    繁
 
    大年初三,廷元旦喜气未退,四处张灯结綵席筵不歇,咸熙公主殿里却乌云罩日不怎幺平静。
 
    接近午时,嘉善坐于厅上秀颜愠怒,若有所思的等候消息。她已等了两个时辰,从旭日初昇待至日正当中,她早已发过几顿脾气,女们全去备午膳,谁都不敢再来招惹她。
 
    唐进终于绷着神经姗姗进来,见嘉善肝火未消,焦头烂额、满脸汗珠的他小心翼翼道:「广化寺住持说他数日没回去,未交代去哪,永和女也说几天不见他人影。」
 
    唐进屈躬说着,眼睛瞄了瞄嘉善,观察她的反应。他是有探到些风声,但直言恐招架不住嘉善此时风雨欲来的脾气,他先喘口气斟酌,定心后且慢再言。
 
    嘉善闻言仍旧拍案生怒,「本公主招他为驸是委屈他了以为他神仙下凡,不食人间烟火了」
 
    唐进支吾起来,挑眉暗忖:公主要知道那事不更恼,说还是不说他再想想,倘使被公主无意间得知,不说下场可能比说了更不乐观,为自保他遂道:「公主不知,据闻淳厚那家伙本五不净,他于严华寺早有女人,那女人从彰德找来,董彦走漏风声,数日前他带那女人出京了。」
 
    嘉善瞠目,锐眼犀利的瞅唐进。既然如此还在她面前惺惺作态,故作清高,董彦那王八羔子也是睁眼说瞎话。
 
    她气得掌心不断捏紧,心中盛怒难消,「我本想再给他一个机会,可见他不识相。不管他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竟敢藐视本公主。」嘉善心被搥上一记。她召的男宠哪个不对她言听计从、左侍右捧、唯唯诺诺,就他看她不上是吗
 
    她服气不了。
 
    「公主打算」唐进眼神闪了闪问。他出京几天也不知朝哪去了。几天前公主不心软,直接将他软禁,就没这些事了。
 
    「把他」嘉善顿了下,盛怒地抽口气,后面没说出的话使她的心揪痛了一下。她是真心看上那个和尚,岂料他不领情,说心痛不痛「把他给我找回来」
 
    她要亲口问问他,她金枝玉叶,抵不上哪个女人了
 
    「要他不来」唐进硬着头皮问。
 
    嘉善两簇星火往唐进瞪,唐进愕然哆嗦了一下,连忙低头道:「小的知道怎做了」
 
    夕阳西下,天际火红灿烂如焰,晚风徐徐拂面,倦鸟结群归巢,两人驾马黄昏漫步,好不惬意,鹣鲽情深如一幅诗情写意之画。
 
    春暖花开气候宜人,赶了五日路太原将至,傍晚将入夜,眼看前方再去恐没村庄,马也倦了,淳厚眺望落日之下荒烟漫草之中有座孤庙对花凝人道:「看那儿可否过夜,去那儿歇一宿吧。」
 
    花凝人回眸对柔情目光温雅一笑。奔波赶路,她着实也累,有处遮风避雨两人相伴不奢求。
 
    庙外芦草丛生,足足有一人高,入内小庙看似多少有过路客暂住,蜘蛛结网不多,里边有烧过的树枝余烬,墙边还有一堆乾草可铺床,做为旅人这样已经很舒适了。
 
    入内花凝人捡了一把乾草忙不迭清理,理出可坐卧之处。入夜温差大,趁尚有余晖,淳厚餵过马燃起篝火,拿出食物。很快天暗下,蛙声虫鸣四起,黑夜尽头晚霞夺目,可没多久被一片黑暗笼罩,旧庙里点燃的火光显得更为明亮。
 
    「吃完早些歇着,明儿一早又赶路。」
 
    淳厚道,递给花凝人水壶,她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几天路上淳厚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老叫她早早就寝,他却总坐禅到她睡着,醒来时他早醒了。
 
    她走过去拿出披风铺上稻草,铺好后叨唸,「你今晚也早点歇着,每天都不知几点睡,睡醒又见你醒了,赶路这幺累,要累出病我怎办。」
 
    淳厚闻言莞尔,轻鬆道:「妳睡下我就睡了,累了一天夫人屡屡躺下就睡沉了,我跟着也睡,夫人睡多久我就睡多久。」
 
    「是这样」她晃晃脑思忖,嫣然一笑,她有这幺好睡她自己并不知情,只知道整天坐在马背上浑身不舒服,躺在床上真舒服。她忍不住倒下鬆软的草床上,仰躺着拍拍旁边空位喊淳厚:「早点休息吧。」
 
    淳厚收拾好食物,却突然盘坐到一旁,瞅她一眼,没事般道:「夫人先睡,我再坐一会。」说完他闭上眼睛,真要坐禅。
 
    花凝人蹙眉弹坐起来,不知为何他不跟她一起上床睡,想了想她着实委屈,「你怎了故意是不这几天都叫我先睡,自己就在那打坐。」花凝人鼓着脸道。不知他哪筋不对,白天殷勤,晚上冷淡,就像早晚温差一般大。她知道他在乎她的,这才诡异。
 
    淳厚听见她抱怨睁开眼盯着微蹙花颜,有些为难道:「说过了,夫人睡着我就睡。」
 
    「我睡着你才睡为什幺」花凝人不服气踱步过去,往他身旁也学他打坐,「要坐一起坐,要睡一起睡,有道夫唱妇随,琴瑟和鸣。」
 
    「夫人」淳厚见她又使淘气,有口难言,满脸懊恼。
 
    花凝人跟他杵上了,促狭他,「叫我娘子。」她喜欢听他这幺喊她。只是要他早休息,不要他累着,不休息脑袋空空也悟不出什幺道理。
 
    「娘子。」他喊,俊俏嘴角勾起一抹灿笑,看得花凝人心底无限甜蜜。
 
    「好,一起去睡。」听闻淳厚柔语喊她,花凝人高兴起身拖他起来,淳厚仍面色为难。
 
    「妳睡着我就睡。」淳厚脚步迟疑,想甩开他娘子,又怕她生气。
 
    「为何」花凝人扭头楚楚可怜问,好像淳厚要遗弃她般难过她知道他并非这幺想,但是,他的行为太弔诡了。
 
    淳厚彆扭的嗫嗫嚅嚅,见机难解,乾脆老实道:「我担心娘子有了,到大理还要一、两个月,路上害喜不好。」话一出俊脸刷上层潮红,热呼呼的。都是被她逼出,这不就让她知道,他一上床看她醒着就想要她,与她翻云覆雨。
 
    花凝人猝然甩掉淳厚的手,脸颊瞬间也晕红起来,低头羞赧道:「就为这个,要等我睡再睡」她啼笑皆非,难怪这几天都不跟她亲热。
 
    淳厚难为情了。「好、好,去睡了。」率先走过去,坐下花凝人铺好的床。
 
    花凝人见他过去也走过去,两人一起躺下,但一起躺下,眼睛却反而闭不上。外面的虫鸣变得更清脆,心跳变得更快。
 
    花凝人用力闭上眼想,淳厚担心她有身孕,那就不要诱惑他乖乖睡,她用力闭上眼,可是
 
    都是淳厚,他要不那幺说,她也不会胡思乱想,害她反而睡不着,心口热起来。
 
    半晌,篝火熄灭,只剩月光照入的微弱光线,他俩忽地同时扭头
 
    「娘子」
 
    「淳厚」
 
    四目登时交会。
 
    「你先说。」花凝人道。
 
    淳厚支吾须臾,「我没话要说,娘子说吧。」
 
    「我也没话要说,只是只是,想抱你睡。」花凝人猛地侧身一伸手环住淳厚,淳厚也伸手将她紧紧拥入怀里,他才坦白道:「我也想抱着妳睡。」
 
    瞬息月光彷彿黯淡下来,四唇被磁力吸引交叠,相濡以沫,四肢火热摩娑相互盘据,爱火臆间燃烧,意志抵不住情感,难分难捨。
 
    天色微亮,淳厚惊觉异状,侧耳悉听,远方一列马蹄杂沓而来。他赶紧叫醒花凝人,「娘子、娘子」
 
    「唔,天亮了」她翻了身,没意会到任何事,眼睛继续闭着。
 
    「快天亮了,我们该起程了。」淳厚紧急收拾物品。
 
    花凝人惺惺忪忪坐起,淳厚即慌张地一把拉着她出去。
 
    「怎幺了」她揉揉眼,睡意全消,多了忐忑不安。
 
    淳厚听见马蹄愈来愈近,这时花凝人也听见了。
 
    「赶紧。」到了马旁,淳厚想将花凝人托上马,一班锦衣卫,八、九人驾马已出现眼前。
 
    为首的停下马道:「久违了淳厚太师,奉公主命请太师回京。」指挥使江昊坐于马背上道。两日不眠不休,还是让他追到了。
 
    淳厚护着花凝人,「我已递书辞官,不会回京,请公主放过贫僧。」
 
    「太师也明白,我等只来带人,无意伤害太师,太师烦劳驾回京,别要我等动。」江昊以礼相待。
 
    「甭说,让开。」淳厚牵着花凝人欲走出去,江昊腰间刀剑迅速出鞘,指着淳厚,挡住他的去路。
 
    「太师明白,这趟出城非请你回去不可。」
 
    淳厚转身望一眼花凝人,花凝人白皙脸上写满惶恐。他若回去即对不住自己感情,也对不起自己,更不能保证,安然无恙
 
    淳厚趁江昊不留意,脚尖一勾,踢上一树枝,迅然往马臀用力打下,江昊之马瞬间嘶鸣躁动往前奔去,后方之马也被惊动,几人皆吃了一惊,忙不迭安抚马匹。淳厚趁慌,拉着花凝人往旁逃窜。
 
    「快,追过去。」江昊之驹迅速平静,一班人驾马追捕过去。
 
    他俩人往树林里奔去。
 
    花凝人跑了一阵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快跑步不动了。」她脸色一阵苍白。
 
    「上来我背妳。」淳厚紧急屈身。花凝人不假思索赶紧趴上他背。
 
    一班人很快追上他们,淳厚放下花凝人,要她找地方藏身。他知以寡敌众胜算不多,遑论锦衣卫武艺不逊。拿出藏于腋袖匕首与他们对峙,不到一刻交手数十回,他打卧一名锦衣卫,拿下他的长剑,继续与其他人交手,淳厚一个不留神
 
    「太师,住手」
 
    淳厚剑梢正抵着一名锦衣卫咽喉,他循声看去,江昊押着花凝人,剑抵着她雪白颈项,她吓得混身颤抖。「淳厚」
 
    「放开我娘子。」淳厚撕裂大吼,一刀穿刺一名锦衣卫,抽刀鲜血跟着流出。
 
    「跟我们回去就放了她。」
 
    淳厚拿着染红的剑怔怔的望着花凝人,花凝人对他直摇头,口中似乎喃着:不要不要
 
    他相信江昊会毫不留情一刀画下
 
    他惊愕,鬆开手上那把剑,剑猝然落地,双眼圆瞠幽声嘶吼,「放了她,我和你们回京」
 
    江昊见淳厚收手,一把推开花凝人,淳厚见花凝人被释,大声对她道:「快逃,愈远愈好。」
 
    花凝人红着眼眶,回头瞅一淳厚,她虽不知该逃去哪,但淳厚叫她逃她就逃。她相信淳厚能自己脱险,很快找到她。
 
    她死命逃,回头两次,直到没入树林,看不见淳厚,但片刻刀剑声又响起。她赫然腿软的跌坐下去,担心淳厚安危。
 
    不一会儿,淳厚往她这边来,三名锦衣卫追了过来,一路刀声霍霍,花凝人不想造成淳厚负担,自己保命,使劲爬起来,可才跑了两步,忽感觉背部一阵冰冷,随之疼痛欲裂,须臾她感到无力瘫软而下。
 
    「娘子」淳厚眼睁睁看花凝人背被画上一刀,从肩而下,深及见骨,血瞬间染红衣裳。她倒地不起。
 
    淳厚挥刀穿刺挡他去路的一名锦衣卫,冲至花凝人身旁,欲抱起她时,一刃狠从他身后刺将过来,刺穿他腹部,他虚软瘫坐而下,搂住奄奄一息的花凝人。
 
    花凝人泪眼矇眬想抬手擦掉淳厚嘴角血渍,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气若游丝道:「相公,我好冷。」
 
    淳厚霍然搂紧她,紧紧将她依偎在怀里,「这样就不冷了。」
 
    「不、冷」她血色渐无,眼里都是他,现在觉得温暖了。「我、好睏。」
 
    淳厚泪脸贴着她苍白的脸,紧握她逐渐冰冷的手,「不要睡着了娘子,我求妳。」他用微弱声音道,泪水淹没一切,还有疼痛。
 
    「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白花般的脸庞不想阖上,盯着他,将他看够,却觉要闭上了。
 
    「不会了,不会,我会生生世世守着妳。」他哭泣低喊,百般自责。是他连累了她。
 
    羸弱脸庞勾起一抹淡雅凄楚的笑,迷迷濛濛眼底只剩她挚爱男人的容颜,满怀都是他的温暖,「我、也会、寻你、生、生、世世」微弱的声调如断掉的线,飘入风中,逐渐消逝。
 
    「夫人」淳厚悲切低鸣,腹中鲜血赫然一涌而出,七窍浸入血泊。
 
    他搂着她。树林中风声簌簌,随他悲凄而泣,泪水从他眼中毫无知觉流出,像伤口上的血没有疼痛,他抱着她,没有懊悔,只有愧疚。
 
    「大人,大人」
 
    淳厚听不见所有声音,无论何人,皆已撼动不了他欲与她永世相随的决心。
 
    「淳厚」杜续跳下马,附到淳厚身边,他已没有气息。他赫然双膝跪地,痛泣,「我来迟了」
 
    卷一  完  敬请期待他们的重生再相遇
独爱僧人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org/341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绝爱床诱快穿之尤物养成夺美记双飞(始皇篇)水浴晨光龙袍之下拾了个王妃回家妲已香江怪奇谭盼君怜情